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57. 车被人撬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7. 车被人撬了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5 07:10 字数:2054

  隔天,晴空万里。

  朝奉的生物钟准时将他唤醒,一转头,怀里的小姑娘酣然入梦。

  四肢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缠住他的腰身,动也动不得。

  他索性放弃,头枕着手臂,看着眼前的天花板出神。

  外面一阵吵闹。

  季郁揉着太阳穴,从朝奉怀里爬起来。

  她昨天在浴缸里睡着,醒来丝毫不意外的在他怀里,已然形成一种习惯。

  “几点了?”

  她嗓音朦胧中,透着一点刚睡醒时的哑。

  朝奉揉着她凌乱的头顶,笑了声:“还早,不多睡会儿?”

  “不了。”

  “那好。”

  头顶传来一声闷笑。

  他手掌攥住她的手腕,一手钳住她的下巴,掰过来吻了上去。

  季郁回神,给予回应。

  最初蜻蜓点水般的吻,渐渐由浅入深,他口齿间萦绕着淡淡的烟草味,并不难闻。

  这人凡事尽可能依着她,除了在这事上,总要强势引导主权。

  季郁眼眸泛着水光,面色潮红,唇上留下一串可疑的水迹。

  朝奉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半晌,柔声唤:“郁郁。”

  季郁眼中蒙上一层水雾,她被他抱起来,背过身,他随之贴在她耳边,不轻不重咬了一口。

  腿被掰开,她与他密不可分。

  “郁郁。”他又唤。

  粗重的呼吸扑在她的脊背,引得她一阵发颤。

  他挺腰没入,她未出口的应声化为尖叫。

  ......

  “砰砰砰!”

  门外传来砸门声,季郁躺着没动,抬脚踢朝奉。

  “你去开。”

  朝奉倪她一眼,听话的站起身。

  他赤着上身,靠在门框上,高大的背影隔绝外面的一切。

  高恙哭丧着脸,说:“奉哥,我们的车被人撬了。”

  “丢什么东西了?”

  “一块表,一个围巾,几件衣服,还有发财的小饼干跟狗粮。”

  “......没了?”

  “还有一台笔记本。”

  朝奉眉蹙着,说:“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收拾一下,准备走了。”

  高恙更伤心了。

  他的手表跟笔记本很值钱的好嘛。

  最起码有一千块呢。

  见朝奉轻飘飘的瞥他一眼,高恙立马怂了。

  房门“砰”一声被甩上,高恙摸了摸鼻子,灰溜溜的滚回去收拾行李了。

  季郁懒洋洋的眯着眼睛,问:“为什么我的东西没丢?”

  朝奉掀开被,拉着她坐起来。

  “你穷。”

  简单直白的两个字,一语戳破。

  季郁点点头,她确实挺穷的,贼都不偷她。

  ......

  不得不说,这贼的偷盗技术很高超。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的车窗没有被打破。

  发财跟着季郁踏进副驾驶,嗅了嗅,发现空气里没有他的小饼干,急的直打转。

  季郁笑眯眯的摸了摸他的头,说:“乖,到了盐镇给你买小鱼干。”

  “嗷呜!”

  “不吃小鱼干,那小肉干也成。”

  “......”

  发财满意了,胖乎乎的身体蜷缩着,趴在季郁的脚下。

  越野车下了高速,拐进一条小路。

  那是季郁熟悉二十年的山路。

  蜿蜒崎岖,山峰陡立,下面就是万丈悬崖。

  高恙脸都白了,挪动屁股,坐到里侧。

  “怕了?”

  他咬了咬牙,死鸭子嘴硬:“我怕什么?”

  话音刚落,车子引擎声轰鸣,朝奉脚踩油门,加快车速。

  窗户开成半,两侧灌风,前面的路越走越陡。

  “奉哥,你慢点......”

  “我想吐......”

  季郁嫌弃的扔给他一个塑料袋,说:“你别吐车里。”

  这算什么,好歹是上坡,车速再快最起码也能控制。

  下山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人间炼狱。

  入目一栋砖瓦房,庭院宽敞,门口牌匾“盐镇人民政府”六个大字,端端正正摆在上面。

  朝奉把车停院门口,季郁迫不及待的拉开车门跳下去。

  “嗨,妤姐姐!”

  舒妤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她端着水盆的手微微发颤,不可置信的看着站在院门口,冲她笑得一脸灿烂的季郁。

  她老爹,为她准备了一份大礼。

  季郁撒丫子往院里跑,在舒妤面前,她只是个邻家小妹妹。

  舒妤唇边漾起一抹笑,伸手接住朝她扑过来的季郁。

  “小丫头,好久不见。”

  视线一转,越野车下来两个男人。

  身高相仿,气质完全不同。

  舒妤任由季郁抱着不撒手,语气温柔的问:“你们是?”

  高恙从未想过,镇长的女儿,竟然长的这么漂亮。

  他从一下车,眼珠子就黏在人家身上。

  这会儿见美女说话了,连忙凑上前:“嗨,美女,认识一下,我叫高恙。”

  舒妤礼貌点头,又看向朝奉。

  对方冷冷清清的,半句废话不多讲:“朝奉。”

  老镇长终于听见院里的动静,从房子里走出来,笑眯眯的打量着季郁。

  “丫头,好像胖了。”

  季郁从舒妤的怀里钻出来,也跟着笑了:“哪有,您一定是看错了。”

  “这两位是......”

  季郁这才想起,她还没介绍朝奉跟高恙的身份。

  高恙是个自来熟,见镇长问起他,连忙说:“您好镇长,打扰了,我是季郁的好朋友。”

  “欢迎欢迎。”

  季郁走到朝奉身边,牵起他的手,笑得有点脸红。

  “这是我男朋友。”

  镇长跟舒妤都怔住了。

  他们都以为,季郁这种性格,更容易与高恙那样的人相处。

  镇长率先回过神,连忙招呼:“快别站着了,进来坐。”

  季郁欢天喜地的跟着舒妤往里面走。

  朝奉跟高恙对视一眼,紧随其后。

  山清水秀,远离世俗,安居乐业,确实是个好地方。

  镇长欢喜的招待贵宾,迎接远方到来的客人。

  没过多久,季郁回来的消息,像风吹一样散到各处。

  盐镇人民政府很快被镇民团团包围。

  金暮甚至连鞋子都来不及换,扔下金碧玉,风风火火跑出家门。

  他匆匆赶到,却只为遥遥看她一眼。

  季郁几乎第一时间发现了他,她笑着冲他招手,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金暮不知为何,突然湿了眼眶。

  盐镇今日迎来两大喜事,镇长家的女儿要嫁人了,镇民看着长大的季郁小姑娘回来了。

  哪一件,都足够让镇上的妇女八卦一阵子。

  这是她们生活中唯一的乐趣。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