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51. 友谊的标志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1. 友谊的标志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2 09:00 字数:2046

  自此后,温然有了夜不归宿的理由。

  高恙没自觉的继续在朝奉的公寓蹭吃蹭喝,过去冷清清的公寓,一下子热闹起来。

  转眼,就过去两个月。

  这是北川今年下的第一场雪,放眼望去,漫天都是纯粹的白色。

  季郁站在院中,伸展懒腰。

  “季郁。”

  她回头,拳头大的雪球落在她身上,很快散开。

  温然笑着躲在高恙背后,措不及防,被朝奉一把推进雪堆里。

  季郁笑着加入这场战争。

  四人到最后筋疲力尽,季郁倒在雪地里,也不嫌冷,就这么眯着眼睛晒太阳。

  她脑袋枕着朝奉的胸膛,双手交叠,放在肚子上。

  耳边传来鞋子踩进雪地的声音。

  高恙与温然对视一眼,温然一脸疑惑。

  “季郁。”

  他这会儿也不叫小嫂子了,傻愣愣的看着来人,替他奉哥忧心。

  季茹慧其实有一阵子没来看季郁了,她觉得朝奉把季郁照顾的很好,不需要她来探望,免得被误会朝奉照顾的不周到。

  可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平日不苟言笑的男人小心翼翼把季郁护在怀里,眉眼舒展开,笑得一脸温柔。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季郁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起来,跑到季茹慧身边。

  “姑姑。”

  季茹慧深吸一口气,抬腿往屋里走,扔下一句:“你跟我过来。”

  于是高恙知道,他奉哥没事,但他的小嫂子可能有点麻烦。

  朝奉依旧躺在地上,有点缓不过神来。

  季郁殷勤的替她姑姑拿拖鞋,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求助的目光望着窗外。

  “季郁。”

  “哎。”她老老实实不敢在乱看。

  季茹慧脸阴沉沉的,半晌,才出声质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忘了。”

  她说的是实话,但季茹慧却觉得小姑娘在敷衍她,脸更沉了。

  “你把姑姑放在什么位置?”

  季郁低着头,不吭声。

  季茹慧敲了敲茶几,说:“不能逃避问题,回答我。”

  季郁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姑姑问的问题太深奥。

  季茹慧努力平复心中的怒火,她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发生。

  “季郁。”她板着脸,叫季郁的名字,“你这样,会让姑姑很难堪。”

  季郁错愕的抬头,对上她姑姑的眼睛。

  想了一会儿,她明白了。

  她姑姑是害怕朝家觉得自己高攀,配不上朝奉,在为她感到担心。

  “姑姑。”她说,“你得试着相信我。”

  季茹慧没有过多跟季郁讲大道理,她了解季郁的性格,像了解她的父母一样,所以她并没有指望季郁能就此放弃朝奉,对他敬而远之。

  一番谈话,季茹慧最终妥协。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对季郁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暂时搬出去住,其他的以后再说。”

  朝奉没往屋里看,他相信季郁能解决。

  “奉哥,你怕不怕?”

  于是高恙接到他奉哥一个“嘲讽”的眼神,像是在嘲笑他的杞人忧天。

  季茹慧从公寓里走出来,看都没看朝奉一眼,抬起倔强的头颅往外面走。

  “慧姨,我送你回去。”

  季茹慧摇头拒绝,不忘回头警告的看了一眼季郁。

  朝奉突然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季郁哭丧着脸,对他说:“朝奉,我要搬出去住了。”

  朝奉抿抿唇,不爽的瞪着她。

  上一秒,他还信誓旦旦的觉得这种小事季郁自己一个人可以应付,但下一秒,对方就无情的扇了他一巴掌,告诉他这种想法有多愚蠢。

  高恙别过头,掩饰眼中的幸灾乐祸。

  温然一脸认真的走到季郁面前,说:“那你到我家来住吧。”

  高恙顿时笑不出来了。

  他语重心长的教训温然:“你不能这样对我。”

  季郁完全没放在心上,她在纠结要不要继续住在这里,反正她姑姑总不能二十四小时过来监督她。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朝奉想了想,对季郁说:“我明天带你去找房子。”

  一瓣雪花落到季郁的眼角,晶莹剔透,煞是好看。

  她伸手拂去眼角的冰凉,点了点头:“好。”

  这场雪,像是在见证他们的第一次分别。

  季郁一整天都神色恹恹的打不起精神,她窝在沙发上摆弄手机,对一旁不停献媚摇尾巴的发财置之不理。

  “小嫂子,吃饭了。”

  季郁没什么胃口,但还是锁屏手机,从沙发上坐起来。

  高恙给温然夹了块排骨,浑然不在意的安慰她:“不让你住这儿,奉哥可以搬到你那去,反正都一样。”

  季郁眼睛亮了亮,对啊,反正她姑没说不能住一块,只是让她搬出去。

  朝奉眸子染上一层笑,揉了揉她的发梢:“别不开心了,好好吃饭。”

  季郁瞬间满血复活,她心情好的给发财挑了块精瘦的排骨,扔在地上。

  发财鼻子嗅了嗅,嫌弃的跑到男主人脚边。

  季郁:“......”賎狗!

  一直到了晚上,这场雪才逐渐停歇。

  季郁穿着季茹慧送来的羽绒服,戴着厚厚的棉帽,领着温然出门散步。

  她嘴里吐出来的烟跟哈气混合到一起,鼻尖冻得通红:“真冷。”

  温然两只手塞进口袋里,说:“我都习惯了。”

  身后一串脚印,那是见证她们友谊的标志。

  半个小时后,两个男人迟迟等不到她们回来,相互对视一眼,亲自出门去接人。

  这一晚,季郁趴在朝奉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入眠。

  ......

  再次睁眼,男人笑吟吟的摸着她的头发。

  季郁扔掉她肚子上的那只大手,突然想起来,她今天似乎要出去找房子。

  眸光暗了暗,她其实并不怎么希望离开这里。

  这是她跟朝奉开始的地方。

  但朝奉没有给她太多时间伤感,而是拍了拍她的后背,催促道:“起床,快点。”

  季郁心中还残留着一丝侥幸。

  很快,她的这种想法如数破灭。

  因为她接到了她姑姑打来的电话,那头语气不怎么好,但还是顾虑到小姑娘的颜面,用商量的口气,提醒他必须从朝奉的公寓里搬出去。

  季郁佯装痛苦的咬牙应允,挂断电话后,扑进朝奉的怀里眉开眼笑。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