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54. 鸡汤猪肝饭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4. 鸡汤猪肝饭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4 07:00 字数:2044

  在拘留所里,罪犯见到了袁昕。

  他谋杀了袁昕的丈夫跟孩子,设心处虑潜逃十多年,回到北川就为了见她一面。

  女人的眼中没有感动,也没有任何情意,有的只是滔天的恨意。

  她当初违背誓言,嫁给了自己最爱的男人,有了孩子,有了美满幸福的生活。而这一切,都被他亲手毁灭了。

  刀子插入他胸膛的那一刻,女人眼中的恨意逐渐被平静取代。

  季郁靠在朝奉怀里,安安静静听他讲完。

  “后来呢?”

  “袁昕会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她笑了笑,不予评论。

  朝奉抬起她受伤的那只手臂,低声问:“还疼吗?”

  “有点。”

  “不是让你别反抗?”

  “气不过。”她舔了下唇,问:“你在怪我?”

  “没有。”

  他只是有点遗憾,在她最危险的时候,没能陪在她身边。

  怀里的小姑娘似是累了,闭着眼,呼吸均匀,浓密的睫毛低垂着,睡着时像毛茸茸的小动物。

  死里逃生后还能睡得这么没心没肺。

  她是他见过的所有女人中,最不像女人的那一个。

  但她偶尔脆弱的那一面,只在他面前绽放。

  这样很好。

  朝奉关掉卧室的台灯,把人重新搂进怀里,告诉自己。

  ......

  季茹慧对季郁换汤不换水的行为没有任何表示,她装作不知情,不厌其烦的每天都往她住的公寓里送鸡汤。

  对此,季郁苦不堪言。

  但总的来说,她姑姑没有继续坚持着让朝奉搬出去,实属是一件难得可贵的事。

  为了不让季郁的伤口发炎,朝奉禁止发财踏进季郁的公寓半步。

  每天陪伴她的,除了满屋子的鸡汤味,就是朝奉那张万年不曾变过的扑克脸。

  于是整天被限制自由的小姑娘,彻底爆发了。

  她经过N次深思熟虑,决定好好跟朝奉谈一谈。

  趁着他正准备去军区的时候,季郁手臂搭在门框上,下巴一抬。

  “咱俩谈谈。”

  朝奉没任何异议,语气淡淡的说:“那你讲。”

  季郁眼睛一亮,觉得有戏。

  “我要出去!”

  “可以。”

  “真的?”

  朝奉点点头,说:“但有条件。”

  季郁老老实实点头。

  “第一,出门不能超过两个小时。”

  “......”她忍。

  “第二,不能接触任何动物,免得感染伤口。”

  “......”她忍。

  朝奉眉眼染上一层笑,接着说:“第三,你随时待在我身边。”

  季郁不能忍!

  “凭什么?”

  “凭我是你男人。”

  “你没资格限制我的自由。”

  朝奉敛了笑,危险的眯起眼:“你确定你的伤都好了?”

  “确定。”

  他抬脚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那我验证验证。”

  怎么验证?

  季郁老脸一红,不自在的推开他。

  “我头晕。”

  “那就在家待着。”

  季郁眼睁睁看着他把自己锁屋里,气的直跳脚。

  “你敢走一个试试!”

  回答她的,只有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

  下午,季茹慧拎着保温盒来给季郁送鸡汤。

  她熟门熟路的从门垫底下掏出钥匙,打开防盗门。

  “诶呦,我的小祖宗,你这是干什么呢?”

  季郁盘腿坐窗台上,眺望着远方。

  她听见开门声,一回头,就见她姑姑拎着保温盒,一惊一乍的往她这走。

  “姑你别过来。”

  季茹慧被她唬住,果然站原地不动了。

  “郁郁,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不想喝鸡汤了。”

  “那你想喝什么汤,姑回去给你弄。”

  “......”季郁深吸一口气,说:“姑,我就是不想喝汤了。”

  季茹慧笑了声,点头。

  “可以。”

  季郁狐疑的看着她姑,有这么好说话?

  下一秒,她就知道什么叫做防不胜防了。

  季茹慧干脆利落的把鸡汤放茶几上,三两口喝光,掀开最底层的保温盒,对季郁说:“姑就是怕你喝鸡汤喝腻了,特地为你准备的猪肝饭。”

  季郁有点发懵,“什么饭?”

  季茹慧笑盈盈的给季郁盛了一碗,朝她招招手:“猪肝饭,补血的。”

  季郁欲哭无泪。

  她被季茹慧监督着吃掉整整一层保温盒的猪肝饭,她姑才放心离开,捧着保温盒跟季郁保证,她明天还会再来。

  季郁心里苦啊。

  晚上,温然跟高恙组团来看她。

  一开门,温然手里拎着个保温盒,与她姑一模一样的表情,对着季郁笑。

  季郁油然而生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温然换好了拖鞋,去餐桌掀开保温盒。

  扑鼻而来一股肉香。

  那香气扑鼻,馋的高恙直吞口水。

  反观季郁,皱着眉苦着脸,捂着嘴就往洗手间里跑。

  高恙懵懵懂懂的看着他小嫂子的背影,对身旁的温然说:“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温然白他一眼,压根不信。

  朝奉那么疼季郁,怎么舍得让她当未婚妈妈。

  季郁趴在马桶上吐得昏天暗地,她强忍住把这两人扔出去的冲动,白着脸走出去。

  “季郁,你不吃一点吗?”

  高恙紧跟着附议:“这可是温然亲自做出来的。”

  季郁哭丧着脸,哀嚎道:“你们就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想在吃肉了。”

  于是,高恙跟温然都懂了。

  高恙有点同情她小嫂子,所以决定替她小嫂子分担掉这些排骨肉。

  温然大手一挥,说:“那就便宜你了。”

  高恙狗腿的替她捏肩捶背,不忘偷偷摸摸往嘴里塞一块肉骨头。

  朝奉回来的时候,这两人已经走了,空气还残留着排骨汤的香气。

  季郁蜷缩在沙发上,头发遮住半张脸,正睡得香甜。

  他摸了摸季郁的脸颊,正欲拦腰将人抱起来,沙发上的小姑娘却已经被惊醒,缓慢的睁开眼睛。

  “朝奉。”

  “恩。”

  她揉揉眼睛,从沙发上坐起来:“几点了?”

  “十一点。”

  “怎么这么晚?”

  “处理明天的事。”

  季郁眼睛一亮,睡意散去大半。

  “所以明天你可以不用去军区?”

  “恩。”

  她雀跃欢呼,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扑进朝奉的怀里。

  “说话算话。”

  “算话。”

  “不许反悔。”

  朝奉垂眸看她半晌,笑了笑:“不反悔。”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