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萌妻,乖一点第二十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章

小说:小萌妻,乖一点 作者:苏玖久久 更新时间:2018-06-21 08:42 字数:2123

  病房里其乐融融,反正这里因为凌弯弯要留下来陪着有两张空闲的小床,正好容榛这两天休息,她再有两天就要进一个新的剧组了,伪娘经纪人就放了她两天假,听说家里的老人病了,还特地拖容榛带了一束花。

  凌弯弯但是觉得这个经纪人除了娘兮兮的,嘴毒了一点绝对是个大好人。

  凌弯弯做了好几个菜,摆在小饭桌上,把凌外婆扶下床围在一起吃,容榛跟饿了八百年一样吃的狼吞虎咽,可把凌外婆心疼坏了,直往容榛夹菜,“看把容容饿的,演戏归演戏,饭还是要吃的呀,看容容瘦的,来,多吃点,往后你经纪人再不让你吃饭你就上外婆这儿来,外婆给你做。”

  容榛猛点头,把脸埋在碗里扒饭,她不像凌弯弯一样无父无母,她父母双全,而且还有弟弟妹妹,一家人可多了,可是从她初中毕业她父亲就不让她上学了,让她出去打工,她求了好久,死活不出去,最后还是因为老师和乡亲们规劝她才得以上了高中,也认识了凌弯弯。

  从上高中开始她就没要过家里一分钱,都是自己挣得,她那时候被一家小模特公司看中了,就跟着串场子,反正能糊口。高中毕业她考上了和凌弯弯一个学校,原本也打算大学毕业了去和凌弯弯一样去当一个语文老师,和凌弯弯一个学校,一起上下班,一起讨论学生的学习,她把一切都想好了。

  但被她的禽兽父母喂了药送到了一个暴发户的床上,她醒来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晚了,她恨不得杀了她父母全家。彼时她的父母已经拿着卖她的那些钱在城里买了房子,给弟弟妹妹买了很多好东西。她回家质问,只得到母亲的一句“你往后跟了李老板,这些东西要多少有多少”。

  她死心了,对这个家死心了,她放弃了自己上大学的机会,开始游走于娱乐圈边缘,终于被一个富豪看中,也就是她的前夫林鸿。其实容榛还是很感激林鸿的,如果不是他给她砸钱,她可能不会有现在的荣耀。

  但林鸿是个有前科的男人,他婚内多次出轨,最后两人因为离婚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在网上掀起了很大的一场风波,容榛当时的名声几乎一落千丈,如果不是笛安,她恐怕如今落魄的只能去扫大街了。

  那段时间她一直缩在凌弯弯家里,凌外婆为了让她多吃半碗饭换着花样给她做,偷偷带她去跳广场舞,凌弯弯祖孙俩把她从堕落的边缘拉了回来,这就是她的朋友,可以换命的那种。

  病房里一片温情,每个人吃的有滋有味,傅景琛家里就没有这么好了,老爷子脸比锅底白不了多少,坐在主位上沉着脸一直不动筷子,谢远劝了好几次,老爷子还是不说话他也就不说了。

  老爷子气的牙痒痒,今天早上看两人的样子他还以为他那榆木脑袋的孙子终于开窍了,结果问了一下佣人,他就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真的错了,人越老就越迷信,更何况当初是自己信誓旦旦非要跟凌家定亲,他对凌志越心里有愧,便想用这种方式缓解自己内心的愧意,他以为让凌弯弯成为凌家的少奶奶,对于凌弯弯来说是幸运的,然而他忽略了这一辈的孩子和他们不一样,他是不是真的错了?在凌弯弯这件事上他是不是太过武断了?

  还没等他想出结果来,傅景琛就回来了,他沉默着换了鞋然后把外套交给佣人,走过来,“爷爷。”

  老爷子有些疲惫的开口,道:“景琛,在弯弯的事情上,爷爷承认,是爷爷做的不对,没有顾及你的感受,可是那也是因为爷爷不想看你再这么折腾自己了,这五年来,你真的笑过吗?真的过得开心吗?爷爷不想你再继续沉湎在过去里,有些事情,过去了,永远就过去了,你还有很长的一生,应该往长远了看,不要永远只盯着五年前。景琛,陶燃已经离开你了!”

  从老爷子开始说话,傅景琛就一直木着脸,但老爷子最后一句话立刻点燃了傅景琛的怒火,他红着眼眶盯着老爷子,“爷爷,五年了,我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您为什么连我最后留给她的一点东西都要剥夺,如果……如果不是您,燃燃是不会离开我的!”最后一句傅景琛是低低地吼出来的,他这五年来过得真的不开心,一点都不开心,睡不着,一睡着就梦见陶燃质问他为什么要放弃她?为什么不能和她在一起?他真的快要崩溃了,他为了陶燃,守着最后一片安宁,频繁的换女伴,但从来不近她们的身,这是他能为陶燃做的最后的一点事了,老爷子却让她娶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他怎么能心平气和的给凌弯弯好脸?

  老爷子看着自己最得意孙子,犹如困兽,困在五年前的圈子里,走不出来,也不想走出来,或许,真的是他错了。

  他缓缓垂下眼皮,说道:“好吧,既然这样,我明天就回去,不过锦悦时间不多了,她这一辈子所有的心血就是弯弯了,如今她以为弯弯结婚了,是真的拥有幸福了,别用这件事去打扰她,让她开开心心的去吧,算是……算是爷爷求你了。”话音到了最后老爷子声音感觉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没有了往日的活力。

  傅景琛张了张口,最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

  老爷子被保镖推着上了楼,傅景琛这才失力一般的坐到椅子上,满桌子冰凉的菜肴,每一道都精巧极了,可是他却一点食欲都没有,眼前似乎还能看到老爷子和凌弯弯互相给对方夹菜的样子,凌弯弯学识渊博,总能和老爷子聊到一起去,她是一个合格的倾听者,老爷子说什么她都会微笑着听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只小奶猫过来,蹭着他的裤管咪咪咪的叫唤。

  傅景琛把它放到餐桌上,它拱着鼻子在它的碗旁边闻了闻,又缓缓挪回来,毛脑袋蹭蹭傅景琛的手,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傅景琛。

  傅景琛苦笑,这么个小东西也挑吃饭的氛围,每天晚上它吃饭的时候总是蹲在长桌的一角整个脑袋塞在碗里,吃的不亦乐乎,今天早上连饭都不吃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小萌妻,乖一点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