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65. 我都能接受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65. 我都能接受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9 07:10 字数:2051

  季郁神色复杂的看着他,半天不说话。

  陌生男人极有耐心的等着她回神,目光不躲不闪,任由她从头到脚的打量。

  季郁企图从他身上找到当年哥哥的影子,但让她失望的是,这人虽与自己有几分相似,却勾不出她半点记忆。

  还不如一个背影。

  她掩去眸中的异色,问:“为什么不回去找我?”

  男人手指敲着茶几,一下又一下,漫不经心的回答:“我8岁以前的事,通通不记得了。”

  “那为什么觉得我是你妹妹?”

  “眼睛。”

  “嗯?”

  男人被水润过的唇泛着光,缓缓勾起一抹笑容,“我们的眼睛很像,而且,养父母说他们是在洛阳城捡到的我。”

  不是盐镇。

  而是洛阳城。

  季郁丝毫不怀疑这人别有目的,他西装得体,举手投足尽是优雅贵气,一看就是上层社会摸爬滚打过的人。

  他看季郁的眼神,不亲近也不生疏,距离恰到好处,很干净。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

  到了中午,朝妈妈往餐桌上端菜,季郁跟着去厨房帮忙。

  朝妈妈笑着摸了摸季郁的头,问她:“开心吗?”

  季郁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她没告诉朝妈妈,她其实不觉得她哥哥有这么优秀,她儿时的记忆告诉她,她哥哥不过就是个普通人。

  从小看到大,季郁的哥哥自幼就没有季郁聪明,藏不住心事,都写在眼睛里。

  但突然冒出来的这个人,尽管给人一种明朗的感觉,却不难看出是个有心机的。

  很多地方,都对不上。

  除了,他那双眼睛。

  想到眼睛,季郁莫名想起学校里那个人。

  看起来没那么精明,俗称的老实人,很好说话,也容易相处,对谁都笑的温柔。

  是过去十七年,真的足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还是,事情偏离了轨迹?

  季郁回头,看着她姑姑兴高采烈的与那个男人攀谈,说到有趣的地方,丝毫不掩饰的畅快大笑。

  而那个男人,配合的跟着她笑,好像互相之间隐约有一种牵引,促使着他们亲近。

  季郁把心里的疑虑抛开,暂时放在一边不理。

  至少还有希望。

  她这样告诉自己。

  朝妈妈没舍得让她漂亮的小宝贝儿端烫手的盘子,而是疼惜的给她一盘切好的火腿,笑着说:“去吧,陪你哥哥说说话。”

  季郁点头,好像所有人都希望,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真的是她哥哥。

  一顿饭,吃的心不在焉。

  碗里多块肉骨头,朝奉敲了敲她的手背,督促道:“快吃。”

  这人自始至终都没发表过看法。

  季郁夹起骨头啃了一口,眉皱着,想都不想就扔到朝奉碗里。

  她后知后觉的抬头,季茹慧往她这边扫了眼,又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朝妈妈根本没注意到她这边,而她所谓的哥哥,目光戏谑的在两人身上徘徊。

  季郁瞪他一眼,又专心低头扒饭。

  饭后,朝奉去门口抽烟。

  他身边蹲着季郁,一大一小,嘴里各自咬根烟。

  防盗门从里面被推开,季郁眼疾手快的把烟往朝奉手里一塞,嘴里的烟来不及吐,她就这样鼓着腮帮子朝身后看去。

  “放心,我会替你保密。”

  男人纵容的笑了声,顺势接过朝奉递来的烟,道了声谢,却没点。

  朝奉把未抽完的半截烟还给季郁,没回头:“什么时候去?”

  季郁眼眸一闪,没吱声。

  男人神色如常,大咧咧往季郁身边一蹲,三人并排。

  季郁于是听见他说:“明天吧,我安排一下,大概三天出结果。”

  做亲子鉴定这种事,季郁跟他谁都不方便主动提及,朝奉选择避开众多长辈,当着他跟季郁的面提出来,再合适不过。

  他看了眼季郁,笑着说:“你眼光挺好。”

  季郁不置可否。

  掐灭烟,男人起身告别。

  季茹慧与朝妈妈同时迎出来,季郁站朝奉身边,冲着他笑。

  男人一挑眉,对季茹慧说:“不打扰了,我先回去。”

  他打开一辆迈巴赫的车门,朝着季郁招手:“好好休息,我明天来接你。”

  季郁配合的点点头,手一伸:“您好走。”

  男人笑了笑,启车离开。

  ......

  他离开没多久,朝奉就带着季郁往回返。

  从昨天到现在,她像是脱胎换骨,心情大起大落。

  朝奉从看见那个男人的第一眼,就开始怀疑他跟季郁之间,或许没有血缘关系。

  因为那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找不到跟季郁有关的痕迹,除了那双眼睛。

  但有个人,比他那双眼睛更接近季郁。

  小姑娘这会儿翘着二郎腿,嘴里咬根棒棒糖,低着头专心致志打游戏。

  熟悉的音乐背景,处处充满诡异。

  “看什么?”她抬头,下巴一抬,命令道:“专心开车。”

  朝奉收回视线,装没听见。

  季郁笑了声,说:“你对那个人有什么看法?”

  “那个人?”

  “啊。”

  朝奉面无表情的说:“没看法。”

  季郁失望的收回视线,“哦。”

  越野车开回公寓,季郁跳下车,门口站着两尊门神。

  她笑着走上前,吊儿郎当的语气:“呦,这是干嘛呢?”

  温然学着她翻了个白眼,说:“等你回来收住宿费。”

  “你不提,我都忘了。”

  高恙撇撇嘴,说:“信你才有鬼。”

  季郁危险的眯起眼睛,阴恻恻的笑了。

  “我就这人品?”

  高恙摇头,说:“您老人家品德高尚,英明神武。”

  “哎,这话我爱听。”

  季郁弯腰换拖鞋,发财不知从哪蹭了一身泥,扑腾着往季郁身上蹦。

  “去,扑他。”

  同一时间,朝奉沉声命令:“坐下!”

  发财晃着尾巴,听话照办。

  季郁笑骂:“你他媽到底是不是我养的狗?”

  朝奉揽着她往沙发那走,说:“你的就是我的。”

  “那你的呢?”

  高恙嬉皮笑脸的凑上来,接话道:“奉哥的就是你的,你们不分彼此,祸害遗千年。”

  “找死?”

  温然笑着坐季郁身侧,趁着气氛活跃,若无其事的问:“还好吧?”

  季郁心里划过一道暖流,她拍了拍温然的肩膀,笑了声。

  “放心,不管最后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