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62. 应还是不应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62. 应还是不应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8 07:00 字数:2045

  吃过早饭,朝奉陪着季郁去逛超市。

  高恙随手托起一个脑袋大的榴莲,也不怕扎手,在季郁眼前晃了晃。

  “小嫂子,吃吗?”

  “不吃。”季郁对他手上的东西敬而远之,“你喜欢?”

  高恙学着季郁平时的动作,一边咬着手指,一边弯腰将榴莲放进购物车。

  “营养价值高着嘞。”

  季郁捂着鼻子,把购物车推给他。

  “那你自己吃。”

  “你为什么不吃?”

  “太味儿。”

  高恙鼻子凑上去闻了闻,享受般的眯起眼睛:“什么味儿?”

  季郁与朝奉对视一眼,笑了声。

  “粑粑味。”

  高恙目光扫了眼安安静静躺购物车里的榴莲,顿时没了享用的心情。

  他想了想,又把榴莲扔回去了。

  季郁笑得眼睛跟眉毛都挤一块,不小心被烟呛住了。

  她剧烈的咳嗽,瞪着身边的罪魁祸首,往墙壁上“禁止吸烟”四个大字那一指。

  朝奉掐灭烟,没什么诚意的说:“没看见。”

  信你才有鬼。

  季郁翻了个白眼,问他:“你怎么会遇上金碧玉?”

  “她不是你邻居?”

  季郁眨眨眼,她还真给忘了,那讨人嫌的小姑娘,可不就住她家隔壁。

  高恙伸长了脖子往收银员的脸上猛瞧两眼,半晌,有点失望的收回视线。

  “最近运气不好。”

  都没看见几个美女。

  这话,他可不敢当着季郁的面说。

  眼见朝奉眉一扬,作势要掏手机,高恙连忙讨好的冲他笑了笑。

  季郁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你怎么不来讨好我?”

  高恙笑容不减,听话的转过头看她。

  于是季郁小姑娘满意了,她把包装被榴莲污染过的零食都掏出来,往收银员的柜台上一放。

  扫描仪滴滴滴响个不停。

  朝奉舌尖抵在上颚,食指跟中指无意识动了动。

  他想抽烟。

  收银员手脚麻利的算完,对还在游神的高恙说:“一共78.5,有会员卡吗?”

  高恙撇撇嘴,推车的是季郁,掏钱包的是他奉哥,为什么反过来却找他要钱?

  他哪里知道,收银员早就看他不顺眼,眼珠子往人家身上瞄就瞄了,那一脸嫌弃是怎么个事?

  付钱的是他,最终拎塑料袋的也是他。

  季郁悠哉悠哉走前面,时不时扫两眼门口卖的热狗肠。

  朝奉眸子染上一层笑,对卖热狗肠的小贩说:“来三根。”

  季郁眼珠子直冒光,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吃的不亦乐乎。

  高恙三两步挡在朝奉面前,不满问:“奉哥,我的呢?”

  季郁也不管他看没看见,张开嘴巴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朝奉眸中笑意更深了。

  他把手上的热狗塞给高恙,抬腿追上季郁的脚步。

  她回到这里,就好像脱了僵的野马,卸下所有的伪装和防备。

  但朝奉知道,她有心事。

  季郁的心结,就只有一个,跟她哥哥有关。

  那天舒妤把季郁单独叫走,等她回来的时候,尽管神色如常,却还是与平日有很大的差异。

  朝奉看出来了,却什么都没问。

  ......

  东西都买完了,三人准备打道回府。

  走过人行路,朝奉率先拉开车门,一屁股坐进去,季郁紧随其后。

  高恙把塑料袋塞进车里,正欲坐进去,腰间布料被一只温热的小手攥住。

  他回头,露齿一笑。

  “美女,你有事吗?”

  美女并不算真正的美女,身上最大的优势,就是她皮肤很白,将很普通的一张脸,顿时拉上一个档次。

  她见高恙回头,很给面子的也朝他笑了笑。

  “你们要去盐镇吧?”

  高恙点头,疑惑问:“你怎么知道?”

  美女目光从他头上掠过,往车里看了眼,笑着说:“我见过你们,舒妤结婚的时候,我也在场。”

  高恙在脑中努力回忆,结果发现他并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但他还是绅士的冲美女笑了声,说:“对,我们是要去盐镇。”

  “可以让我搭个顺风车吗?”

  她怕高恙误会,举起手上的塑料袋,里面装着几个西红柿和鸡蛋,接着说:“我家就在盐镇,这里一时半会儿不好找车。”

  季郁差点没忍住笑出声,她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连自己这种道行深的都感到自愧不如。

  一时半会儿不好找车。

  那这满大街的计程车,都是用来欣赏的?

  没必要得罪人,况且对方也不是冲她来的。这话,季郁也就只能在心里排腹。

  见美女目光期待的看着他,高恙顿时把求助的目光对准季郁。

  他应还是不应?

  季郁摸了摸发财的大脑袋,点点头:“我没意见。”

  朝奉沉默是金,压根没放心上。

  高恙有了保证,顿时放下心来,笑嘻嘻的给美女让座。

  “来吧,正好路上有个伴。”

  季郁撇撇嘴,这女人真没眼光,他家朝奉要样貌有样貌,要气质有气质,怎么她看都不看一眼,眼珠子专往高恙的大腿上盯。

  他腿上有金子是怎地?

  绕是高恙这种万花丛中过的交际花,也被这女人盯的有些不自在。

  换作以前,对这种主动送上门的美女,他自然满心欢喜,顺水推舟。

  但如今,他有了温然。

  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背着温然乱来。那丫头凶悍的模样,完全不输给季郁,到时候真拿刀给他剁了,哭都没地哭去。

  美女见高恙目不斜视,压根不给她回应,顿时有点挫败。

  她不甘心的开口说道:“我来盐镇没多久,你们呢?”

  朝奉专心开车,季郁全当没听见。

  高恙右侧是万丈悬崖,左侧是越来越近的美女,他脸白了几分,却还是撑着笑说:“我陪朋友来的。”

  “哦,不是本地人。”

  “对。”

  “那你家乡是哪里?”

  “北川。”

  美女眼睛一亮,那可是大城市。

  她又不着痕迹的往高恙那蹭了蹭,隔着一层布料,感受他大腿的温度,脸微微透着红。

  “我听人说,北方的雪很美。”

  “对,很美。”

  “真想去看看。”

  这话暗示意味明显,傻子都能听懂。

  高恙咂咂嘴,暗骂这桃花运来的真不是时候。

  盐镇近在咫尺,美女见前座的两人没有动静,咬了咬牙,试探着朝高恙伸出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