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55. 如果你开心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5. 如果你开心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4 07:15 字数:2060

  季郁近期心情不好,总是对着镜子看她手臂上的那道疤。

  尽管给她缝合了美容针,但季郁皮肤比一般人白,乍一看还是很明显。

  她为此拒绝在公寓穿短袖家居服,整天穿朝奉的白衬衫,光着两条雪藕般的小腿,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直男boy表示,他并不能理解季郁小姑娘的想法。

  在她第n次闷闷不乐的照镜子时,终是忍不住问:“很在意?”

  季郁耷拉着脑袋,点点头。

  “很丑。”

  “当时没想过这个问题?”

  季郁瞪他一眼,生死攸关,不想着逃命,傻子才会计较这些。

  现在计较就不是傻子了?

  朝奉没舍得打击他的小姑娘自尊心,而是上前摸了摸季郁的小脑袋,笑着安抚她:“我又不介意。”

  季郁杏眼一瞪,他不介意,她介意的好嘛?

  但她的嘴角还是诚实的弯了弯。

  于是,死要面子的季郁小姑娘,终于结束了她漫长的病假生涯,重新回到了医学院。

  最开心的莫过于孟勋。

  自打季郁请假后,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她了。

  小姑娘似乎生了一场大病,脸色略微苍白,却生龙活虎的站在他面前,笑容晃花了眼。

  “嗨!”

  “好久不见,季郁。”他主动走到她身边。

  孟勋身高腿长,体型偏瘦,站在那里像一棵顽强生长的白杨树。

  他瞳孔呈深褐色,看着季郁的时候,格外专注,笑容和熙,如清晨里的一束春光。

  季郁静静凝视着那双眼神,失了神。

  半晌,才悠悠道:“是啊,好久不见。”

  孟勋笑容亲切,明明没跟她见过几次,却好像熟知多年的老友,多了一分亲近在里面。

  “你好像有心事。”

  季郁摇摇头,说:“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人。”

  她难得收起平日里嬉皮笑脸的模样,颇有些成熟稳重的意味。

  但孟勋并无心注意到这些,他指尖颤了颤,声音平静的问:“故人?”

  “恩。”

  她抬头,直直看进孟勋的眼睛:“你跟他很相似。”

  孟勋逐渐敛了笑,心里发慌。

  季郁话出口后,才意识到不对,连忙解释:“我没有那个意思,你别误会。”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强迫把这两人关联到一起。

  但那句“你是你,他是他”不知为何,却生生卡在喉咙里。

  季郁闭着眼睛,努力告诉自己,这样不行。

  “季郁。”

  她睁眼,看着他。

  孟勋弯腰凑近,季郁能够清晰的看见他浓密的睫毛,和那双记忆中熟悉的眼眸。

  她听见他的笑声,像山涧的泉水般,悦耳动听。

  “如果你能开心的话,我来代替他也可以。”

  温热的呼吸,洒在脸上,鼻尖萦绕着淡淡的药香。

  她蹙着眉,下一秒彻底清醒。

  “你......”

  孟勋捂着鼻子,猛然直起腰。

  他踉跄着站稳脚步,歉意的说:“最近有点上火,我先去处理一下,改天在聊。”

  季郁目送他离开,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大冬天的上火?

  鼻血会顺着两个鼻孔往下流?

  还有他身上淡淡的药香,无疑不在透露着,这人身上患有疾病,缠身多年。

  否则,药香味不会迟迟不散。

  但这些,都不足以让季郁震撼。

  她震撼的,是孟勋对上她的眼中,闪过的一丝慌乱。

  季郁眼前像是蒙上一层薄雾,越来越深,她无法回头,只能试探着往前走。

  “季郁,你站这干嘛呢?”

  “没事儿。”

  “那走吧,教授找你。”

  “恩。”

  她狠狠吐出一口气,跟着葛优走进了教学楼。

  孟勋看着季郁愈来愈远的背影,惨然一笑。

  这副躯体,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在多给他一点时间吧。

  至少,让他好好的,跟季郁告个别。

  ......

  季郁搬到新家,住了好一段时间,还是无法适应。

  她怀念朝奉家的那张大沙发,还有发财胖乎乎圆滚滚的大脑袋。

  一个星期后,她接到家乡镇长的报喜电话。

  已经年过半百的中年男人,在电话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完全没有当年的威风。

  季郁记得那年,她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奶娃娃。

  镇长的女儿,名叫舒妤,人如其名,是个特别温柔的姑娘。

  她牵着季郁的手,走过盐镇的一草一木,她告诉季郁,她希望离开盐镇,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如今,当年疼妹妹一样疼她的大姐姐,就要结婚了。

  她像曾经对季郁许诺过的那样,得偿所愿,嫁给了城市里生活的男人,背井离乡。

  镇长邀请季郁参加他女儿的婚礼。

  季郁欣然同意。

  她离开盐镇不足一年,却好像已经走了很久,记忆里那些熟悉的面孔,都逐渐变得模糊不清。

  朝奉垂眸看着她。

  季郁挂断电话,顺势躺在他肌肉结实的大腿上。

  “我带你去盐镇。”

  “恩。”

  “看看我曾经生活过的环境。”

  “好。”

  “你一定会喜欢那里。”

  “没错。”

  季郁满足的闭上眼睛,她与朝奉十指相扣,紧紧缠在一块。

  朝奉一直低头看着她。

  季郁最近心绪不宁,平日里活蹦乱跳的小姑娘,如今眼中蒙上一层忧色。

  他一直知道季郁的心结,却找不到方法帮她解开。

  也许,他该见一见那个始终被季郁认为是她哥哥的男人。

  或许真像她说的那样。

  这世上,本没有那么巧合的事。

  ......

  朝奉隔天替季郁请假,女教授在电话里语气很不好,她特别严肃的提醒朝奉,作为季郁的家长,不应该放任她由着性子胡来。

  朝奉虚心受教,挂断电话。

  一转头,小姑娘咧开嘴,笑得格外开心。

  “都收拾完了?”

  “完了。”

  她拖着行李箱往出走,嘴里咬着半根油条。

  这时传来剧烈的敲门声。

  外面有人扯着嗓子喊:“奉哥,小嫂子,我在楼下等你们!”

  季郁眉一挑,问:“他怎么这么闲?”

  朝奉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拖着往外面走。

  “钱多。”

  季郁抬脚跟上,“那你呢?”

  朝奉没吭声。

  季郁以为他没听见,又问了一遍。

  朝奉弹了下烟灰,没有回头,说:“至少养得起你。”

  季郁勾了勾唇,摇头晃脑的走他前面。

  “那可不一定。”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