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萌妻,乖一点第十七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七章

小说:小萌妻,乖一点 作者:苏玖久久 更新时间:2018-06-19 22:47 字数:2336

  回了卧室,傅景琛直接去了浴室,凌弯弯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打出血来了,应该挺严重的吧,凌弯弯还是有一点内疚的,想人家傅大总裁以前都是万花丛中过的,如今因为自己,泡个妞都要挨一顿家法,怎么想都不太好意思。

  傅景琛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头发是湿的,凌弯弯吓了一跳,“你不会是洗澡了吧?”

  傅景琛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仿佛在说你是不是瞎?

  “……”要不是自己见鬼的内疚感,凌弯弯敢肯定自己一准得摔门离开,让傅景琛再挨一顿家法。她在一旁呼哧呼哧地给自己顺气,以防自己被傅大总裁气死。

  傅景琛不管她,坐在床上一手拿着毛巾擦头发,一手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

  凌弯弯原本不打算管他了,突然不经意间瞥到傅景琛浅灰色的睡袍后背沁出点点血色,她吓了一跳,忙跪在床上膝行过去,刚要抬手,傅景琛倏地转过脸来,脸上仿佛蒙着一层寒霜,“你干什么?”

  凌弯弯吞了吞口水,“你背上流血了。”

  傅景琛错开目光,继续回去看手机,“没事。”

  凌弯弯不想多管这个傲娇总裁的闲事,但多年来的五讲四美,让她不能放任一个没有生活常识的人死在她面前,这样她会更内疚的。

  “你背上有伤,不能沾水,你已经洗了澡,会感染的,去医院看一下吧。”

  傅景琛头也不回的说道:“少管闲事。”

  “……”好吧,凌弯弯彻底放弃了,傲娇总裁惹不起。

  晚饭在一片压抑中进行完,凌弯弯觉得再吃这么两顿饭,她也得住院了。

  傅景琛今晚没有放小电影,两人睡得很早,凌弯弯一直没有睡得太死,她怕自己明天早上起来旁边睡着一具尸体。

  果然,半夜凌弯弯起来喝水的时候,傅景琛呼吸沉重,间色潮红,额头上是黄豆大的汗珠,凌弯弯一下子清醒了,探手试了一下傅景琛的额头,吓得脑子猛抽,傅景琛这额头都能煎鸡蛋了。

  她慌慌张张地跑下楼,哐哐哐地砸管家的门,“远叔,远叔,你快出来,傅景琛要死了。”

  谢远刚把门打开,就听到这么一句,他嘴角一抽,很想让夫人不要乌鸦嘴。但看到凌弯弯那张惨白的脸话就咽下去了,“夫人,少爷怎么了?你慢慢说。”

  凌弯弯拉着谢远往楼上走,“今天爷爷打了他,他没有处理伤口就洗了澡,还不上药,刚刚我醒来发现他发烧了,都快

  烧成碳了。”

  “……”谢远很怀疑凌弯弯究竟是不是一个语文老师,这比喻用的真是够犀利的。

  上了楼,谢远才发现,凌弯弯的比喻一点都不夸张。傅景琛再烧下去指不定会烧成傻瓜。

  谢远也瞬间清醒了,思路清晰地让凌弯弯给傅景琛查个体温,然后去浴室弄个凉毛巾给他降温,自己则风风火火下楼去打电话叫医生了。

  凌弯弯先给傅景琛量了体温,一看上面的数字,差点吓死,都烧到四十度了,怪不得自己怎么折腾他都没有要醒的迹象。

  弄了凉毛巾,凌弯弯问一旁脸色特别不好的谢远:“要不要物理降温?”

  谢远不知道怎么做,一想起傅景琛那背上的伤,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廖浥君来的时候还顺带带着衣衫不整的廖浥臣。

  廖浥臣骂骂咧咧的,凌弯弯实在是不知道该把眼睛往廖浥臣身上哪儿放,一件衬衫上印着七八个口红印,脖子上和微微敞开的胸膛上也散落着零星的吻痕,简直没眼看!

  廖浥君很快就检查完了,他皱着眉,“老爷子这是气糊涂了,阿琛伤的不轻,伤口又碰了水,发炎引起的发烧,我给他清理一下伤口,远叔你去睡吧,这里有我和浥臣就好。”

  谢远不想去睡,他家少爷很有可能过了今晚就变成傻子了,万一明天一早起来他不认识自己了怎么办?

  凌弯弯怕老人家身体不好,就保证明天早上起来傅景琛绝对不会烧傻,谢远才一步三回头的下楼去了。

  廖浥君很快给傅景琛背后消了毒,换了新的睡袍,又打了吊针,额头上放着冰袋,傅景琛还是一副随时会被烧死的样子,凌弯弯顿时有些后悔了,她就不应该放任傅景琛这样瞎搞自己的身体,就算是受着冷眼,她也要应该让傅景琛先给背后上了药再睡,也好过现在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还得麻烦廖家兄弟大半夜的上门治疗。

  廖浥君跟凌弯弯嘱咐了一下语言注意的事项之后,拖着已经在床脚下打盹儿的廖浥臣离开了。

  凌弯弯这下是干脆不敢睡了,她算是怕了,万一这位任性的大总裁乘她睡着把针头拔了,明天早上躺在床上的,估计也就真的是一具干尸了。

  她实在无聊,就随手拿了一本书,靠在床头上看,凌晨五点半的时候点滴终于吊完了,傅景琛的温度也降下去了,出了一身的汗。凌弯弯给他查了体温,三十七度八,没有完全退烧,不过终于不用担心傅景琛被烧傻了。

  不过话说回来,傅景琛这人长得可真好看,想当初lisa问自己嫁给傅景琛的原因,她随口说了一句因为他照片上看着挺好看的,这不是假话,也是凌弯弯会同意的其中一个原因,如果对方长得脑满肠肥,她一定不会轻易就答应了。总的来说,她还是颜控。

  盯着傅景琛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傅景琛嘴唇干裂了,这会儿喉结滑动,应当是渴了。

  她连忙下床去倒了一杯温水,拿着银质的小勺子一点一点的给他喂水,傅景琛也很乖的吞咽,完全没有平时的嚣张冷漠。

  凌弯弯撇嘴,傅景琛要是一直这么温良无害就好了。

  等一点一点给傅景琛喂了半杯水后,凌弯弯出了一身汗,她给傅景琛掖好被子之后就拿了干净的睡袍进了浴室,折腾了一晚上,她都快臭了。

  浴室门“卡达”一声合上,里面响起水声,一直禁闭眼的傅景琛眼珠子动了动,睫毛微微颤动,掀开眼皮。屋里并没有强烈刺眼的光,只有凌弯弯那边的一盏台灯亮着微弱的光芒。

  傅景琛睁开眼睛许久,眼珠子才一转,移到了浴室门上。

  其实他在凌弯弯去给自己倒水的时候就醒了。他烧了一晚上,喉咙干的要命,渴的不行,就把他给渴醒了,他刚有意识打算睁开眼的时候凌弯弯回来了,专注而温柔的给他一小勺一小勺的喂水,完全看不出他们之间有不愉快,属于见面就要刺对方两句的状态。

  如果不是知道凌弯弯这个人骨子里有烂好人的因子,他都要觉得这么认真照顾自己的凌弯弯爱上自己了。然而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凌弯弯虽然是个半吊子烂好人,但她做人的分寸把握的特别好,说不喜欢就不会让自己的心遗失,这是他和凌弯弯接触的这短短时间里发现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小萌妻,乖一点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