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58. 来盒万宝路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8. 来盒万宝路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6 07:00 字数:2042

  距离婚礼还有两天时间。

  朝奉载着准新娘,一行四人浩浩荡荡开往就近的洛阳城,给舒妤化妆打扮。

  洛阳,是一座古城。

  舒妤脸上带笑,坐在镜前任由化妆师在她左右忙碌,高恙笑眯眯的给她拍照,皮猴一样油嘴滑舌。

  这人分明下山的时候,还满眼惊恐,被不受控制的车速吓到脸色惨白,跟坐过山车似的。

  朝奉蹲门口抽烟,脚边是季郁那只蓝眼哈士奇。

  “汪!”

  “闭嘴。”他蹙着眉,沉声呵斥。

  耳边传来小姑娘轻轻浅浅的笑声,他没回头,朝身后招了招手。

  季郁很听话的蹲在他身侧。

  眼前多出一只白嫩的小手,纹路清晰,五指并拢,微微弯曲。

  朝奉抿抿唇,沉默半晌,终是从兜里摸出一根烟,递给她。

  季郁翻了个白眼,没接。

  “嗯?”

  “我要伟大领袖毛爷爷。”

  朝奉眉一挑,清了清嗓:“买什么?”顿了顿,又说:“我去,顺便买水。”

  季郁笑眯眯的踮起脚,拍了拍他的肩膀:“咱俩还真是心有灵犀。”

  化妆店斜对面就是超市,季郁熟门熟路迈进去,视线一扫。

  吧台坐着个十七八岁左右的少年,目不斜视,专心致志的瞅着电脑屏幕,打游戏。

  季郁拍了拍吧台。

  少年不耐烦抬起头,看见来人,眼睛亮了亮。

  “郁姐。”

  季郁点点头,说:“哎,一段时间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

  朝奉:“......”

  少年:“......”

  您可真是个戏精。

  少年一心不可二用,很快从季郁身上收回视线,放心的往后面一指。

  “买什么自己拿,反正价格你都知道。”

  季郁也不客气,抬腿往冰箱那走。

  她拿了四瓶带冰的矿泉水,抽空回头问朝奉:“你吃什么味的?”

  朝奉靠门框上摇摇头。

  季郁自顾自拿了四根绿豆雪糕,见朝奉的视线又追过来,呲牙一笑:“绿豆,解暑神器。”

  朝奉笑了笑,没吭声。

  她把从冰箱拿的东西往吧台上放,自己绕了一圈,进吧台扯了个黑色塑料袋。

  少年扫她一眼,撇撇嘴:“就会挑结实的拿。”

  他说的是当地方言,听在朝奉耳中跟鸟语差不多,但从口气不难看出,季郁跟这家超市的老板关系很熟。

  季郁没搭理他,冲身后的男人伸手。

  “多少?”

  “十块。”

  朝奉掏钱包,季郁小脑袋巴巴往上凑,遮挡住他的视线。

  头上传来一声笑,低沉磁性,像是大提琴。

  下一秒,季郁的脑袋被一根手指推开。

  他从钱包抽出一张红色钞票,递给少年。

  “拿盒万宝路。”

  少年头都不回,说:“没有。”

  “有什么?”

  他被问的有点不耐烦,直到电脑屏幕灰下来,横批写着团灭两个字,才不甘不愿的回头看。

  “黄鹤楼,玉溪,利群。”

  朝奉皱眉,看着季郁。

  “你看我干什么?”

  “要哪个。”

  季郁咬着手指,对少年说:“来盒黄鹤楼。”

  朝奉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把烟塞兜里。

  “好抽?”

  “还可以。”

  “比万宝路好?”

  季郁瞪他一眼,明知故问呢。

  要真喜欢黄鹤楼,她当初是吃饱了撑的才去偷他的万宝路。

  季郁拎着塑料袋,抬腿往出走。

  “郁姐,有空来玩啊。”

  少年整个身体趴在吧台上,以一种极为古怪的姿势朝着季郁摆手。

  季郁不忍直视的收回视线,嗤笑一声:“小屁孩。”

  他们回去的时候,舒妤已经化好了妆,正在挑选婚纱。

  高恙指指这个,指指那个,她都不怎么满意。

  见季郁回来,眼睛一亮。

  “郁郁,你来帮姐看看,哪个好看?”

  季郁把塑料袋往朝奉那一扔,果然认认真真的开始挑选。

  她皱着眉,拨开一件件厚重的白色婚纱。

  半晌,她回头:“都不怎么好看。”

  舒妤明显赞同她的想法,有点犯难。

  她妆都化完了,在换一家总觉得不太好。

  高恙狗腿的叫来一个化妆师,大高个双眼皮,特别漂亮。

  他笑眯眯的问人家:“美女,还有别的婚纱样式吗?”

  美女点点头,说:“有的,在二楼。”

  季郁抬腿就朝着二楼走,朝奉对这些不感兴趣,他看着季郁的背影,半晌,还是抬脚跟了上去。

  二楼有一间专门存放婚纱的试衣间,空间足以容纳十个人。

  季郁从千篇一律的婚纱中,挑选出一件抹胸短版婚纱,俏皮可爱,很适合舒妤这种容颜不老的女人。

  她把婚纱递给舒妤,笑着问:“喜欢吗?”

  舒妤脸红着点头,走进里面的试衣间。

  高恙摸着下巴,贼兮兮的凑到季郁身边,问:“小嫂子,这里结婚都有什么习俗?”

  季郁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问我啊?”

  高恙点头。

  她翻了个白眼,“我又没结过婚。”

  话一出口,她就意识到不对。

  高恙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拉长声调,语气戏谑。

  朝奉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半晌,勾了勾唇。

  “早晚有那么一天。”

  高恙哄笑着从塑料袋掏出一根绿豆冰棍,拆开包装袋,迫不及待咬了一口。

  里面试衣间缓缓被推开。

  舒妤拘谨的站在门后,只露出半个身子,脸色爆红。

  季郁笑着把她扯出来,大咧咧的说:“躲什么,超好看。”

  话落,踢了高恙一脚。

  高恙连忙点头,嘴里塞着冰棍,只朝舒妤竖起大拇指。

  镜子前的女人,皮肤白皙,妆容精致,眉眼如画,唇瓣晶莹剔透,漂亮的像是一副画。

  舒妤扭捏的看着镜子前的自己,问季郁:“这会不会太露了?”

  季郁摇头,很肯定的告诉她:“相信我,这件特适合你。”

  于是朝奉又忍不住打量一眼那件婚纱。

  高恙撞了撞朝奉的肩膀,八卦的问:“奉哥,你觉得露不露?”

  他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在场的三个人都能听清楚。

  季郁顺势看过去。

  朝奉面不改色,目光沉沉的看他一眼:“你穿上试试。”

  季郁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去试衣间帮着舒妤脱掉那件圣洁又繁琐的婚纱。

  高恙见他不上当,讪笑着滚下楼给发财喂水去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