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大人,砸钱第26章 我家蠢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6章 我家蠢蛋

小说:丞相大人,砸钱 作者:落雪失意 更新时间:2018-06-13 23:42 字数:2022

  姚若蕊息最生气的就是哥哥不思进取的模样,她这种情绪,竟是要比身为父母的姚大人和楚夫人还要强烈一番。

  此时见到二哥颓废的像是完全放弃了,气的将趴在石桌上的二哥,给揪了起来。

  姚天瑞摸着被揪痛的左耳朵,呦呦呦的喊着疼,“妹妹,轻点轻点,二哥的耳朵咬掉了,你轻点儿!”

  他竟是忘记了妹妹最是不喜他自暴自弃,可恨他竟然因为楚锦航成为自己的准妹夫,而忘记了妹妹是个掐尖要强的。

  当年,妹妹同他们一起习武的时候,就是个不认输的,这些年,勤练不辍,竟然能够和他们打成平手,若不是男女天生力量便有些差别,说不准他都要被妹妹给比下去了。

  有个强势的妹妹,也不怎么好。

  这话,姚天瑞可不敢说,只能向妹妹不断示弱,“蕊儿,二哥现在马上就去学习,还不行吗?你松手。”

  “二哥,你觉得妹妹我是个傻子是不?”

  姚若蕊让冬至去书房将最是厚重的《资治通鉴》给拿了出来,顺带着还将《八股文》一起带了出来。

  “学习这种事情,不拘在什么地方,都是可以的,正好,妹妹这里刚好从父亲那里将书借来来,不如哥哥和妹妹一起学习,如何?”

  不待姚天瑞拒绝,秋水跟在冬至身后,将笔墨纸砚一起摆了出来,连带着,竟然还有烛台?

  姚天瑞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蕊儿,你让丫头将烛台摆出来做什么?”

  姚若蕊不缓不慢的将烛台挪倒了一旁,打火石就放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二哥不可置信的惊讶状。

  “二哥不是想要追赶楚锦航这厮吗?正好,他要比哥哥年长,哥哥现在拍着马蹄子学习,应该能够赶超楚锦航的学问。”

  楚锦航少年成名,到底年纪大了,二哥比楚锦航小上两岁,今天学出来,正好!

  衰!姚天瑞觉得,他就算变成汗血宝马的马蹄子也肯定桌布上楚锦航,更何况是拍着马蹄子?临时抱佛脚,根本就不可取。

  “妹妹,现在天气还有些寒冷,挑灯夜读有些不适合,不如,我们将书本搬到书放里面,如何?”

  既然已经注定了今天会挑灯夜战,倒不如给自己争取更多的福利,最起码,不应该在外面冻着看书,是不是?

  姚若蕊听在兄长的提议,原本笑眯眯的脸,顿时耷拉了下来,沉重的面容,几乎让姚天瑞觉得,自己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建议。

  气短的楚锦航默默的翻开了《资治通鉴》的第一章,只觉得这章看起了分外的轻松,不免松了一口气。

  自己的二哥,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姚若蕊瞅着,恨不得一脚将二哥揍一顿,只记着这是亲哥哥,才生生忍下了肚子里的郁结之气。

  “二哥!你到底知不知道课本的第二页写的是什么?翻开书就是第一章,第一页,第二页你可看过?”

  第一章第一页险些被翻烂了,第二页明明就在背面,却从来都没有被临幸过,难道他就不觉得太对不起这页纸张了吗?

  诚心学习,哪里会翻开书就是第一页?

  姚若蕊端起桌子上的茶杯,灌了一口冷冰冰的茶水,这才将心口里堵着的一口气给咽了下去。

  “哥哥,第一页你也看完了,赶紧翻页!”咬牙切齿的指挥,让姚天瑞吓得一哆嗦,这才缓缓的翻到了第二页。

  “奇怪,这页哥哥竟然也看过?”姚天瑞抓了抓头,很是不解。

  她真的要被气死了,姚天瑞将翻开第二页,小声的将第二页的内容念出了声音,只念到第三句的时候,便有些磕巴。

  姚天瑞心虚的看了一眼妹妹起伏不定的情绪,只得念的更大声了,用以表达自己的诚心。

  《资治通鉴》乃是本朝科举必考的科目之一,想要走科举之路的小儿,几乎是上十岁就开始习读此书,可恨姚天瑞科举之路,还未施展宏图大志,便夭折了。

  姚若蕊看哥哥念书的架势,非常怀疑上一次二哥与大哥姚天琪一起参加科举被刷下来,很大原因就是这厮根本就没有看书。

  想到这一点儿,姚若蕊哪里还有半点儿想放水的意思?原本以为,二哥比不上楚锦航这厮也就罢了,好歹能够够的上大哥的学识水平,现在开看来?

  呵呵,大约二哥也就能和小弟一样了!

  《资治通鉴》她已经看得差不多了,打定主意要将二哥懒散的性子板正过来,听着二哥念书的声音,很是满意。

  姚天瑞一边念,一遍偷偷的窥视着妹妹的态度,声音便有些小了。

  姚若蕊不知道从哪里揪来的小竹子枝,啪的一下,打在了姚天瑞的手背上,顿时姚天瑞的手背上就多了一道红痕。

  “学习最忌讳三心二意,二哥走什么,读书的声音也有些小了。”

  手上火辣辣的疼,姚天瑞再也不敢起别的心思了,内心泪流满面自是不必说,像一个小孩子被妹妹管教,他做哥哥的尊严,早就没了。

  与三胖管家想好解决办法的楚锦航,悄默默的溜到姚府,正好看着姚若蕊与姚天瑞裹着厚重的棉衣,在院子中央挑灯夜读。

  初春的天气,还很是阴冷,楚锦航摸了摸身上的厚重的外衣,几乎要觉得自己眼瞎了。

  “蕊儿,天瑞?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楚锦航看着拿着书本一本正经念书的人,总觉得很是玄幻。

  姚若蕊瞥了一眼大晚上还过来闯进她院子的男人,再看了一眼念第二章节终于不再磕巴的二哥,越发觉得心累。

  她还未成亲生子,几乎已经体会到了我家孩子是个蠢蛋,别家的孩子怎么就那么优秀的忧伤,对楚锦航便更加的有些不待见了。

  “你来做什么?你偷偷摸摸来的是不是?”

  姚若蕊几乎整个人都蜷缩在了躺椅里面,厚厚的垫子将她几乎滚成了一个球,与他相反,姚天瑞完全就是寒窗苦读,在院子里,更是连窗子都没有。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丞相大人,砸钱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