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64. 这是好事儿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64. 这是好事儿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9 07:00 字数:2061

  季郁这晚睡得很沉,一觉天明。

  窗外蒙蒙亮的时候,她睁开眼,措不及防对上朝奉深邃的眼眸。

  他躺在她身边,不知这样看了多久。

  季郁揉了揉眼睛,脑袋往他怀里拱:“什么时候醒的?”

  “没多久。”

  “一直这么看着我?”

  “嗯。”

  季郁从他怀里探出头,问:“出什么事了?”

  朝奉摇摇头,说:“不是坏事。”

  他说完,从枕头底下摸出季郁的手机,解锁后递给她。

  那上面二十多个未接来电,全部都是她姑姑季茹慧打来的。

  其中一条,显示已接。

  季郁重新看向朝奉,瞳孔收缩,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动。

  半晌,她问:“我姑说了些什么?”

  “季郁。”

  “嗯。”

  朝奉摸了摸季郁的头,长长呼出一口气:“你哥哥,有可能已经找到了。”

  季郁怔住,揪着他胸前布料,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

  朝奉没答,她知道季郁已经听见了。

  外面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像是在通报着喜讯。

  朝奉握住季郁的手,说:“我们回家。”

  ......

  她来时来的高调,走时却走的悄无声息。

  越野车载着四人一狗,重新踏上高速。

  季郁坐立不安,心急的看着窗外。

  高恙与温然对视一眼,明明是件好事,为什么总觉得气氛有些凝重。

  是错觉吗?

  朝奉手臂搭在车窗上,右手掌控着方向盘,分出心神瞥了眼季郁。

  “下个服务区,先吃点东西。”

  季郁下意识想要拒绝,“我不饿”三个字到嘴边,被她生生咽了回去。

  她不饿。

  不代表车上的其他三个人也不饿。

  “嗯。”

  她应了一声,没转头。

  从朝奉的方向,只能看到她的侧脸,和卷翘的长睫毛,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越野车回去的速度比来时快上两倍,天黑的时候,已经跨进了省,下一站,就是北川。

  天空下着雪,车里气温极速下降。

  朝奉开了空调,热气扑面而来。

  季郁脱掉鞋,从行李箱翻出两双厚厚的毛袜子,随手往后面一扔。

  高恙下意识伸手去接,听身旁温然说:“季郁,你别紧张。”

  季郁哑着嗓子“嗯”了一声,朝奉顺手递给她一瓶矿泉水。

  “冷了?”

  “有点,也不算太冷。”

  朝奉睨她一眼,没戳破。

  越野车驶进市区的时候,深更半夜,不是个团聚的好时间。

  朝奉载着三人往公寓去,路上季郁一言不发,指尖轻扣着手机屏幕。

  发财被关了一整天,下车后就往院里跑,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

  季郁无心去管,抬腿走进客厅。

  她弯腰换鞋,背着包往二楼走,不忘回头冲温然跟高恙说:“晚安。”

  温然忍不住上前,被高恙握住了手腕,她回头,见高恙摇了摇头。

  “晚安。”

  季郁似乎笑了下,不太明显,灯光昏暗,有些看不清。

  朝奉随手把行李箱放客厅,抬腿跟上季郁的脚步。

  房里,季郁正在换睡衣。

  她一只脚刚伸进裤腿,睡衣还挂在手臂上,赤着上半身,怔愣看着他。

  朝奉移开视线,抬腿往浴室走。

  “不用放水。”

  他听见她说:“我不想洗澡。”

  朝奉于是放弃,拎着条浴巾关上门,里面很快传来花洒的水声。

  季郁看着里面那道模糊不清的身影,半晌,扯了扯唇。

  她头枕着枕头,侧着身,脸冲着窗户。

  身上盖着的薄被掀开一角,床垫塌陷,贴过来一具潮湿的身体。

  季郁浑身一颤,听他在耳边低哄:“睡吧。”

  季郁闭着眼睛,无比心安。

  这一晚,失眠的不止她一人。

  ......

  好不容易撑到天亮,季郁缓缓坐起身,一转头,对上男人疲惫的双眼。

  “现在去?”

  他嗓音低哑,不等季郁给出回应,已经自顾自的下了床。

  季郁点点头,捞起床头柜上的衣服,抬腿往洗手间走。

  朝奉蹲阳台上抽烟,火苗忽明忽暗,肉眼可见的速度上移,差一截烧上烟嘴的时候,被掐灭。

  他站起身,季郁不知什么时候站他身后。

  “好了?”

  “嗯。”

  “还紧张?”

  季郁摇头,说:“我不敢抱太大希望。”

  朝奉不客气的把她头发揉乱,啧了声:“出息。”

  季郁莫名红了眼眶。

  她跟着朝奉从公寓出来的时候,高恙和温然已经醒了,温然把她送到门口,比了个鼓励的手势。

  季郁听见她说:“加油,你可以的。”

  高恙笑着从她身后走过来,开玩笑似的说:“你担心纯粹多余,季郁心理承受能力比你强,别把她想的那么没用。”

  “你是说我没用喽?”

  高恙笑容一僵,连忙举手投降状:“不敢不敢。”

  季郁成功被他逗乐了,一瞬间轻松了不少。

  她坐进副驾驶,从窗户露出个脑袋:“等我回来。”

  “好嘞。”

  “收你住宿费。”

  “那你还是别回来了。”

  温然笑着踢他一脚,“说什么呢?”

  越野车渐行渐远,季郁透过倒车镜,看着笑闹的两人,缓缓呼出一口气。

  她拿出手机,给季茹慧打了通电话。

  ......

  朝家门口,季茹慧看着那辆越野车越来越近,看着季郁从车里走下来,终是没忍住,失声痛哭。

  她的侄女,从今往后,不再是一个人了。

  季郁走到季茹慧面前,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笑了笑:“姑,别哭,这是好事。”

  她说的风轻云淡,却掩不住颤抖的双手。

  季茹慧紧跟着点头,说:“对,这是好事。”

  她被季茹慧牵着手,往朝家的二层小楼走。

  朝妈妈从厨房出来,放茶几上一杯水,往前推了推,笑容和蔼。

  她抬头,看见了季郁。

  “郁郁,快过来!”

  季郁顺着拿起那杯水的手,看向沙发上坐着的陌生男人。

  只一个背影,却勾起她千丝万缕的回忆。

  季茹慧拍了拍季郁的肩膀,柔声说:“过去吧,别怕,姑姑在。”

  季郁听话的走上前,绕过沙发,坐在陌生男人的对面。

  她抬头,对上一双温和的眼眸。

  短发直立,皮肤较白,与之相似的杏眼泛着笑,双手扣在一起,微微倾身。

  “听说,你或许是我妹妹?”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