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萌妻,乖一点第十八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八章

小说:小萌妻,乖一点 作者:苏玖久久 更新时间:2018-06-20 09:15 字数:2330

  凌弯弯洗完澡回来之后就累的眼睛都睁不开了,给傅景琛换了药,她就窝在一边抵不住困意的睡着了。

  她再度醒来的时候吓了一跳,外面天光大亮,她连忙回头看傅景琛,不拔针的话药完了之后会回血,万一回的太多,傅景琛没被烧傻,而是被回血成了干尸那她就死都不能恕罪了,

  定睛一看,傅景琛手上的针已经被拔了,他这会儿正安静的睡着,没回血就好,她也没有追究到底是谁拔了针。她摸到床头矮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也不是很迟,才六点五十多,睡了没多久。试了试傅景琛的体温,又试了试自己的,嗯,正常了。为了保险起见,她又用体温计量了一遍,果然正常了。

  到卫生间洗漱完之后换了身衣服她就下楼去了。管家还没有起来,估计是昨晚也一直担心的没睡,她担心老人家的身体,就吩咐佣人不要吵他,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厨房里厨娘已经在做早餐了,还是平时的样式,大米粥是现成的,凌弯弯盛了一小碗端着上楼,都一晚上了,傅景琛又出了汗,背上的伤口再不处理就要二次感染了,她可不想成为寡妇,虽然这个有夫之妇也是暂时的。

  傅景琛依旧保持着昨晚睡觉的姿势,凌弯弯都替他难受,不踢被子的睡觉问的能称为是睡觉呢!

  她推推傅景琛的胳膊,“醒醒,醒醒,傅景琛,起来吃点东西涂了药再睡。”

  傅景琛眉头一皱,凌弯弯就觉得下一秒这家伙会蹦起来骂她,但今天傅景琛不知道时不时昨晚烧糊涂了,竟然没有跟她吵,很乖巧的坐起来,接过凌弯弯递过来的粥拿着勺子一点一点喝粥。就一个白粥,硬生生让他喝出了仪式感,凌弯弯也是佩服他的。

  喝完粥,凌弯弯提出要给他背上的伤口换药,傅景琛也没有昨晚那么抵触了,脱了衣服背对着凌弯弯坐着,凌弯弯按照廖浥君说的先消了毒,然后把药膏一点一点涂抹上去,傅景琛一声不吭。

  凌弯弯手指头都在颤,傅大总裁这么美好的肉体,万一留疤了那就是罪过了。所以她很认真的没个伤到的地方都抹了药,然后用纱布包起来,防止他蹭饭别的地方。

  办完事情之后,傅景琛又睡了,这三年来他从来没有睡过一个正常的觉,摆这次家法所赐,他好像能睡着了,而且有嗜睡的倾向。

  楼下老爷子阴沉着脸,饭桌上只有他一个人,谢远站在旁边道:“老太爷,夫人去给少爷送粥了,一会儿就下来,您先吃吧。”

  老爷子横了他一眼,从鼻孔里喷出一个“哼”来,“都是你们这些人惯着他,景琛是我最看得上的一个孙子,再这么无法无天下去,准得出事儿。”

  谢远低着头站在一旁,也没有给自己辩驳,老爷子也就哼了两声,再没有说什么。

  凌弯弯下楼的时候老爷子正在吃饭,看见凌弯弯下楼,笑着说道:“弯弯下来了?快来吃饭,今天还去医院看你外婆吗?”

  “去,下午过去,爷爷今天还要去找林业爷爷下棋吗?”

  老爷子眼神飘忽了一下,“去,一会儿就出门。”

  凌弯弯看老爷子既想问傅景琛的伤势,又要维护颜面的样子就想笑,她抿着唇憋笑,对一旁的谢远说道:“远叔,傅景琛的烧已经退了,伤口我也上了药,廖医生的药很好,他应该很快就能好了。”

  谢远也瞧瞧瞥了一眼老爷子支棱起来的耳朵,眼底带着笑意,给凌弯弯端了早餐上来,“麻烦夫人了。”

  “没什么,远叔昨晚肯定没睡好,您再去休息一下吧。”

  “哎,好。”谢远答了一声,余光瞄到老爷子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心底里直摇头,老爷子总说少爷的毛病都是他们惯出来的,其实真正最惯着少爷的,一直是老爷子,否则五年前那件事,老爷子怎么能瞒到如今呢?

  凌弯弯守着半死不活的傅景琛过了一个早上,然后中午吃过饭傅大总裁就整装出门了,凌弯弯强势的堵在门口,“你不能去上班,等过两天伤口好一点的再去。”凌弯弯小身板在傅景琛高大身形的阴影里,显得十分没有威胁性,但她固执的堵在门口,你一个伤患急急忙忙往外跑什么?傅家家大业大的还差你今天赚的钱吗?

  “喵~~”

  傅景琛一低头,就看到那只猫也蹲在凌弯弯脚边,仰着头看他,好像也在劝他不要出门。傅景琛移开眼,还真是有什么主人就有什么宠物。

  他冷淡的低垂着眼睛看着她,“让开,我话不说二遍。”

  凌弯弯被傅景琛身上释放的冷气吓着了,但她还是梗着脖子不放行,其实她完全没有必要冒着被傅景琛吓死的危险来劝傅景琛休息的,主要是老爷子早上走之前给她寄予厚望,拍着她的肩膀笑的和蔼可亲,“弯弯呐,爷爷觉得景琛还是听你的话,你就劝劝他这个工作狂,休息休息,否则往后有的罪受,”

  傅景琛看凌弯弯执着的跟那啥里面的石头一样,他就心口火苗蹭蹭的往上冒,要不是娶了这个女人,他用得着带景晶出去买个东西都让老爷子请家法吗?长这么大他只受过两次家法,五年前他是为了自己的幸福,如今却是因为这样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早上起来对凌弯弯的一点好感如今哗啦啦全变成蝴蝶飞走了。

  看着傅景琛越来越幽暗的眼神,凌弯弯缩缩脖子,原来真有眼刀子一说。但为了不辜负老爷子的信任,她还是硬着头皮和傅景琛对抗,“等你伤口好一点的再去不行吗?你的助理我记得很能干,他应该能帮你解决问题吧?”

  然后那只奶猫又跟着瞎叫唤,彻底把傅景琛给叫毛了,他捏着凌弯弯纤细的手腕轻轻一甩,凌弯弯就不受控制的扑了出去,为了不踩到奶猫,她还刻意缩了一下步子,然后就直直的飞出去了。

  膝盖磕在冰冷坚硬的地板上,发出闷声,手倒是没有擦伤,只是膝盖有些疼,凌弯弯脑子一瞬间蒙了,她虽然从小就没有父母,但外婆一直宠着她,她和别人家的小姑娘一样娇气,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娇气慢慢的被掩盖下去了,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按说凌弯弯是不会被这样的事情打击到,可她就是哭了,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吧嗒吧嗒的砸在冰凉的地板上,她觉得这时候的自己肯定像极了一个屈膝乞讨的乞丐。

  傅景琛推到凌弯弯之后他也怔了一下,虽然说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好歹还算绅士,今天他却把凌弯弯给扔了出去,更何况凌弯弯昨天晚上照顾了他一晚上,他还想着要不往后对她好点,不要冷嘲热讽了,结果今天关系又降到冰点了,甚至比一开始认识的时候还要差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小萌妻,乖一点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