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捡个小祖宗第一章 大荒纪史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 大荒纪史

小说:路边捡个小祖宗 作者:胖兮 更新时间:2018-06-05 11:13 字数:4609

  大荒纪元,人神魔三族共存一界,神魔因天赋神力魔法,两族时常发生夺取领地的大战,其中人族繁育力虽是最为强盛,但却并不受上天眷顾,不似神魔两族身负神力魔法,因而式微,为三族之末,在神魔两族的奴役与战役中苟延残喘。

  再过三月便是大荒纪元百年一轮回的赤阳之日,神族一善卜先知在例行卜算中算出人族一个部落中将在赤阳之日后降生下一子,此子将带领人族挣脱天赋枷锁,获得与神魔抗衡的能力,成为三族之首。

  此话一出,神王自是不敢怠慢,即刻发出神令,派出神兵前去人族各个部落将赤阳之日以及之后所降生的新生子全部斩下头颅,并将怀有身孕的人族女子剖~腹取胎,以绝后患,藏而不交者,屠尽部落,以震神威!

  人族接到神令,虽满心愤懑,却又不敢不从,偶有心怀侥幸的部族暗藏婴孩孕妻,却尽皆被神兵用手段查出,没有一丝犹豫,尽数屠尽部落族人,血染兽帐,一时间各大部落数千小部落中婴儿啼哭不绝,哀嚎遍野。

  其中八大部落之末狼牙部落奋起反抗,将前来收缴婴孩的一小分队的神兵尽数击溃,引来神族大怒,派出数百神兵将狼牙部落全数屠尽,却不小心留下了一个活口,狼牙部落族长之独女姬。

  此女得知了神族如此所为就是为了一个卜算结果,拖着血淋淋的躯体逃入第一部落妫氏部落中求助其族长,并将前因后果尽数述之。

  此话传开,被镇压奴役已久的人族终究忍不住了,他们将希望寄于神族所卜算出的那个带领人族挣脱天赋枷锁的新子,用凡体血肉去反抗高高在上的神族。

  而一直处于劣势的魔族也趁机入侵神族领地,族群人数不多的神族只能派出大部分人手前去抵抗魔族,使得人族得以有喘息的余地,自此惊天动地的三族之战拉开序幕。

  赤阳之日,妫氏部落。

  扶灵山上忽起大风,吹来天边压着沉甸甸的黑云掩盖住天上的两个烈阳,空气闷得让人心慌,这里将下一场大雨。

  妫氏族人们不慌不忙地将不能浸水的物什搬回兽帐内。

  妫氏族长瞽沉着一张黝黑的脸色,双手交覆在一柄半人高的石斧把手顶端上,这把伴着他收割了不知多少性命,令神魔两族都有所忌惮的人族神器破天斧此时正被他抵在地上。

  瞽如同一个巨人般站在部落中最大的兽帐前,宛如一座历史悠久的远古雕像浑身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近的压抑气息,只有兽帐内偶尔传出一声痛苦的喊声,才能他忍不住微微皱一下眉头。

  一旁几个身居高位的部落族人听着远处传来的雷鸣面面相觑,也不敢劝自家首领去别的兽帐避雨,生孩子是道生死关,首领的妻子已经在族长兽帐内嚎了一天一夜了,很可能一尸两命,谁也不想去触首领的霉头。

  兽帐内,几个妫氏女族人正将一张兽皮床围在中间,柔软的虎皮上躺着一个双腿大开腹部高高隆起脸色发白的年轻女人,此时嘴里正用力咬着一根树枝在往下发力,浑身的汗水浸透身下那张完美的虎皮。

  “妇,这都一天一夜了,为何孩子还是没有生下来!再这样下去媉嬁怕是要撑不住了。”一旁给床~上的年轻女人擦汗的女族人面露焦色,一边不忘安抚着床~上已经疼得头晕眼花的媉嬁。

  “莫急莫急,媉嬁莫急,莫怕,族长还在外边等着您呢,来深吸深吸,呼出......”一个看似最年长的女族人妇握着年轻女人的两只腿,高声教着媉嬁呼吸之法,一边探头下望欣喜道:“见着头了,快了,快了。”

  本来快疼得晕过去的媉嬁听言,头脑也清醒了,她想到了帐外的丈夫,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深深吸了口气,再吐出使力......

  妫氏部落,乃人族八大部落之首,族长便是瞽,瞽自七岁起便拾起石斧独战山狼,十岁得了神器破天斧一人便可对上数名神兵丝毫不落下风,哪怕没有天赋神力法术,靠着一身蛮劲亦是强悍无比。

  并且还借鉴先祖所创的炼体术,自创了一部强身锻体的套路传教予各个人族部落,使得人族在面对神兵也不至于毫无一丝还手之力,但即便是号称人族之中第一强者,此时的他也只能在族长兽帐外干着急得等着他的妻子为他生下他的第一个孩子。

  此时的天边已经被卷卷乌云压得极低,沉甸甸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妫氏部落以北千里外,一队十人身上分别挂着不同程度伤势的兽皮小队正压低着身子在树林中无声迅速地穿行着,为首的是一个五官稚嫩身材娇小的少女。

  从外部可见的伤口痕迹来看是这十人中,少女受伤最重的,但却也是动作最为灵敏的,身为唯一的狼牙部落的遗孤,在场的妫氏族人没有一个敢小瞧这个能接下妫氏族长三斧子的少女,也就是他们此次斥候行动的小头领,。

  少女停下脚步抬起手打了个手势,示意后面的人停了下来,趴在地上将耳朵贴在厚实的土壤上,随着她的动作,手臂上被兽皮裹住的伤口流下一道血条滴在草地上,她面不改色地往伸手手臂上一抹,站了起来,目光锐利地看着某个方向:“有人来了。”

  就是不知道是敌是友。

  一行人迅速分散开来或隐于树上,或匿于灌木中。

  少女收敛着气息,仿佛将自己的身体与整棵树融为一体,一时间树林中只听见鸟虫的鸣叫。

  不远处传来淅淅索索的声音,七八个与他们穿着相差无几手上却拿着铁器的人走了过来。

  少女看向离自己不远的几个同伴,打了个手势,双手握紧自己的骨刀,目光紧紧盯着几人,暗算着时机。

  正待最后一人走过少女所在的树下,一道矫健的身影从树上一跃而下,手起刀落,白色的骨刀牢牢插进那人纤细的脖颈中,拔出的刀身已被染红,滑向另一个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人。

  几个同伴早在少女跳下时也跟着跳了出来,经过一番厮打,终于将来人全数剿尽,自己这边虽然没有伤亡,但多多少少都负了伤,少女的身上也添了不少伤。

  “神族的走狗,就为了这些铁器,背叛人族抛弃妻子。”

  几个妫氏族人一边唾弃着地上的尸体,一边将他们的铁器收缴起来,神族控制着大荒纪元为数不多的铁矿,这些铁器在人族着实罕见。

  少女将自己最先杀死的人翻开,拿起了表面还带着水的水囊,看着湿透的痕迹:“这附近应该有水源,速度清理。”

  终于有水喝了!

  身后九人听言心里各种欢呼雀跃,疲倦的身体似乎被一句话灌进了一点力气,三族大战中,神魔两族战争太过激烈,毁掉不少溪流河川,尤其是魔族,魔力所到之处几乎干涸或是成毒河。

  他们一行人虽然带了水囊,但行路实在太远,还经过了一场恶战,身上所带的东西也遗失了不少,此处未有神魔来过留下的气息,想来那河水必是能喝的。

  众人在那些人族叛徒来时的方向寻去,果不然走了没多久,一行十人终于在以东两百米处找到了一处湖水澄明的湖泊,几只在湖边喝水的花鹿竖着耳朵往几人来的地方看了看,纷纷受惊逃开。

  饿了一天的妫氏族人跃跃欲试想去拦下那几头花鹿,却被少女拦了下来。

  神魔两族向来高傲,不屑于对人族使用埋伏手段,但他们的敌人不只是神魔两族,还有那些成为神魔走狗的叛徒部落,他们身上的伤便是与那些叛徒部落的人交战而来的。

  “不急,先查探下周围看看还有没有那些人的族人,以免中了埋伏。”少女冷静地将几人拆开,分成五小队将湖泊四周环境仔细巡查了一番,确认湖边暂时没有什么危险,这才命众人原地休息片刻。

  自从摸见神兵行踪,他们便日以继日地往回赶,路上遇过好几拨敌人,无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实在吃不消,此时被命原地休息,一行人纷纷跑到湖泊边上给自己的水囊接满水。

  众人收拾好自己身上的伤口,随即纷纷找了块阴凉的地方瘫坐在地上,为了安全起见,少女则在一旁默默观察着四周有无异样。

  “只可惜放过了那几只花鹿。”一个妫氏族人坐在地上想到那几只惊跑的花鹿,有些可惜道。

  少女瞥了一眼说话的妫氏族人,面无表情道:“这附近应该就这一处水源,不用可惜那几只跑了的几只花鹿,等会还会再来其他猎物。”

  他们已经赶了一天一夜的路了,滴水未进更不别说吃东西了,并不怪罪这些族人的少女这才走到湖边,蹲下身来解开缠绕在自己手臂上的兽皮。

  血肉模糊的伤处血肉紧紧粘连着解到最后一层的兽皮,伤口没有一丝结痂的迹象,暗红色的血液涌了出来,丝毫没有止住的意向。

  这血照这样流下去,只怕她要死在回去的路上。

  少女动作迅速地将伤口稍微清洗了一下又重新包扎了一遍,又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简易清洗一下,这样下来的少女脸色苍白了许多,但好歹身上流出的血并没有那么多了。

  正在专心清理其他伤口的少女并没有看到,在她边上的湖水也被她清洗下来的血液染得通红,周身一池血色慢慢向远处延绵,逐渐被拉成一条血线直至湖心。

  不远处正坐在地上休息的几个妫氏族人发现了湖中的异样,连忙站起来,唤着少女小心湖泊有异。

  警觉的少女在听到动静时便迅速跳离湖边,同时也看到了湖中因为她的血液而发生的异样。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疑惑。

  “不会是有嗜肉的水兽吧?”有人心有余悸。

  “这个诡异的手法也许是魔族!”说完众人都有些惶恐不安,就他们几个人遇上魔族肯定逃不过。

  按照往常的少女并不会深究这是什么情况,而是会让众人撤退,但此时她什么都没听进去,也没心思,她的眼里只有湖心的那道光,那道耀眼地能够驱逐一切阴霾的光芒。

  “你们没看到那光吗?”少女目光呆滞的呢喃着。

  “什么光?”几个妫氏族人听着少女的话一头雾水,他们只能看到那被越拉越远的血线,并没有少女口中的湖心亮光。

  扑通。

  扑通。

  少女的耳边仿佛响起一道强而有力的心跳声,这是她的心跳,她的心已经好久没有跳的如此快如此有力过了,是湖心的光芒,在牵引着她胸腔里的心脏,她,她想要去看看!

  “你们在这等着!”说完少女头也不回地一头扎进了湖里,宛如一条天生的水生鱼往湖心游去。

  岸上剩下的那九个还没反应过来的妫氏族人回过神来时,少女已经游出了数十米远,平时对少女还有些好感的一个妫氏族人慌了:“快去把人拉回来啊,她怕是被魔族手段给迷住了!”

  这么诡异的手段,也就魔族能做的出来了。

  他们将这件事归于魔族手段之上,几个会凫水的妫氏族人连忙追上去,正准备扎进水中,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低头一看,脚底下的浅水竟化成细碎的黄色沙粒,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湖心化黄沙而去,九人都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少女从来没想到这湖看着小,从岸边游到湖心竟然那么远,不过她不后悔这一时的冲动,离湖心越近,她的心跳的越快,那道光仿佛在呼唤着她,她一定要拿到它。

  她能感受到她身体中的血液在沸腾,那是一种最原始的血脉牵引,原本被她包扎好的大大小小的伤口因为她的动作再次撕裂开来,流出的血液越来越多,毫无例外全被湖心的东西牵引而去。

  她并没有察觉到这异样。

  因为她没力气了。

  但她也游到了湖心。

  浮在湖心水表面上的,是一颗灰扑扑的拳头大小的石心,那个使她浑身血液沸腾,叫嚣着呼唤着她的东西,此时如同一只嗜血的活物,正在缓缓地汲取她身体流入水中的血液。

  终于找到你了。

  找到了。

  少女心生悸动,伸出手缓缓将石心握在手中,那道耀眼的光芒从石心中迸发出来,包裹着少女的身体......

  赤阳之日本该晴空万里,此时天边沉闷的雷声却夹着豆大的雨点由远至近。

  暴雨来了,而兽帐内终于也发出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终于生了!他的第一个孩子终于降生了!

  瞽掀开兽帐大步走了进去,目不转睛地走到床边,看着几近昏厥的妻子媉嬁心疼的抚摸着她的额头,沉声道:“吾妻。”

  媉嬁听见丈夫的声音,有些涣散的目光慢慢凝聚起来,看着瞽虚弱地说道:“瞽,看看我们的孩子。”瞽这才抬眼看向他刚刚出生,还未见过一眼的第一个孩子。

  接生的老妇惶恐地将包裹在柔软兽皮中,一直在哭嚎的婴孩放置在瞽与媉嬁的眼前:“不知为何,少主人还没能睁开眼。”

  “快,快给我看看。”媉嬁一下子就急了,也不顾刚刚生产的虚弱身体坐了起来,抱过老妇手中的襁褓,瞽连忙坐下将妻子的身体靠在自己的怀里。

  而刚刚还在嚎啕大哭的小婴儿像是能感受到抱着自己的便是自己亲生~母亲一般,渐渐安静了下来,在夫妻两人的注视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露出了一双灰色的瞳眸。

  大荒纪元第三十六个赤阳之日,妫氏部落诞下一子,天生灰瞳圣人之像,其名曰:舜。

胖兮 说:若是喜欢的话可以加入书架收藏一下哟~毕竟亲们的订阅还是胖胖码字的动力~ 期末了,胖胖有时可能会很累,捉虫不太给力,亲们要是捉到小虫子可以尽情评论告诉胖胖,对剧情有什么意见也可以说一下。 对了,长期征收配角名字哟~~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路边捡个小祖宗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