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密约:呆萌甜妻不好宠第十三章:是什么让葛朗台从他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是欧也妮。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三章:是什么让葛朗台从他口袋里掏出一块钱——是欧也妮。

小说:总裁密约:呆萌甜妻不好宠 作者:云端冷冷 更新时间:2018-06-13 22:36 字数:4216

  江天一后来仔细地思考了一下他认识隋安以后的种种细节,发现这个小胖子身上倒真的是有不少的疑点。

  比如除了江奶奶那天给隋安仔仔细细地洗了个澡和衣服之外,小胖子的样子好像就再也没有干净过了,她身上落了一层又一层的污垢,皮肤一天比一天暗沉下去,就连衣服都好像再也没有洗过一样,污迹层层叠叠地堆积了一片又一片。

  他就坐在这个死泡馍身边,虽然身为着她的“保护人”,此刻却也不能不捏着鼻子嫌弃这个小脏妞——看那一身逼死壮汉的体臭,她是不是那天以后再也没有洗过澡啊!

  江天一这么一想可真是满心郁闷,又回想起隋安那天在公园乌拉乌拉说的话——她说她不想回家,想要一直在公园里住下去,不禁更是一阵大惊失色。

  她是不是真的就这么干的吧……一直在外面露宿街头,天天夜不归宿地以天地为席睡在公园的小山包上?

  未成年儿童离家出走浪迹天涯?吃垃圾食品果腹求生存?

  向来想的太多的三好学生这下可不淡定了,看向隋安的视线里慢慢地充满了怜悯同情,就连一想对着她没好气的嘴巴都难得地温和了几分,放缓了声线问她:

  “小胖子,你身上这么脏,是不是一直在外边混没有回家洗澡啊……”

  隋安:……说话这么直接也不怕闪了你的舌头。还有你这么一副危险古怪的眼神,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打什么歪主意?

  事实上江天一这次真的也没有什么歪主意,只是正式地邀请可怜的流浪小姑娘到自己家里去住而已。

  再说隋安之前给了他也有不少钱,江天一想了想打算全部整理出来交给自己的爷爷,用来顶做泡馍在家里接住的资金,看她这一副胖乎乎的样子,说不定要吃多少东西呢,要是就这么白白住在家里,说不定马上就吃垮了家里的金山银山。

  这天下午,两个小孩子回到江家以后,江天一就放隋安过去让江奶奶给她好好洗洗,自己则是认真诚恳地跑到了爷爷屋里,给他逐条分析死泡馍的种种可怜之处……

  “啪”

  江爷爷拿着烟杆子重重地拍向桌面,止住了自家孙子的满嘴胡言乱语,斥责他:

  “别说了!你这不是瞎说吗?人家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娃娃,哪里有不要的道理,还轮得到你对她献个什么温暖送个爱心吗?你这孩子真是越长越糊涂了,满脑子都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后半句掩藏在江爷爷的咳嗽声中,迟迟没有出口的顾虑是——养大天一一个就已经叫他们两个老人力不从心了……哪里还能留着这半截身子如黄土的老命去照顾其他人?

  事实上江爷爷内心也是焦急忧虑无比的……隋安再怎么可怜无辜,到底都还是有家人父母在的人吧,闹了矛盾终究有一天遇到了麻烦她还可以回去,可是天一不一样啊,他是彻彻底底失了爹娘的人,将来等她们两个老人都入了棺材,他还这么小,以后可要怎么活下去啊!

  江爷爷也是坚定果决地拒绝了自家孙子……

  直到看到孙子皱着眉眉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钱币,为难地解释道这是隋安要交的借住费用,他才舒展开眉头,用老旧的烟杆子重新敲了敲桌面,在清脆几声叮当响之后,开口答应了此事。

  ……

  夜晚,江奶奶在昏黄的小灯下为江爷爷补着旧衣服,一边用小剪子剪断缝衣服的线,一边无意识地看了一眼沉默着抽烟的老伴儿,问他:

  “咱家孩子脑子犯糊涂了,咋你这儿老的脑筋也不好使了,隋安这小姑娘我是很喜欢,可你也不能让她到咱家里住呀,这以后人家家父母不愿意了找咱们两个老骨头的麻烦可怎么好?你说,你是不是看上了那小姑娘交给咱的一点钱?”

  听着江奶奶的抱怨,江爷爷又大口地吸了一口烟,神色低沉地望着门外黑沉沉的夜色,没有作声回答。

  透过浓重的黑暗,在这道门的对面,是江天一的小卧室。

  人工搭起来的小屋子住起来很不舒服,隔间与隔间之间的隔音效果也很不好,逢着再刮个风下个雨的,屋顶挡不住漏水,那屋里可是稀里哗啦哪儿都是湿淋淋的……这种情况下,能不影响孩子的学习吗?

  正因此,给自家孙子另外撘一个条件好点的屋子,就成了江爷爷内心里的一桩心病。这不小石屋也是最近才撘好没几天,刚刚收拾妥当安排天一住进去,转头立马就来个不速之客小胖子,鸠占鹊巢的住了进去。

  自家孙子的主意啊……江爷爷能有什么办法,看着对面小石屋窗子里透出的明亮灯光,江爷爷落寞的敲了敲烟杆子,抖一抖烟灰,回应自家老伴:

  “你以为我是贪图钱财的那种人嘛?咱都辛苦了大半辈子了,什么金山银山没见过,还至于这么见钱眼开……我是看见咱孙子自己的意思了,你说说咱家这个傻小子,平时猴精猴精的,抠门的不得了,你可见过他从兜里往外掏过一分钱,那小金库可真是捂的严实着呢!”

  听到江爷爷的话语,江奶奶也无意识的点头,应和他:“你说的这倒也是啊……我可从来没见过他往外乱花过一分钱!不过你咋把咱孙子说成这个样子嘞,明明这是咱们乖孙懂事知道给咱两省钱,到你嘴里可就成抠门了?”

  江奶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地反驳,却遭到了江爷爷的大白眼攻击与一句挑衅:

  “你得了吧,你自己家的亲孙子什么鬼德行你自己不清楚吗?他出生的时候我瞧他面相就是个守财的,一辈子也就当个聚宝盆的作用了,辛辛苦苦地赚大钱,最后一个字儿也不漏出去,全便宜给别人了。你看看他今天那个样子,什么钱落在他的小口袋里有跑出来的机会吗?他居然肯恭恭敬敬把钱全部拿出来,就说明这小姑娘在他心里是占很大作用滴……这种情况我还能说什么?这孩子主意一向大滴很,有点什么小心思是肯定要做到底的,于其让他瞎胡搞,不如我们两个看住他们,倒还省点心……“

  江爷爷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开始逐条逐理地给老伴儿分析原因,一直到江奶奶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晃住了神惊愕道:

  “额滴个天啊!按你这意思,咱家养的还是个小童养媳?”

  ……童养媳你个鬼?有见过这么大牌的童养媳吗?

  江爷爷立马被自己老伴儿的脑回路气到说不出话来,继续扭过头盯着对面的小石屋闷头抽烟了,他在心里那是打定了主意,今天晚上就好好监视一下对面小屋子里的动静了,绝对不能再和江奶奶多说一句废话……

  女人的脑回路真是太可怕了!

  江爷爷郁闷地猛吸了一大口烟。

  ……

  我是对面灯光明亮的小石屋……………………………………………分界线……………………………………………………

  对面灯光暖暖的小屋子里,隋安正在和江天一一起趴在桌子上写作业。

  因为她缺课缺的实在是太厉害了,此刻不管是老师布置的什么作业,在她看来都简直和天书一样复杂无解,于是也只能低着头,在身旁奋笔疾书勤奋学习的三好学生带领下,偷偷摸摸地在纸本子上画小人。

  小人自然也画不出什么别人,永远只有江天一一个能做模型参考的。隋安就这样悄悄地勾着头瞄一眼天一,一边在作业本下面悄悄地画小人。

  尖尖的鼻子,勾起的月牙唇,还有一头黑压压的刺猬头发……

  隋安抬眼悄悄又瞄了一眼对面的人,然后暗中坏笑着在本子上又加了两道又粗又黑的皱起浓眉,使得本子上原本面目清秀的小人一下子可笑了不少,变成了一个逗趣的小丑……

  小胖子在心里乐不可支,丝毫没有发觉江天一那道不满皱起的浓眉,正是因为发觉了旁边自己在偷窥而造成的。

  隋安这个人一向是动作迟钝的主,自以为目光很快很轻地浮光掠影般扫视着江天一的眉眼,却不知在他人的角度看来,她这和直啦啦地盯着没有什么两样,都是不懂得掩饰的呆滞。

  江天一脑门上早就有不能忍受的“井”字符号浮现,只不过碍于自己作业没有写完,所以一直强忍着假装自己没有看到似的专心做自己的事。

  可是一可忍,二可忍,三不可忍……

  在隋安自以为没有被察觉到的偷瞄,其实全部一个不落地落到了对面人注意范围内,在后面一个又一个眼神的围攻骚扰中,江天一终于忍无可忍,顺手卷起了手边的一个本子,“啪”地一声打在了隋安的脑袋上。

  小胖子原本暗自窃喜的脑筋“叮”地一声崩断,满脑子浮现的都是被江天一发现了的窘迫,想要偷偷藏起自己刚刚完成的“搞笑”大作。

  不料天一也根本对她做了什么一点也不感兴趣,那人只是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把卷成桶装的作业本又轻轻地在隋安的脑门上拍了拍,命令她:

  “喂,过来给我听写生字词!”

  小男生的语气到也不算重,但就是那种声音里隐隐压制着的恼怒叫隋安颇有些心惊胆战,值得眨巴一下眼睛顺从地接过来男生递来的课本,打开问道:

  “要听写哪一课啊?”

  哟!

  天一顿时恼的更厉害了,手掌猛拍了一下桌子质问她:

  “这会儿怎么还问我哪一课?别告诉我今天语文老师布置作业的时候你又没听!”

  语气虽然是这么严厉,但是男生还是很快在后边没脾气地紧追了句指令——“第十课。”

  隋安于是讷讷地打开了课本,满吞吞地翻到了这一课生字词给江天一听写,只不过因为她自己都是一个整天逃课混日子的学渣,别说写字了,就连认字她都不识得几个……

  “非回……孔白……”隋安磕磕绊绊地念着。

  江天一在本子上皱着眉写下了几个词,同时眼睛里的疑惑一点一点地在加深——他不记得今天学习了这几个词呀……为什么写的这么别扭呢?

  在他满腹的不可思议之中,隋安继续结结巴巴地念叨着她半猜半解来的词……“周密,东,东田……”

  这下江天一彻底忍耐不住了,直接一巴掌按下了隋安摇头晃脑的小脑袋,把她手里高举的语文课本抢了回来……

  他很确定,今天的课文中绝对没有这些稀奇古怪的词……指不定这些就是死泡馍为了应付他胡编乱造的呢……

  然而打开课本,江天一罕见的愣住了。

  隋安没有戏弄他……她是真的不会读。

  课本上原本的生字词是“徘徊、乳白……稠密、冻僵。”隋安都只能认读出其中一半部分的音,中间这个小胖子还颇有心机地跳过了好几个词,恐怕是连字形里的半个字都不认识……

  天一的脑袋里仿佛有一群黑乌鸦徘徊地经过,他在一片“嘎嘎……”的叫唤声中听到了自己世界观破碎的声音。

  ……

  客服:您好,这里是好妈妈家长互助平台,请问我们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路人账号:哭哭……我们家有个傻子今年十岁了,不仅平时表现呆滞,老师同学们都不喜欢她,木木讷讷的看起来一副蠢样子,最近我在辅导她作业中还发现,这个丫头几乎什么都没学会,语文只懂得读几个半边词语,数学只会十以内的加减乘除……你说这样的孩子她还有救吗?这样的新式文盲以后在社会上可怎么活啊!哭哭……

  客服:这位家长您先不要担心,我们教育上是要讲究“有教无类”的,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家长……建议您订购3999套餐学习课程,包教包会,保证还给您一个活泼聪明的孩子!

  路人:呵呵……我什么时候说我是她家长了,我就是过来吐槽一下她的,顺便也嘲笑一下你——你们这里是垃圾废品回收中心吗?还保证还给我一个活泼聪明的孩子……

  路人(继续吐槽):就死泡馍那脑子那反应速度,就是你把她回炉再造了,也就是这蠢模样跑不了。你们这些人是有多大的自信啊……就知道说出些没用的废话,白白浪费我感情。

  路人(骂人中):喂!你这不是平台吗?怎么还能把人拉黑啊,这不科学啊……

  所以本书的名字又叫:傻姑娘和中二少年的脱线生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总裁密约:呆萌甜妻不好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