小萌妻,乖一点第二十八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八章

小说:小萌妻,乖一点 作者:苏玖久久 更新时间:2018-06-25 11:14 字数:2198

  在傅景琛灼热目光的瞪视下,凌弯弯幽幽地睁开眼睛。

  她其实是被渴醒的,揉着脑袋坐起身,转了转僵直的脖子,就看到了端坐在沙发上的傅景琛,她被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里?”

  傅景琛盯着凌弯弯的脸,奇了怪了,凌弯弯怎么会这么好看,越看越顺眼。

  他没有说话,凌弯弯就没有再问,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股脑的涌进脑海里,她……好像被沈大美人一杯酒就给撂倒了。

  傅景琛肯定觉得自己给他丢人了,那么多人看着,人家的女伴都能翩翩起舞,唯独傅景琛带的女伴一杯酒下肚就一头扎在地上,那可是人家的寿宴啊!她这在别人眼里不是成心去捣乱的吗!

  偷偷看看傅景琛的脸,嗯,没那么吓人,但绝对称不上是好脸,怎么办怎么办?这时候道歉还管用吗?

  傅景琛却是在想,他肯定是这么多年的来没有好好和女人打过交道,所以才会被凌弯弯莫名其妙的吸引,绝对是这样!

  两人正在无声的僵持着,门口就传来一阵说话声,然后门被推开。

  廖浥君一脸憔悴的用好着的一只手推着腿上打着石膏的容榛,容榛一脸不耐烦,“让你快点快点,你非得磨磨蹭蹭的,这都什么时间点了!”

  廖浥君苦笑,“你讲讲理好不好,分明是你磨蹭,我该赔的也赔了,该帮你解释的也解释了,你那腿上那点小伤我找了医院的专家给你打的石膏,你还想怎么样?”

  容榛还想分辨两句,凌弯弯打断了她的话头,“容容,你的腿怎么了?”

  容榛指着廖浥君,“这位仁兄大马路上玩儿急刹,我怼他车后面了。”

  “那你得电视剧……”凌弯弯记得容榛好像接了新戏,就这两天进组。

  说起这个,容榛不得不歌颂赞美一下笛安了,指挥着廖浥君把自己推过去,然后兴奋的握着凌弯弯的胳膊,说道:“你是不知道啊弯弯,笛安他今天早上一早就过来跟我说这个电视剧他去谈一下,能不能把时间往后调调,或者把我的戏份留到后面再拍,他可真是太好了,我都要感谢死他了,这段时间就能好好在医院里陪外婆说说话了。”

  “……”凌弯弯无语的看着她,受伤了还这么开心的,也只有容榛了。

  容榛自己开心完了,就关心了一下凌弯弯,“你怎么回事?不是不能喝酒吗?逞什么能?你知不知道你是轻的了,睡了一觉,吊两瓶药水就没事了,万一出什么事了,你让我和外婆怎么办?”

  话题又绕回酒上面来,凌弯弯小心翼翼地看向傅景琛,他一脸木然地坐在沙发上,姿势都没变一下。

  容榛像是才看到傅景琛一样,问了一句“傅先生”,也就不说话了,她一直觉得凌弯弯和傅景琛结婚这事儿两个人的责任一样多,都是有目的的,甚至可以说傅景琛的责任更多一些,她本能上对傅景琛就有些排斥,再加上让凌弯弯酒精过敏这事儿,她对傅景琛的观感就更不好了。

  傅景琛接受到凌弯弯抱歉的目光,有些和她的信号对接不上,她这是什么眼神,自己还没有凶到吓得她连觉都不敢睡的地步吧?

  见傅景琛没有反应,凌弯弯只好问自己说出来,“傅先生,不好意思,让你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了,我以为我应该能撑到离开,没想到喝完之后就没有知觉了。”

  傅景琛恍然,原来是因为这个,他说道:“不用担心,不能喝就不用喝,没有人能逼你,万一你出什么事,爷爷会担心。”

  容榛在旁边也听出些眉目来了,昨天傅景琛去沈家参加沈家家主的寿宴,原来带着凌弯弯的?凌弯弯不知道被谁灌了酒,这才过敏的,再听听傅大总裁这么含蓄内敛的嚣张,她觉得自己可能错怪傅景琛了。

  凌弯弯听的嘴角只想抽搐,没有人能逼她?昨晚沈黎那架势,怕是她不喝人家都能给她灌到嘴里去,她还不如自己识相点,还能避免给傅景琛惹麻烦,虽然还是没能避免得了,但出发点是好的呀!

  傅景琛和凌弯弯相顾无言,凌弯弯舔舔自己干裂的嘴唇,心里一直咆哮,这个傅景琛为什么还不走?这个院长为什么还不走?他们都这么闲的吗?不是都应该日理万机的吗?她都要渴的冒烟了。

  倒是一旁一句话都没有说的廖浥君发现了凌弯弯的处境,好心地给她接了一杯温水,拯救了在渴死的边缘溜达的凌弯弯。

  容榛虽然伤了腿,但一点都不妨碍她作妖,缠着凌弯弯不放,最后强烈要求廖浥君把自己的病床加到凌外婆的病房里。

  廖浥君撇撇嘴,她倒是敢说,凌外婆的病房是贵宾病房,比起容榛住的那间病房,岂止是面积大小的问题,那里一切的设施,都是按照最高规格来的,容榛工作一年,估计都交不起那间病房半个月的住院费。

  不过谁叫人家容大明星死缠烂打的本事高明呢,最后廖浥君没办法,就把她给弄进去了,最后获得了凌外婆的一句“好孩子”评价,他也算是划来了。

  凌外婆对容榛能来表示欢迎,也对她的腿伤表示关心,一老一小躺在一张病床上,倒是有聊不完的话题,连那个专门陪聊的老护工都插不上一句话了。

  凌弯弯在那间病房里住到下午,也就一直也傅景琛大眼瞪小眼了一上午。

  她实在想不清楚傅景琛为什么不去上班,难道是他的公司已经钱多的没地方用了?他作为总裁,总是这么无故旷工真的好吗?再说她又不是要死了,更何况,就是要死了,也用不着他来这么盯着她吧!

  下午坐上傅景琛的车的时候,凌弯弯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她那刚过敏过的脑子有点不太清楚。

  直到看到马路两边的银杏树,凌弯弯才反应过来,怎么又回到这里来了?她们现在这种名存实亡的关系,她实在是找不出自己依旧住在这里的理由。

  踌躇了半天,都快看到大门了,凌弯弯才试探着开口,“傅先生,这方向是不是有点不对啊?”

  傅景琛抽空瞥了她一眼,示意她往前看,凌弯弯顺着看过去,就看到那两扇威严无比的锻铁大门,这有什么问题吗?

  傅景琛及时为她解惑,“这不是我家吗?方向是对的。”

  “可这不是我家啊!”凌弯弯执着的说道。

  傅景琛不说话了,仿佛没有听到一样,凌弯弯也就识相的闭嘴了。

苏玖久久 说:最近有点卡,好像进度有些慢,写了大纲,却还没有写到大纲中第一个大的节点,有点着急,又不能太跳跃,纠结到掉头发@_@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小萌妻,乖一点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