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傲总裁寻妻记第二十章总裁被问责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章总裁被问责

小说:狂傲总裁寻妻记 作者:上官辛夷 更新时间:2018-06-28 23:30 字数:2596

  霍丰岩站在“木小夕”的墓地前,为她点燃一柱香,两年的时光恍惚而过,他不惜高价在惠儿的坟墓旁为木小夕置了这坐空墓,以慰自己悔恨之心。

  木小夕从医院五楼坠落身亡的消息侵动全城,霍丰岩算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消息。

  木小夕从昨夜酒吧离身之后,他始终以为五百万可以买这个丫头的后半生自由,没想到,那天愤怒的晚上,竟是生死相离见过的最后一面。

  霍丰岩,悔,悔自己不该如此对她;霍丰岩,恨,明明已经了解到木小玉的间接杀死木小夕的凶手,却对木小玉无能为力,对收购木家产业的事情也毫无进展。

  霍氏总裁办公室。

  董事们齐聚一堂,想要让霍丰岩知难而退,胸有成竹的散落在豪华办公室内,等待良久。

  霍丰岩从踏入门口的时候,便察觉到了这诡异的气氛。

  “总裁,不为公司谋划发展,每天到处闲逛成什么样子?”

  李总说话一向直来直去,他年近花甲,两鬓苍白,戴着一个70年代产的大框架的老花镜,逢人便自夸自己勤俭节约,可他挥霍金钱如流水的儿子,一点也不随他。

  李文昌是霍氏创业的元老,在集团内说话自然分量十足,何况他还有一个尚在副总经理职位上的儿子,他不得不为此运筹。

  霍老爷子对儿子的态度,一直都为懂得察言观色的董事们提供良好的方向,自从半年前焦娇儿去了加拿大之后,霍老爷子对儿子的态度,十分冷淡,很多人都认为这是让霍丰岩退位的很好机会。

  “如果不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当初许下三个月收购木氏的诺言,为何两年之后还未兑现,董事们却能忍气吞声?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的总裁在位的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我们的营业额增长值只提高了区区的百分之五,这样下去,我们都去喝西北风算了!”

  钱师德,五十五岁,为人古板迂腐,他曾多次向霍丰岩推荐自己的女儿到集团担任财务总监一职,被霍丰岩拒绝,心中记恨已久。

  “说的是啊,想来我们霍氏集团也是地产大家,而我们年轻有为的总裁竟然连区区一个做服装生意的木家都无法收购,看来非得我们这些老人要重新出山,亲自出马了,否则木家工厂占的那块地,被政府重新收回,我们要损失几个亿?总裁,您仔细算过吗?”

  刚刚扫墓回来霍丰岩心情本就不好,眉头紧锁,眸色深沉,听了这些故意找茬的人说三道四,指指点点让他更是烦躁不堪。

  最后说话的是齐守中,他与霍老爷子私交甚好,霍丰岩小时候,常常被他抱在怀里,多年稳固的交情,都能被利益熏心,霍丰岩明白,如若不拿出点看家本领,今天他恐怕是无路出逃了。

  “霍氏集团一共22位董事,各自分管着财务部、市场部、营销部等等重要职能部门,目前在座的有18位,我很好奇,其他4位董事怎么没有到场呢?”

  霍丰岩拳下一紧,松开西服扣子,大步流星走到转椅坐下,悠然的点燃一支烟。

  霍丰岩轻轻探过这些老家伙的眼神,大都对他手里的烟充满欲///望,想来是这些老家伙等待的时间不短,烟瘾难耐了。

  “怎么我们今天商议的问题需要所有董事都到此吗?难道总裁认为我们在座的18位代表不了集团元老向您问责?”

  “李总说话,向来有趣,您是长辈,对于刚刚您的出言不逊,晚辈不会过多计较,不过,我们霍氏集团一向以礼待人,您刚刚针对您的上司都能言语向刺,李总对待客户想必也会抱着同样的态度,既然如此,您不如就提前告老还乡,颐养天年吧!”

  什么?

  李文昌暴跳如雷,从沙发上弹起。“你羽翼未丰,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指点点,还妄想撤去我的职务?各位董事们,看到了吗?他才刚刚上位仅仅两年,就这么着急将我们这些出过血出过汗的创始人赶尽杀绝吗?寒心呐,寒心呐!”

  李文昌不停的用手怕打着自己的胸口,似乎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起话来更有力量。

  齐守中刚想张嘴顺势说话,便被霍丰岩冷漠、自信、愤怒的声音给掩盖下去:“我有没有资格不重要,但我相信它会证明一切!”

  说话间,霍丰岩从保险柜里拿出一份密封的档案袋,丢到办公桌上!“李叔,烦请你亲自查看!”

  魅惑的声音传入人心,不禁让人瑟瑟发抖,这年轻的总裁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逼人的强势与他父亲如出一致,让元老们心头一颤。

  李文昌私下教唆股东起事,费了不少精力,他的目的很简单,将霍丰岩搬下台,他的儿子才有公平竞争的机会。

  李文昌被强大气场震慑到的心因此平静,他毫不犹豫拿起文件,拆开来看—傻眼了!

  李文昌高燃咄咄逼人的气势瞬间一落千丈,他只觉得身体血液在蹭蹭上窜,眼前一片漆黑,手中的资料从指缝中散落。

  “今天未到场的董事,你们向来一向不合吧?因为没有把柄在手,所以找不到借口要挟他们对吗?在座的18位,一会我要你们逐一审阅关于你们贪赃枉法的罪证,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钱师德最先发现李文昌的不适,他捡起地上的纸片,才发现,原来他们私下搞的那个小动作,这位年轻又不容任何人侵犯尊严的总裁,早已了如指掌。“你,你,你是要把我们全都送进监狱去吗?”

  “有何不可?”

  “胡闹!”

  霍老爷子自驾轮椅缓缓而至,心乱如麻,焦头烂额,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的股东们,因霍老爷子的那声胡闹,吓得更加不敢随意呼吸。

  “我的儿子能力如何,轮不到你们来指指点点,霍氏集团创立离不开各位的支持,但你们从中也没少捞好处,这么多年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希望你们能和和顺顺辅佐我儿子,继承家业,没想到你们竟然如此不知廉耻的一再闹下去!”

  霍老爷子情绪很激动,自霍丰岩接任以来,他第一次踏入集团的大门,竟然是专门为了处理内斗而来,他不禁有些心寒。

  “霍老,我们知错了,我们知错了,请看在多年的情分上,给我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是呀,是啊,给我们一个机会吧!”

  “丰岩是霍氏集团的总裁,工作的事,我不管,我这次来,不为工作,我有一位老友,他的女儿与丰儿年纪相仿,与丰儿郎才女貌,这门婚事我已经应下了!”

  什么?刚走了一个焦娇儿,又来了一个?

  霍丰岩刚刚收拾了这群老家伙稍稍喜悦之情完全消散,他的父亲怎么能拿婚姻当作儿戏?“父亲!”

  “这件事,你拒绝不了,集团在你手里多年不见起色,你整体研究什么跨国经营项目,一旦崩盘,亏损十几个亿都是少数,这位老友也是一位地产大亨,他已许诺他的财产全部作为女儿的嫁妆,所以,你没法拒绝!”

  没法拒绝?

  就因为目前没有看到收益的项目?

  霍丰岩抵触的情绪很重,可他父亲说话间不停的咳嗽让他心软了下来,自打上次因拒绝焦娇儿被父亲打了之后,霍丰岩很少去探望父亲,父亲似乎苍老了许多。

  而且霍丰岩原本以为他的心里只会有惠儿一个,没想到木小夕的闯入,让他动摇了心。

  所以,他妥协了,在麻木的爱情面前,娶谁都一样,总要娶一个的话,就依了父亲算了!

  “父亲,她叫什么名字?”

  “唐妮妮!”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狂傲总裁寻妻记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