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萌妻,乖一点第二十六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六章

小说:小萌妻,乖一点 作者:苏玖久久 更新时间:2018-06-24 09:12 字数:2108

  看出了凌弯弯的犹豫,沈黎大美人上翘的嘴角瞬间拉平,“怎么,凌小姐看不起我?不肯给我这个面子?还是觉得和沈家扯上关系很让你觉得丢脸?”憋了一晚上的火终于熊熊地燃烧起来了,她身为沈家千金,容貌家世,能力气质,哪一样不在这个女人之上,傅景琛却宁愿陪着这个女人坐在角落里,也不肯陪她跳一支舞!

  和凌弯弯聊天的过程中她发现凌弯弯的三观正的让她有些诧异,根本不像是会跟在傅景琛身边地女人。而且她的认知观里干干净净,丝毫没有他们这个圈子的糟污,简直和在场的每一个人比起来,她都是一个异类,却是一个让人忍不住亲近的异类。

  凭什么!同样是女人,凌弯弯就被养成这样一副天然傻白甜的样子,她却见过、经历过那么多恶心的事情,她觉得不公平。凌弯弯拒绝她的酒的时候她就觉得对方看不起自己。

  如果让凌弯弯知道沈大美人内心这么复杂的想自己,她肯定会笑死,不是她三观正,而是沈黎的三观早在成长过程中磨得变了形,不是她的认知观干净,而是沈黎的认知观早已经脏乱不堪了。

  她无语地看着沈黎,沈黎也看着她,凌弯弯实在是怕了,这是人家的地界上,她说过不会给傅景琛惹事的,傅景琛不喜欢这个女人,也说不能沾上沈家的人,要是因为她对傅景琛有什么影响,她可真还不清了。

  反正这么多年也没有喝过酒,那时候年龄小,估计因为这个才会有那么大效力,现在她就喝一小杯,应该没事吧。反正香槟度数也不高,能撑到离开就没事了。

  她苦笑着端着酒杯碰了一下沈黎酒杯的杯沿,现在,她是真的不想和沈黎说话了,上流社会交流可真费劲!

  将酒全部倒入口中,囫囵咽下,将酒杯放到桌上,再想起身的时候就开始眼前发黑,一抬眼,发现眼中的世界都变了,扭曲的不成样子,然后她觉得自己的意识晃晃悠悠地飘远了,就在她胡乱划拉了两下之后,她就完全失去了意识,眼睛一闭,直接栽到在地,甚至瞎划拉的手把桌上的酒杯带下。

  “哗啦”一声,酒杯掉在大理石地板上碎裂的声音不至于吸引所有人,但有很大一部分人都停下正在做的事情,看向声音来源。

  所有的人都看到沈大小姐脚边碎了一只酒杯,还躺着傅总带来的女伴。

  这是个什么局面,很多人都开始发动自己毕生的想象力,拼凑出一出大戏。

  和贺钟扬交流的傅景琛闻声也看过去,就看到沈黎脚边一地的碎玻璃渣子和脸贴在地上人事不省的凌弯弯。

  他全身的气息瞬间就变了,脸色骤然阴沉,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往沈黎所在的方向而去。

  沈黎转身看着来人,这张让她沉迷的脸如今却蒙着一层冷霜,深邃的眼眸里迸射出难掩的杀意,看的沈黎止不住的想拔腿就跑。

  傅景琛直直地略过沈黎,小心的拨开碎玻璃渣,俯身将凌弯弯抱起来,她这会儿已经不省人事了,整张脸透着诡异的红,呼出的气里面透着些许酒气。

  他眸色深沉,抬眼看向已经闻讯过来的沈浦园,冷冷地开口,“沈董,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傅某今天开了眼界,如此这般行事,让傅某再不敢登门,告辞。”

  他一句话说的四平八稳,没有半点起伏,但沈浦园和沈黎都瞬间白了脸。傅家可不仅是傅景琛和他的景燃集团这么简单的事情,傅景琛管着韩城黑道,控制着一些不能摆到明面上来的交易,沈家这两年明面上已经算是走投无路了,如果再不走黑的,韩城可能真的没有沈家的容身之处了。

  如今傅景琛轻飘飘地一句话,算是差不多断了沈家的生路。沈浦园怒极攻心,差点两眼一翻背过气去,不过还没有到他晕的时候,他连忙拦住傅景琛的去路,抬手一巴掌狠狠地扇在沈黎脸上,大怒道:“混账东西,也不看清楚人就胡闹!给傅先生道歉!”

  沈黎被沈浦园一巴掌打蒙了,嘴角也破了,但没人上前为她说话,她脑子里嗡嗡直响,回过头本能地说道:“傅先生对不起。”

  傅景琛看都没看她一眼,皱起眉,“沈董,教训人是你的事,现在让开,否则她出了事就不仅是我不登门这么简单了。”

  “她”指的是谁所有人心知肚明,沈浦园再怎么不想让傅景琛就这么离开,也不得不让出一条通道来,让傅景琛离开。

  看着傅景琛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沈浦园回过头就看到沈黎还站在旁边,气不打一处来,厌恶地看了一眼,“还不滚回去,在这里丢人现眼。”

  沈黎捂着脸从侧面的楼梯上楼,一秒钟都不敢耽搁,这也让在场的所有来客都看清了沈黎在沈家的地位和价值。不过就是一个沈浦园的棋子罢了,再怎么看着高山仰止,在沈浦园面前还不是如同一条狗?

  傅景琛抱着凌弯弯上车,顾钧吓了一跳,“傅总,夫人……”想起傅大总裁早上的话,他立刻改口,“额……凌老师怎么了?”

  傅景琛懒得和他解释,冷声说道:“开车,去衍圣。”

  “啊?”参加宴会还能参加进医院啊?

  “啊什么啊!”傅景琛声音里都快带上冰渣子了,“开你的车!废什么话!”

  顾钧撇撇嘴,看你那一副死了老婆的样子!

  凌弯弯安静地靠着傅景琛的胸口,鼻息有些重,呼出来的热气隔着衬衫打在他胸口的皮肤上,热热的,痒痒的。

  傅景琛扣着凌弯弯肩膀的手开始收紧,他感觉到随着凌弯弯呼吸落在他身上,他沉寂已久的某个部位开始苏醒了。

  “……”傅景琛黑着脸低头看着凌弯弯的头顶,他想他真的憋太久了。

  车子一路呼啸到衍圣,廖浥君不在,不过医院的一位资深老大夫亲自下楼来了。

  将凌弯弯一路抱上四楼,老大夫就替她检查,这里捏捏,哪里翻翻,最后老大夫得出结论——酒精过敏。

  傅景琛看着两颊酡红的凌弯弯,有些无语,过敏就不要喝嘛?过敏这事儿谁说的准,万一要命怎么办?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小萌妻,乖一点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