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52. 雪地里遇险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2. 雪地里遇险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3 07:00 字数:2071

  季郁掩耳盗铃的选个离公寓远一点的小区。

  她把发财留在公寓,让高恙夫妇照顾着,自己乐得清闲。

  这场雪,来的比往年早一些。

  而孟勋从修草工变成了清雪工,他安分守己,尽职尽责。偶尔遇上季郁,也只是笑着跟她攀谈几句,从不越距。

  季郁开始时对他那点怀疑,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是碰巧吧,她想。

  葛优与薛二乐的关系突飞猛进,两人似乎比过去更亲近了。

  这一点,季郁衷心的替葛优感到高兴。

  她想到她姑对朝奉的态度,从始而终,没有因为她搬出去住而有半点松缓。

  空气传来一声微不可查的低叹。

  “季郁。”

  “啊?”她从椅子上站起来。

  女教授板着脸,语重心长训斥她:“上课时间走神,你漏听掉多少重点知识,都是以后想补都补不回来的。”

  季郁有点心虚,受教点头。

  等她坐下,后座葛优凑上来,压低声音问:“季郁,你有心事?”

  薛二乐目不斜视,耳朵却诚实的竖起来。

  于是,他听见季郁说:“我搬出去住了。”

  薛二乐笑得满脸幸灾乐祸,终于忍不住扭头对的季郁说:“你们俩吵架了?”

  “你在把牙露出来试试?”

  季郁本来就不爽,见他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就更不爽了。

  薛二乐好不容易止住笑,对身后的葛优提议道:“下午没必修课,咱旷课吧?”

  葛优狐疑的看着他,问:“你敢旷老头的课,你不是最怕那个老头吗?”

  薛二乐鼻腔里哼笑一声,死鸭子嘴硬:“我怕他干什么?去还是不去?”

  葛优跟季郁对视一眼,齐齐点头。

  “去!”

  意见统一,达成共识,说去就去。

  季郁没有滑雪经验,站在偌大的滑雪场,傻了眼。

  薛二乐肩膀撞她一下,笑着问:“怕了?”

  “做梦呢?”

  季郁往身上套滑雪服,视线一转,葛优望着不远处的方向,眼珠子动也不动。

  “你干嘛呢?”

  葛优稍有回神,摇摇头。

  “没事,可能是我想多了。”

  季郁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薛二乐穿戴好装备,站起来往葛优肩膀上一拍,大咧咧的说:“等会儿看着点季郁,别让她跟咱走散了。”

  “你这是看不起我?”

  葛优难得没跟季郁站线,郑重其事的点点头。

  季郁觉得有点奇怪,具体哪里不对劲儿,她一时也说不清楚。

  薛二乐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他上一秒还叮嘱葛优照看着季郁,下一秒就不见了踪影。

  季郁笑骂:“豿东西。”

  葛优心不在焉的往雪场的方向看,被季郁握住了一只手。

  “别怕。”

  她低声安抚,像一剂良药。

  葛优沉重的呼出一口气,半晌,点了点头。

  “你跟着我,别走散。”

  她滑雪的速度不快,季郁被她牵着手,逐渐适应了这种速度,耳边是疾驰的冷风。

  葛优警惕的查看着四周的动静,欢声笑语,一片其乐融融。

  原本站在那个位置的男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松一口气,还好,或许是想多了。

  季郁被她带着绕大圈,很快不满于这种程度上的速度,挣扎着想要脱开她那只手。

  葛优笑了笑,没阻拦。

  “你小心点。”

  季郁拍拍胸脯保证,往薛二乐的方向追去。

  整个世界都是白皑皑的颜色,很纯粹,不掺杂一丝杂质。

  季郁揉了揉眼睛,有点看不清前方的路。

  她减速,逐渐停下来,放弃追逐前方的一道黑影。

  耳边骤然传来瑟瑟风声,她眼前模糊不清,只能隐约分辨那道人影踏着滑雪板疾驰而过,停在她的背后。

  随之,腰间抵住一把枪。

  季郁对这种东西并不陌生,她曾经拿在手里颠过分量,也感受过子弹通过弹道射出去的震撼。

  “你是谁?”她声音发颤。

  季郁甚至来不及看清那张脸。

  葛优很快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她穿过人群,隐约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

  她瞳孔一缩,心快要跳到嗓子眼。

  “别动,什么也别做,跟我走。”

  “好。”

  季郁甚至乖顺的把手机交给他,听话的朝着雪场更深处滑动。

  葛优躲在人群中,目送季郁渐行渐远的身影,狠狠骂了一声:“操!”

  她急匆匆寻找薛二乐的身影,一边往滑雪场的入口靠近,只有那里才会有信号。

  第一反应不是报警,而是打电话告诉朝奉。

  那头嘟嘟声响了三秒,被对方接起。

  “喂?”

  “我是葛优。”她声音发抖,“季郁被挟持了,我们在北川滑雪场,那人手里有枪。”

  朝奉简直要疯了。

  他打季郁的手机打不通,本想着提醒他,十几年前的那场谋杀案有了眉目,凶手夜潜北川市,手里有枪。为了不惊动市民,这次行动秘密进行。

  他想让季郁放学后乖乖回来,却没想这么快就出了意外。

  “等我。”

  扔下两个字,他甚至来不及换衣服,就这么穿着衬衫,急急忙忙去开车。

  季郁冻得手脚没有知觉,腰上那把枪上了膛,男人解锁她的手机,翻出朝奉的手机,拨通过去。

  那头秒接。

  “你在哪儿?”

  “中尉,别紧张。”男人笑了声,“我还没打算伤害她,但如果你来的迟了......”

  朝奉脚踩油门,把车速提到极限。

  “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马上就到。”

  “我要见袁昕。”

  他不假思索,一口答应:“可以,我要听见季郁的声音。”

  男人把手机开扩音,季郁扯着嗓门喊:“朝奉,我没事儿。”

  “别反抗,等着我。”

  “好。”

  “务必保证自己的安全。”

  “......”她眯眼看着身后的男人,半晌:“好。”

  不反抗?

  她怎么可能不反抗。

  季郁垂着头,眼中一片腥风血雨。

  “他好像很在意你?”

  “......”

  “恩?”

  “我姑姑托他照顾我,我要是有了什么事,他没法跟我姑交代。”

  男人明显不信,粗鲁的抓着她头发,逼迫她跟自己对视。

  “有这么简单?”

  季郁“嘶”了一声,放软态度:“疼。”

  “别给我耍花样!”

  他恶狠狠的沉声威胁,猛地松开手。

  季郁一个踉跄,直直摔进雪地里。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