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61. 你离她远点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61. 你离她远点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7 07:10 字数:2053

  清晨,一束光透过窗户。

  季郁睁开眼,下意识伸手去捞,却扑了个空。

  她揉了揉头发,爬起来准备出去找人。

  院里站着鬼鬼祟祟的高恙,耳朵贴着墙,见季郁从房里出来,连忙伸出手指竖唇上,示意她别出声。

  门外隐约传来一阵谈话声。

  “她人品有问题。”

  “嗯。”

  “镇上有人说她患有狂躁症,没离开盐镇的时候,经常跟人打架。”

  “还有呢?”

  “你别不信,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可以到镇上打听一下。”

  季郁笑着推开门,“不用打听了。”

  她走到朝奉身边,明明眼中带笑,却莫名让人生起一股寒意。

  “你说的没错,我过去经常跟人打架,情绪不稳定,但那又怎么样?”

  金碧玉眸子闪了闪,嘴唇微动。

  季郁敛了笑,话锋一转:“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但这些跟你有什么关系?”

  金碧玉背后嚼舌根被当场抓包,她无从辩解,只能低着头,等金暮出来打圆场。

  “我问你话呢!”

  她骤然大喝一声,三两步走到金碧玉面前。

  “你想干什么?”

  “我问,这些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

  季郁这一嗓子声音洪亮,很快吸引了金暮的注意力,他从房里走出来,不用猜都知道事情的起因。

  “郁郁,你别跟她......”

  “我别跟她一般见识,是吗?”她笑着接话,眸中一片冰凉,“自小到大,我不跟她一般见识的时候,还少吗?”

  金暮被她堵的哑口无言。

  季郁抬手指着低头装委屈的金碧玉,一字一顿的说:“她七岁踩死李大娘家的兔子,把尸体扔到我家门口,是我替她背的锅。”

  “郁郁......”

  “十岁的时候,学校组织外出活动,她偷了班上集资给你买生日礼物,却对外谎称亲眼见到我偷了大家的钱。”

  “十六岁,她偷偷以别人的名义塞给我一封伪情书,实则将班里的女生贬低的一文不值,故意被班里人发现。自此,我被全班人孤立。”

  金暮痛苦的闭上眼睛,他已经无法在替金碧玉找到任何理由,祈求季郁的原谅。

  但季郁这次铁了心不打算放过她,冷笑着说:“每次,金暮你都是一句,‘郁郁,别跟她一般见识’。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容忍她一次又一次,但这次,我不想在忍了。”

  她抬起手,狠狠抽了金碧玉一巴掌。

  “啪”一声,在场除了朝奉,所有人都怔住了,包括金碧玉。

  “这是我很早以前就想做的事,你说的没错,我或许有狂躁症,所以,今后看见我,离我远点。”

  她笑着凑近,故意放低声音:“你这辈子最可悲的,就是永远活在我的阴影里。”

  金碧玉捂着侧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季郁。

  她竟然抛开金暮,当着他的面打了自己!

  “你敢打我?”

  “你试试。”

  季郁笑着抬起她的下巴,两人身高相仿,却平白给人一种压迫的既视感。

  金碧玉眸中恨意再也不加以掩饰,她抛开金暮,抛开这些年的坚持,脸上的刺痛告诉她,现在的自己有多难堪。

  季郁在她反抗前松了手,像是触碰了什么肮脏的东西,扯过朝奉的衬衫擦了擦手。

  朝奉垂眸看她一眼,没动。

  金暮怔愣看着眼前的一幕,藏在背后的手握成拳,狼狈的别过脸。

  金碧玉偷偷看了眼金暮,面如死灰。

  她终归还是输了。

  一直被她视为保护伞的金暮,这一次,固执的没有站出来,替她遮挡住那些讥讽嘲弄的视线。

  都结束了。

  季郁发泄完,褪去眼中的戾气和复杂,乖乖站到朝奉身边。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她过去替金碧玉背负的那些,终究都随着时间淡去,连带着......她由衷感激金老爹的心情。

  早在季郁手心蹭着他的白衬衫时,朝奉就已经感觉到了,她指尖冰凉,没有温度。

  “季郁。”

  “啊?”她抬头,笑靥如花。

  朝奉抿抿唇,犹豫半晌,终是抬臂揉了揉她的头。

  “饿不饿?”

  “饿!”

  “带你下山去吃。”

  小姑娘眼中似有光,她努力抬着头,不让身后的那些人看到她此时的脆弱。

  半晌,她把手伸到朝奉的掌心,笑了声:“好。”

  心跳如鼓,目光平静。

  高恙吊儿郎当的靠门框上,也不嫌弃沾了一身的灰,嗤嗤的笑。

  他是没兴趣管这种闲事,总归季郁不会让自己吃亏,在说有他奉哥在,哪里还用得着他。

  朝奉手上微微用力,把掌心冰冰凉凉的那只手握紧,互相传递着温度。

  金暮垂着头,尽可能忽视眼前旁若无人的那一对男女。

  但他终归还是没忍住,抬了头。

  措不及防。

  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眸。

  只一眼,便叫他无地自容。

  这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但他站在季郁身边,像一座屹立不倒的山峰,不怒自威,呈一种保护的姿态。

  她有了自己的英雄。

  高恙盯着金暮看,半晌,嗤笑一声。

  声音尤为刺耳。

  金碧玉回过神,皱了皱眉,难得没多说什么。

  季郁左手被朝奉攥出汗,挣了挣,没挣开,索性放弃。

  “我饿了。”

  朝奉松开她,下巴一抬:“进去换衣服。”

  季郁点头,看都不看那两人一眼,扭身走了。

  朝奉目送她走进房子,关上门,隔绝外面的声音和视线,才把目光对准了事先跟他嚼舌根的金碧玉。

  “以前的事,我不管。”

  金碧玉抬头,被他的目光吓得浑身一颤。

  朝奉掠过她,直直盯着金暮:“但以后,你离她远点。”

  话落,也不管这两人是什么反应,扭头就往院里走。

  高恙拍了拍肩膀的灰尘,“砰”一声把大门关上了。

  季郁摊上这么个邻居,可真够倒霉的。

  朝奉进屋把迟迟没磨蹭完的季郁小姑娘逮出来,牵着发财就往车里塞。

  高恙有点犹豫。

  “奉哥,能打包吗?”

  “能。”

  高恙眼睛一亮,就听他奉哥面不改色的说:“给发财洗澡,洗完就有饭吃。”

  发财吐着舌头,抬起爪子就要往高恙身上扒。

  高恙撇撇嘴,心有余悸的上了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