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萌妻,乖一点第二十七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七章

小说:小萌妻,乖一点 作者:苏玖久久 更新时间:2018-06-24 10:45 字数:2130

  把凌弯弯安排着住了院,打了吊针,傅景琛也歇了回去的心思,打算就在病房的沙发上将就一晚上,结果刚脱了外套坐下,就听见外面一阵喧闹。

  病床上的凌弯弯动了动,傅景琛皱着眉起身,打开门出去,结果就看到迎面而来的一波人,两张救护床上躺着两个人,貌似都受伤了,却一路吵着过来了。

  女的吱哇乱叫:“王八蛋,老娘的千万片酬,你赔我!”

  男的的声音就比较正常了,“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小姐,不要骂人,更何况,是你追了我的尾好吗?我都没跟你要医药费。”

  “医药费!你还敢跟我要医药费!我是靠脸吃饭的!你会不会开车,大马路上急刹,鬼知道你开车技术好成这样!”

  傅景琛听的太阳穴青筋突突直跳,他要是没听错的话,这其中的这位男性朋友,就是衍圣医院的院长廖浥君先生吧。

  救护床路过凌弯弯病房门口的时候,傅景琛终于看清了两人,前面的女人他似乎也认识,就是凌弯弯那个穷的要死的娱乐圈好朋友,男的,正是廖浥臣,他们两个一个伤了腿,一个伤了胳膊,一脸狼狈,躺在救护床上,时刻不忘吵架。

  一看到傅景琛,廖浥君就瞪大了眼睛,“阿琛!”

  傅景琛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凌弯弯,看她没有反应,便关上了病房门,“你们声音小点,这都什么时间了,这么吵,病人还怎么休息?”

  廖浥君无所谓的从救护床上跳下来,耸耸肩,“这片儿没什么人。怎么,谁病了?你怎么在这里?”

  傅景琛不着痕迹地往开退了一步,“凌弯弯酒精过敏,我送她过来。”廖浥君身上真的太脏了。

  一听凌弯弯的名字,容榛也不骂了,立刻翻起来,扯到了腿上的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她也顾不得疼,猛拍床板,“停停停!”

  小护士已经被这位传说中的的视后、女神给吵的神经衰弱了,她让停,她们就立刻停了下来。

  容榛瞪着傅景琛,“傅总,弯弯从小到大就没喝过酒,你怎么能给她酒喝呢?会要命的!你不喜欢她,也不能这么糟践她吧!”

  “……”傅景琛嘴角一抽,“谁糟践她了?“容小姐,凌弯弯是在宴会上喝的酒。”这是凌弯弯的朋友,否则他才不会多此一举的解释一句。

  容榛反应慢半拍的“哦”了一声,然后又说道:“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在打吊针了。”

  容榛这就放心了,柳眉一竖,看向廖浥君,“混蛋,陪我去做检查,要是我有什么问题,你赔的可不就是我片酬的问题了,你得赔我一条腿。”

  廖浥君无奈地苦笑一下,认命的爬上救护床。

  他今晚有个手术,原本做完了之后打算去沈家,他知道廖浥臣肯定不去,廖浥臣看不上沈家,总说沈家人一个赛一个的恶心,所以打算自己去一下,结果半路上接到电话说儿子哭着要找爸爸,他一下子心疼了,刹车听儿子讲电话,结果后面冲上来一辆车,直接怼到他车后面。然后他重心不稳胳膊拐到方向盘里扭伤了胳膊。

  容榛就比较惨了,车前盖撞扁了,压断可了腿。

  容榛是赶着去剧组,一着急车速没掌握好,结果弄成现在这样,她都能想象得到笛安明天指着她的脑门骂她的场面了,这是一部仙侠剧,她演女一号,是笛安花了功夫才给她弄来的,结果让她搞砸了。

  和林鸿离婚的时候被那个贱人害得身败名裂,又背了巨额的债务,到现在还有一部分没有还清,所以她其实是一个比凌弯弯富有不了多少的人,这次把她能翻身的砝码弄丢了,笛安不杀了她才怪。

  容榛悲哀的躺在病床上,杀了廖浥君的心都有了,一想起廖浥君,她就一阵一阵的火往上冒,要不是这傻缺,她至于现在躺在床上跟个尸体一样吗?那家伙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睛,瞧着人模狗样的,怎么就能这么办事儿呢!

  不过她向来心大,心里问候了几遍廖浥君的祖宗十八代之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得到消息连夜赶来的笛安站在病房门口看着睡得无比安心的容榛,真是憋着一口气都不知道往哪儿撒。他也是服了容榛了,真是天塌下来能当被子盖!最后他也就没有打扰容榛,让她好好睡着,她真的有段时间没有好好休息了,趁这个机会,就休息一下吧。

  次日一早,凌弯弯依旧没有醒,傅景琛先洗了一把脸,然后去了凌外婆病房,告诉她凌弯弯今天不过来了,凌外婆看傅景琛的眼神顿时就不太纯洁了,一个劲儿的点头,“我知道,年轻人嘛,不用来不用来,我就在这里呆着,有人看着,你告诉弯弯,不用她过来。”

  傅景琛觉得凌外婆肯定是误会了什么,他也没有深究,给顾钧打了个电话,让他给自己送了一身衣服过来,自己在医院旁边的酒店开了一间房,顾钧听傅景琛说送到酒店来,还以为昨晚傅景琛趁着凌弯弯醉酒干了什么禽兽的事情了,结果当他风风火火赶来看热闹的时候,房间里竟然只有傅景琛一个人,他不死心的还是往里看了看,还是没看到。

  傅景琛黑着脸把他推出去,“把你那些龌龊的思想给我收起来,去买两份早餐,然后滚去公司。”

  顾钧压下好奇心,隔着门板问他,“那傅总你呢?”

  “你管我做什么!去买东西。”

  顾钧翻着白眼去给傅大总裁跑腿了,他也是够悲剧的,就因为当年一时失足,就造成了今天这么凄惨的局面,他好歹也是一个翩翩小公子,如今却在景燃给傅景琛当牛做马,关键是还不是做一两年,是十年!

  傅景琛换完衣服就下楼退了房,然后在酒店门口等着顾钧,顾钧逆着人流穿过斑马线跑过来把买的早餐塞给傅景琛,自己开着车上班去了。

  凌弯弯还在睡,已经拔了针,可能是效力还没过,这会儿还没有醒。

  傅景琛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盯着床上的凌弯弯看,现在的凌弯弯脸色苍白,嘴唇甚至干的发白,头发也乱糟糟的,应该这时候的她不漂亮吧?但傅景琛还是觉得她好看,他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小萌妻,乖一点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