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63. 你不如试试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63. 你不如试试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8 07:10 字数:2052

  “美女!”

  高恙惊的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绷紧牙根,一字一顿的说:“你自重!”

  他是真没想到这女人胆子竟然这么大,当着两个外人的面,就敢对他这个只见过一次的男人动手。

  季郁惊讶的回头。

  女人猛地收回手,铁青着脸。

  朝奉把车停路边,那女人狠狠剜了高恙一眼,像是在怪他不识趣,拎着蔬菜落荒而逃。

  高恙狠狠呼出一口气,说:“幸好我意念坚定。”

  “是有贼心没贼胆吧?”

  高恙死鸭子嘴硬,“不存在的,我是那种人吗?”

  他话音刚落,季郁顺势接着说:“你就是那样的人。”

  “我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

  “嗷呜!”

  高恙指着发财,说:“看,连发财都同意。”

  季郁懒得理他,把牵狗绳往他怀里一塞,拎着塑料袋往院里走。

  “小嫂子,你分我一点。”

  “可以。”

  高恙唉声叹气的把发财扔院里,抬脚跟了进去:“但有条件是吧?”

  “还挺聪明。”

  季郁笑眯眯的往院里一指,说:“把发财洗干净。”

  高恙很有骨气的别过脸,“不吃了。”

  季郁点点头,毫不吝啬的称赞:“挺有骨气,继续保持。”

  然后从袋里掏出一盒薯片,拆开包装,嘎吱嘎吱咬的不亦乐乎。

  空气里传来极清晰的磨牙声。

  “你磨牙期到了?”

  高恙瞪她一眼,转身就走。

  季郁耸耸肩,趁他还没出门,随手扔了袋饼干过去。

  高恙敏捷的侧身躲过,弓身捡起地上的饼干,头也不回:“那我就不客气了。”

  季郁翻了个白眼,这厮什么时候跟她客气过。

  给发财洗澡的事,最终还是沦落到了季郁的头上。

  不是高恙不肯帮忙,而是某个没良心的小姑娘突然发现,自打发财被买回来以后,她一次都没给它洗过澡。

  季郁深深觉得,作为它的主人,自己有点不厚道。

  所以季郁小姑娘良心发现,决定亲自上阵。

  一盆水瞬间混浊。

  季郁笑了笑,耐心的起身去换水。

  两盆水逐渐混浊。

  季郁揪着发财的耳朵,语气不好的命令它:“坐下,等着。”

  三盆水稍微混浊。

  季郁擦了擦头上的汗,安慰自己大功告成,拍了拍发财的脊背,指着院里倒扣的大水缸,说:“上去自己晒太阳,不晾干不准下来。”

  发财当然听不懂。

  季郁最终以半盒小肉干,成功让某只拆家二哈坐上它狗生中的第一口水缸。

  高恙身子靠门框上,笑得直不起腰。

  门外传来敲门声。

  季郁与高恙对视一眼,高恙抬腿去开门。

  门一开,两人都怔住了。

  小姑娘眼中有杀气,手握成拳,咬牙切齿的瞪着高恙。

  不是那一锅出的小闺女温然又是谁?

  季郁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问:“你怎么来了?”

  温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冲着季郁笑:“你不欢迎我吗?”

  季郁也跟着笑了,“我不欢迎你,那谁来欢迎你?”

  温然指着高恙,说:“你给我一点时间,等我解决完私事,就来跟你好好聚聚。”

  季郁抬手比了个ok的姿势,看都不看高恙一眼,扭头往屋里走。

  “别忘了给我把门关上。”

  “好嘞。”

  高恙笑嘻嘻的任由他家小闺女动作粗鲁的扯着他衣领往外走,一边走,一边磨牙。

  “咱俩今天,就把账好好算算!”

  “亲兄弟才明算账,咱俩谁跟谁,不用分的那么清,你说对吧?”

  “必须分!”

  小姑娘满脸严肃,义正言辞。

  高恙收起玩世不恭,认认真真跟在温然小姑娘身后。

  好吧。

  谁让他把这位小祖宗给惹急了呢。

  是谁说自己选的祖宗,跪着也要宠到最后?

  ......

  季郁坐床边吃零食,时不时往身侧的男人嘴巴里塞上一两块。

  第n次伸手的时候,男人不光咬走了她的薯片,还顺带着允了允她的手指。

  季郁轰的就烧着了,她抽回手指,往衣服上蹭了蹭,指着他骂:“你为老不尊!”

  头枕着手臂的男人,漫不经心掀开眼皮扫她一眼,低沉的笑了声。

  “嗯?”

  尾音拖的老长,平日里板着一张脸,半句废话都不讲的人,突然换了种风格。

  季郁捂着胸口,丢人的凑了上去,在他唇上“啵”的亲了一口。

  朝奉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为老不尊?”

  季郁很识趣的承认错误:“您年轻气旺,生龙活虎。”

  “是吗?”

  他攥着季郁的手腕,不费吹灰之力,就让某个心虚的小姑娘扑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不如试试?”

  试试?

  试什么?

  试你年轻气盛还是为老不尊?

  季郁捂着脸,从他胸口爬起来:“大白天的不太好。”

  “那晚上就好了?”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唇畔带笑。

  季郁眨眨眼,点了点头。

  朝奉笑容深了深,不客气的揉了一把她的小脑袋。

  这人似乎笑容越来越多了。

  真好。

  季郁晕乎乎的想。

  ......

  高恙好不容易安抚好某个炸毛的小姑娘,正欲打道回府,头一抬,欲哭无泪。

  他们好像迷路了。

  温然被他牵着手,有点后怕的问:“咱们不会在这里过夜吧?”

  高恙没忍住,扑哧一声乐了。

  “就当户外野营,天勾地火的,多好。”

  他话刚说完,腿上就被温然不轻不重的踢了一脚。

  小姑娘没用多少力气,高恙眨眨眼,配合的“哎呦哎呦”喊疼。

  两人转了一圈,也没想起来时的路。

  别无他法,温然只能掏手机,给季郁打电话。

  天逐渐黑了,季郁找到这两人的时候,温然正打着瞌睡。

  这姑娘翻山越岭的来找高恙,一个人走出来这么远,背井离乡的,也难怪这么疲惫。

  高恙弯腰把人背起来,抬腿跟上季郁的脚步。

  繁星点缀,天空被照的通亮。

  温然趴在高恙的背上,无比心安,只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高恙轻手轻脚的把她放床边,给她盖一层薄被,捋了捋她额前的碎发。

  “委屈你了,我的小闺女。”

  温然翻了个身,踢掉鞋子,抱着被蜷缩成一团。

  高恙试探着贴近,小心翼翼的把人搂怀里,半晌,缓缓露出一抹笑容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