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53. 求生的潜能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3. 求生的潜能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3 07:20 字数:2063

  季郁冻得嘴唇发紫,蜷缩着躺在地上,头发遮盖住大半张脸。

  肚子被人力道不轻的踢了一脚,似是毫无知觉,躺在那一动也没动。

  男人有点心慌,蹲在地上伸手往季郁的鼻尖下探过去。

  他身上背着一家老少的命债,并不在意季郁的死活,只不过还有利用价值罢了。

  气息微弱,好在还活着。

  滑雪场入口传来雪地里的一声急刹车,薛二乐跟葛优对视一眼,连忙跟了出去。

  “朝奉。”

  “往哪个方向去了?”

  葛优抬手一指,朝奉危险的眯起眼睛。

  他把车钥匙扔给薛二乐,对他们说:“在这等着,给警方带路。”

  “那你呢?”

  朝奉绷紧唇,穿上滑雪鞋往雪场走。

  他没回答,而是匆匆留下一句:“分散人群,快点。”

  葛优郑重点头,去滑雪场入口的小亭子那敲了敲窗户。

  老板从里面探出头,皱眉看着她:“有什么事?”

  “里面有人被劫持。”

  老板眉皱的更深了,他觉得这姑娘脑子可能有问题,那种电视剧才会出现的情节,怎么会发生在现实生活中。

  但很快,他就妥协了。

  因为葛优朝他比了个八的手势,她在告诉他,歹徒手里有枪。

  老板被吓出一身冷汗,顿时信了她的话。

  ......

  季郁尽可能减少体温流失,大脑飞速运转。

  男人手里有枪,她只是个初学者,想要依靠脚底踩着的滑雪板安全逃离,简直是痴人说梦。

  葛优已经发现了她,朝奉最快大概四十分钟能赶到。

  她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表,三点零七分。

  已经过去十分钟,男人等得有点焦虑,在原地不停徘徊。

  季郁拨开脸上的头发,在心里盘算着时间,一双杏眼冷冷盯着他手掌握住的那把枪。

  这是形势运转的关键,如果,那把枪在她手里......

  不对。

  不可能的。

  男人在暴走的边缘,大脑不够清醒的情况下,她稍微有点动作,那把枪定会第一时间打爆她的头。

  她需要一个契机。

  能转移男人的视线,替她拖延一段时间。

  她脚下的滑雪板,就是当下最有利的武器。

  但,她怎么才能够让他从自己的身上转移视线。

  季郁默不作声的观察着四周,男人警惕的盯着她,一双眼睛泛着冰冷的杀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朝奉顺着葛优手指的方向,快速往前方滑动。

  季郁第一时间发现了他。

  男人重新举起枪,却不是对着季郁。

  “放了她。”

  “我要的人呢?”

  “在来的路上。”

  同一时间,朝奉动了。

  他抬腿往季郁的方向走,男人暴喝一声:“别动!”

  季郁以最快速度从雪地爬起来,举着滑雪板拼尽全身力气,径直打向男人的后脖颈。

  男人一个踉跄,枪失手掉在雪地里。

  她被冻得时间太久了,那一击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男人第一时间弓身捡起枪。

  他把枪口对准了身后的季郁。

  手指扣动扳机。

  朝奉一脚踹到他的后背,子弹偏离本来的方向,擦着季郁的胳膊呼啸而过。

  警笛在不远处响起,由远至近,预示着某种结局。

  季郁眼中的戾气骤然汹涌,她被冻得手脚发麻,已经感知不到任何疼痛。

  男人一枪未中,很快又重新抬起手臂。

  朝奉不给他扣动扳机的机会,抬腿踢他手腕,快狠准。

  生死攸关,最能激发人求生的潜能。

  季郁猛地将男人扑倒在地,双手拼了命的摁住他握枪的那只手。

  朝奉一脚把枪踢飞。

  季郁狠狠吐出口气,有了生命保障,她再也不用提心吊胆。

  “我他瑪叫你横!”

  季郁血液沸腾,腥红着眼。

  男人闷哼一声,捂着肚子在雪地里打滚。

  “够了够了!”

  朝奉抱住还要抬腿的季郁,在她耳边轻哄着:“结束了,别怕。”

  他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比自己受伤的时候还要胆颤心惊。

  一群人姗姗来迟,看着地上已经被制服的男人,有点缓不过神来。

  葛优顺着雪地里的血液寻找来源,惊叫一声:“季郁,你受伤了!”

  薛二乐心头猛跳。

  朝奉冲他大吼一声:“愣着干什么?衣服拿来!”

  几个警察上来给罪犯戴上手铐,拖着他往出走。

  季郁嘴唇青紫,头晕目眩的靠在朝奉怀里。

  下一秒,她被他打横抱起。

  ......

  医院里,季郁彻底陷入昏睡。

  她被主治医生用双氧水清洗伤口,碘伏消毒后,开始缝合。

  季茹慧与朝妈妈匆匆赶到,还没进病房,就见朝奉颓废的坐在椅子上抽烟。

  “怎么样了?”

  季茹慧迎上前,焦急的询问。

  天知道,她电话里听说季郁被罪犯挟持,受了枪伤,这会儿还在医院治疗时,有多担惊受怕。

  季郁要有个三长两短。

  她可怎么跟老哥老嫂子交代。

  朝妈妈下手不轻的在儿子脑袋上打了一巴掌,也冷了脸:“你慧姨跟你说话呢,到底怎么回事?”

  朝奉抿抿唇,生生受了这一巴掌。

  “子弹刮破手臂,医生在里面缝合。”

  “没中弹?”

  朝奉点头,说:“没有。”

  季茹慧松了口气,又是哭又是笑的,直说季郁这孩子命大。

  朝妈妈拍了拍她的肩膀,知道她这是无处发泄,强颜欢笑,这事放谁心里都不舒服。

  “郁郁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你别担心。”

  未等季茹慧反应,病房的门开了。

  三人焦急的迎上前,朝妈妈问:“医生,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注意别让伤口发炎,醒了就能出院。”

  “谢谢医生。”

  “对了,病人失血过多,身体虚脱,最好在家里好好养上一段时间。”

  “好,麻烦您了。”

  话音刚落,季茹慧迫不及待的冲进病房,见季郁白着一张小脸,毫无生气的躺在那,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朝妈妈温柔的摸了摸季郁的小脑袋,叹了口气。

  “妈,慧姨,你们回去吧。”

  “再等等。”

  “这里有我呢,季郁醒了,我就把人给您带回去。”

  朝妈妈也跟着劝慰:“咱先回去熬点鸡汤,等季郁醒了,给她补补身体,在这待着也是待着,又帮不上什么忙。”

  季茹慧看了眼季郁,终是点点头。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