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59. 热闹的婚礼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9. 热闹的婚礼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6 07:10 字数:2085

  阴历十一月初八,适宜嫁娶的日子。

  这天盐镇人民政府被镇民围个滴水不漏,一群人堵在门口,都想看看舒镇长家的丫头,到底选了个什么样的男人。

  季郁穿着淡紫色的小礼服,裙摆蓬松,露出一双雪藕般的笔直小腿,腕上系着粉色的伴娘花。

  盐镇的习俗,婚礼当天,伴郎伴娘手上都要系着一朵花,预示着他们伴郎伴娘的身份。

  朝奉不喜凑这种热闹,季郁的男伴郎,理所当然沦落到了高恙的头上。

  舒妤一整夜没睡,眼眶乌青,困的哈欠连天。

  不知过了多久。

  院外传来一声接着一声的鸣笛声,舒镇长面色一喜,连忙站窗户那往外看。

  从婚车走下来个男人,普通样貌,黑色西装西裤,身材健硕,刚一下车,就迫不及待的往里闯。

  镇民纷纷让开一条路。

  男人礼貌道谢,正欲往里走,不知从哪儿跑出来一群小孩子,将他团团围住。

  “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他们稚嫩的童音各个洪亮,这一幕,早不知排练了多少次。

  男人笑着摸了摸他们的头,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逐一发下去,等着孩子们自动散开。

  男伴郎这时终于从婚车走下来,怀里捧着鲜花,顺带领着两只小花童。

  季郁与镇长笑眯眯的看着新郎官一步步走近,他抬起手臂,敲了敲门:“爸,开门。”

  高恙笑嘻嘻的拽着门把手,扯着嗓门喊:“你说什么?我们都听不见。”

  新郎官无奈一笑,抬高声音:“爸,开门。”

  男伴郎三两步走到门前,眼尖的看到门缝里露出一双眼睛,正贼溜溜的往外看。

  他使劲儿一拽,门丝毫没动。

  冲新郎官耸耸肩,爱莫能助的退了回去。

  “爸,开门。”

  新郎官有点心急,忍不住伸手敲了敲门。

  季郁给高恙使了个眼色,高恙会意一笑,拉开门侧过身让路。

  新郎官松口气,抬腿往里走。

  鞋子不知踩上什么东西,他脚底一滑,径直朝着地板扑去。

  季郁拍拍手,放肆大笑:“桂圆,喻意团团圆圆,花生,红枣,喻意早生贵子,新郎官,恭喜恭喜。”

  高恙笑着上前,只手扶住差点摔倒在地的准新郎,不客气的伸手讨要红包。

  他手上力道不轻,新郎官感激的看他一眼,这人要多做为难,恐怕天黑他都进不来。

  力气大的惊人。

  经历重重考验,终于到了重要的环节,找红鞋。

  舒妤柔和的笑着,对自家新郎求助的视线,全当看不见,惹来周围一片哄笑声。

  这红鞋是真的不好找,奈何舒妤铁了心不打算告诉他,新郎无奈,只能撸胳膊挽袖,准备将房间翻个底朝天。

  季郁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毫不避讳的与朝奉十指相扣。

  新郎找寻一圈无果,把视线对准了季郁,跟她身旁坐着的男人。

  “麻烦你,让一下。”

  朝奉雷打不动,眼神都没施舍一个。

  季郁眨眨眼,没想到他竟然怀疑到朝奉的头上。

  “不在他那。”

  舒妤大发慈悲的开口了。

  新郎却不信,固执的盯着朝奉看,大有一种“你不给我让开,我就一直跟你耗下去”的架势。

  朝奉眉一挑,摊开手掌。

  连季郁都出乎意料的怔住了,这人什么时候学的跟她一样,竟然对初次见面的新郎伸手讨要红包,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舒妤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

  新郎揉了揉眉心,认命的将手中最后一个红包递过去。

  那代表喜气美好的红包,就这么调转方向,轻飘飘落到了季郁的手中。

  小姑娘乐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别提有多高兴了。

  下一秒,朝奉的手臂穿过她腋下,就这么把人拎了起来。

  裙摆离开沙发,露出藏在底下的那只红鞋。

  季郁这会儿可没意见,美滋滋的缩进人群中,拆红包去了。

  朝奉自始至终目光都追随着她的身影,唇边不自觉漾起一抹笑意。

  新郎体贴的脱下西装外套,盖在新娘的肩膀上,他脑袋凑上前,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舒妤看。

  “媳妇,我来接你了。”

  他朝舒妤伸出手,舒妤脸一红,放心的把手交给他。

  新娘的手白皙如玉,无名指戴着一枚金黄的戒指,两人相视一笑。

  新郎拦腰抱起新娘,大步往外面走。

  这时院外响起了震天动地的鞭炮声,与孩子们叽叽喳喳的欢笑声混在一起。

  季郁跟着舒妤坐上婚车,朝奉载着两个伴郎和镇长紧随其后,紧接着是亲朋好友。

  婚车队浩浩荡荡踏上洛阳城。

  新郎家离盐镇很远,为了不耽误进程,婚礼临时在洛阳举办,新郎承诺等回去以后,会在家乡的那边重新补办。

  舒妤不是个注重细节的姑娘,她年过三十,守着自己的梦想,终于如愿以偿嫁给了自己想要的那个人。

  镇长老泪纵横,不顾形象当着亲朋好友的面,喜极而泣。

  这世上在没有一个人,能比他这个当父亲的,更能理解女儿的心情。

  盐镇的习俗,酒席要晚上才开始。

  季郁中途饿得饥肠辘辘,目光一转,高恙蹲在酒店门口,正津津有味的啃着奥尔良鸡腿。

  她咬牙切齿走上前,不由分说给了他一脚,“你敢背着我吃独食?”

  高恙何其无辜,委屈巴巴的往前一指。

  不知被冷落多久的朝奉,手里拎着白色塑料袋,朝着季郁招了招手。

  季郁眼睛发光,连忙凑上去:“你突然失踪不见,就为了给我买鸡腿?”

  朝奉摸了摸她的脑袋,说:“吃。”

  于是季郁小姑娘感动了,眼含热泪,捧着塑料袋,屁颠屁颠去车里吃独食了。

  高恙很快啃完鸡腿,咬着骨头跟朝奉诉苦。

  “都是你惯的。”

  朝奉轻飘飘的扫他一眼,问:“羡慕?”

  “怎么可能!”

  “你对温然不好?”

  高恙莫名想到他微信里的婚纱店小姐姐,有点心虚:“那怎么能一样。”

  朝奉点开与温然的聊天界面,上面清晰可见一条语音消息,提示一分钟前。

  高恙心咯噔一下,油然而生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温然的夺命电话就打来了。

  她在电话那头咆哮:“高恙,你最好别让我看见你,否则老娘把你抽筋剥皮,剔骨吃肉!”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