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56. 那就交给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6. 那就交给你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5 07:00 字数:2041

  越野车爬上一座桥,途径收费站,正式踏上高速。

  视野宽阔,农田被白皑皑的雪覆盖,天空广而灰白。

  高恙懒洋洋的躺在后座,跟温然通着电话。

  “我叫你跟我走,你不走,现在知道后悔了?”

  “恩?你老娘?”

  “有季郁出马,阿姨保管乖乖放你走。”

  那头不知说了些什么,高恙没忍住,噗嗤一声乐了。

  季郁漫不经心的回头看他一眼,又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继续给发财喂小饼干。

  “小嫂子。”

  “啊?”

  高恙笑眯眯的把手机递给她,说:“温然有话跟你说。”

  季郁点点头,从背包里掏出耳机,调小通话音量。

  本打算偷听的高恙:“......”

  那头温然确定是季郁在听,连忙说:“你帮我看着他。”

  “好。”

  “有情况就给我打电话。”

  “放心。”

  小姑娘嘱咐完,无比信任的挂断电话,去帮她老娘招呼客人了。

  季郁把手机扔给后座的高恙,继续喂发财小饼干。

  临近中午,越野车开进服务区。

  发财被季郁溜了一圈,没有放水排泄,这让她感到很奇怪。

  朝奉攥着牵狗绳把发财锁车里,沉声警告:“你敢弄脏我的车,我就拔光你的毛。”

  高恙咋咋呼呼凑上来,问:“怎么了怎么了?”

  季郁摸了摸发财的脑袋,对他说:“那就交给你了。”

  “我还得吃饭啊。”

  季郁没回头,扬声说:“我给你带。”

  “......”

  荣升为铲屎官的高恙,认命钻回车里,揉着肚子,给温然打电话诉苦。

  朝奉吃东西的速度很快,季郁一碗二两米饭还没扒完,他已经拿起了第二碗。

  “不合胃口?”

  季郁咬着筷子,敲了敲他的碗:“你其实是属猪的吧?”

  这人从不见他挑食,有什么吃什么。

  朝奉理都没理她,低头继续扒饭。

  季郁干脆放下碗筷,去洗手间放水。

  在回来的时候,朝奉已经替高恙打包好饭菜,坐椅子上等她。

  季郁笑眯眯的凑近他,俯身在他脸上“啵”的嘬了一口,企图趁机抽走他指尖的烟。

  爪子悄无声息的凑近,拽一下,没拽动。

  她抬头,对上男人洞悉人心的眸子。

  讪笑着收回手,季郁撇撇嘴,有点不甘心。

  朝奉从椅子上站起来,原本与他平视的季郁,这会儿不得不仰着头看他。

  “我没吃饱。”

  朝奉点头,“我知道。”

  “这里的东西不好吃。”

  朝奉呼出一口气,烟头扔地上踩灭,说:“先忍忍,车上有零食,等到了下个服务区在买点东西吃。”

  季郁点头,跟在他身后。

  车里,高恙揉着肚子,惨兮兮的揪着发财背上的毛。

  “我好饿啊。”

  “嗷呜!”

  “小饼干是你的狗粮,我为什么要吃狗粮?”

  “嗷呜!”

  “你这条单身狗凭什么嘲笑老子?”

  季郁车门一开,里面就是这样的场景。

  发财爪子搭在高恙的肚子上,他吃痛,一个翻身从后座上爬起来。

  “忘恩负义!”

  “嗷呜!”

  高恙不理它,接过季郁递来的塑料袋,拆开一次性筷子夹了口菜。

  “啊呸,这什么玩意儿?”

  “菜。”

  “怎么这么难吃?”

  季郁看向朝奉,耸了耸肩,那眼睛像是在说:看吧,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觉得。

  朝奉看都不看他俩一眼,目视前方,神色淡淡。

  高恙饿急了,囫囵吞枣似的扒了两口饭,咕咚咕咚喝光半瓶矿泉水。

  季郁见他吃完,悠哉悠哉从背包里掏出一盒奥利奥,拆开包装塞嘴里一块。

  高恙眨眨眼,问:“小嫂子,好吃吗?”

  “挺好吃的。”

  “给我尝一块。”

  季郁笑眯眯的回过头,冲他摊开手掌。

  高恙瞬间了然,认命从钱包掏出两张红色钞票,放在她手心。

  ......

  越野车跨出省,世界焕然一新。

  零食吃不饱,季郁饿的前胸贴后背,玩游戏都无法集中注意力,况且高速上信号也不好。

  她输了两局,就开始作幺蛾子。

  “朝奉。”

  “恩。”

  “我饿了。”

  “零食。”

  季郁转身对着她,戳了戳他的腰窝:“吃不饱。”

  朝奉腰肌绷紧,警告似的看她一眼。

  小姑娘委屈巴巴的扁着嘴,大有你不哄我,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

  “在忍忍,前面就是服务区了。”

  他容忍退让,季郁适可而止。

  高恙在后座看的啧啧称奇。

  吃过饭,车子开上高速。

  她离开北川,重新走过这段路,却是又一副心情。

  中途,高恙睡着了。

  朝奉不敢疲劳驾驶,他沿着高速开进一条小道,四处寻找落脚的地方。

  行驶一段路,前方严重堵车。

  季郁打开门下去查探,原来是一起交通事故。

  大货车压着一辆黑色奥迪,车身严重扭曲变形,里面的人生存率近乎为零。

  她回去敲了敲车窗,对朝奉说:“我们换条路走。”

  “恩?”

  “前面车祸,一时半会儿处理不完。”

  朝奉点了点头,下巴一指:“你上车。”

  这条路是通往盐镇最近的一条路,但季郁不敢在这等太长时间,天逐渐黑了,她可不想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过夜。

  虽然他们的车后备箱里,带着备用帐篷。

  越野车调转方向,朝着原路回返,重新踏上高速。

  不知多了多久,途径第三个服务区。

  夜已经深了,天空下着小雨,淅淅沥沥的打在车窗上。

  高恙悠悠醒来,哑着嗓子问:“这是到哪儿了?”

  “不知道。”

  季郁扭头,扔给他一瓶矿泉水。

  三人推门下车,后面跟只狗。

  服务区的东西都是定价,他们三人开了两间房,住一晚居然要四百块。

  季郁心都在滴血。

  她心疼伟大领袖主席毛爷爷啊!

  一男一女,一人一狗,很愉快的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高恙有了先见之明,拒绝住在这两人的隔壁,而是选了个离他们较远的房间。

  季郁对此嗤之以鼻。

  好在环境不算太差,房间里该有的东西一应俱全,明码标价。

  季郁手指勾着一条浴巾,光脚进了浴室。

  水温适中,她舒服的泡在浴缸里,脖颈枕着浴缸边缘,昏昏欲睡。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