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50. 这什么破车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0. 这什么破车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2 08:49 字数:2072

  车开到半路,抛锚了。

  朝奉一脚把高恙踹下去,叫他修车。

  温然长这么大还没夜不归宿过,她有点紧张,心绪不宁的给家里打了电话。

  许是她家的一锅出太忙了,她老娘没接到宝贝女儿的电话。

  高恙重新拉开车门,一屁股坐进来。

  “我修不好,先找个地方住下吧。”

  季郁软趴趴靠在朝奉身上,说:“你这什么破车?”

  高恙无辜的摇摇头,他这车开好些年,从来没出过差错。谁知道好巧不巧,偏偏这个时候抛锚了。

  “这附近有旅馆吗?”

  “不知道。”

  他把视线对准温然。

  对方抬手给他一巴掌,力道不轻,毫不客气:“你看我干什么?”

  好吧。

  高恙灰溜溜收回视线,扭头看他奉哥。

  朝奉从季郁身上抬起眼帘,四周环顾一圈,往右边指。

  稀疏的几间平房,公路两侧空旷,偶尔驶过几辆车,没有驻留。

  “这......什么地方?”

  朝奉掀眼皮,嗤一声:“你有别的选择?”

  高恙还真没有。

  他任命从车里跳下去,到后面推车。

  温然想了想,也推开车门下去了。

  季郁从朝奉身上爬起来,推着他:“你也下去帮忙。”

  ......

  四人满头大汗,累的气喘吁吁。

  他们身处于北川与邻城的交叉点,是个小镇,一眼能看到尽头。

  只有一家旅馆。

  季郁抱着发财率先进店,扑鼻而来一股潮湿的气味。

  老板看都没看发财一眼,笑眯眯的迎上前。

  “几位,住宿吗?”

  季郁夸张的捏着鼻子,佯装嫌弃道:“这味道也太大了。”

  老板精明的眼睛冒着光,视线在几人身上来回扫视,又定格在季郁身上。

  “你要几间房?”

  季郁没急着答,而是回头去看温然。

  温然脸一红,伸出三根手指。

  季郁若无其事收回视线,说:“两间。”

  温然:“......”

  老板对此视若无睹,这种情况他见得多了,早就免疫了。

  “住几天?”

  “大概一两天。”

  老板去吧台拿两串钥匙,递给季郁。

  季郁瞪着他,没伸手去接。

  “二百一天,供早餐。”

  她摇头,伸出一根手指:“一百,不用供早餐。”

  高恙差点笑出声,凑近朝奉身边,压低声音:“我总算知道她为什么给狗起名叫发财了。”

  老板觉得这买卖不划算,又看了眼季郁。

  对方是铁了心,价格如果不满意,大概扭身就走了。

  他没看见门口那辆suv孤零零的停在外面,其实已经抛锚了。

  “一百五。”

  季郁点头,“成交。”

  朝奉掏钱包付钱,领着季郁率先上楼。

  季郁回头,扔给高恙一串钥匙,看都没看温然。

  这两人之间的猫腻,瞎子才看不出来呢。

  温然后来接到她老娘的电话,被她老娘骂的狗血淋头,咬着牙听完,才心事重重的挂断电话。

  高恙有点心软,他看小姑娘要哭不哭的样子,终是忍不住化为一声感叹。

  “我明天送你回去,会跟阿姨解释。”

  温然一听,顿时就哭了。

  她本来没提到高恙,他要真给她送回去,明明挺清白的两个人,到她老娘眼中就变得不清白了。

  高恙见她哭,立马就慌了。

  手忙脚乱的好不容易把人给哄好,小姑娘缩他怀里,睡得香甜。

  高恙在这一晚失眠了,他闻着潮湿的气味,看着天花板,心脏跳动的厉害。

  他捂着胸口,有点懵。

  隔壁传来木板床吱呀吱呀晃动的声音,他脸一垮,强迫自己忽略那道声音。

  而实际上。

  季郁虽然不喜欢这里的环境,但她很喜欢房间里的那扇窗。

  所以她大半夜不睡觉,硬拉着朝奉起来搬床。

  木板床吱呀吱呀的挪动到窗户下,季郁心满意足的躺上去,窝在朝奉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隔天,下了场小雨。

  北川的秋季似乎雨水特别盛茂,频繁的像是家常便饭。

  高恙顶着一双黑眼圈,心事重重的领着温然下楼。

  季郁翘着二郎腿,正一口一口吞着包子。

  见这两人出来,无比自然的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温然,过来坐。”

  她不久前才知道小闺女的名字,叫温然。

  高恙不得不佩服他小嫂子的脸皮,自愧不如。

  温然听话的坐她身边,抬手拿了个包子,咬了一小口。

  “好吃吗?”

  温然点头,笑了声。

  看出她心情不好,季郁忍不住看向高恙。

  “小嫂子,你看我干什么?”

  “你惹她了?”

  高恙连忙摇头,说:“我哪儿敢呐。”

  季郁狐疑的盯着他,明显不信。

  “可能是担心回去后被骂吧。”

  然后,季郁就懂了。

  原来温然并没有表面那么放得开,至少她在她老娘的眼中,是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

  季郁讲义气的递给她一个包子,拍胸脯跟她保证。

  “安心,这事就交给我。”

  温然想到季郁的三寸不烂之舌,死的都能给说成活的,立马信了她的话。

  上午,高恙打电话找人来修车。

  季郁无所事事,到吧台找老板买了一杯温牛奶。

  她不抱什么希望的抿了一口,意外好喝。

  于是季郁把剩下的大半杯牛奶都喝进嘴里,腮帮子鼓起来,像一只河豚。

  三两口下肚,胃里暖烘烘的。

  高恙在外面试车,温然进来叫季郁。

  “我们能走了。”

  季郁的行李箱还在旅馆,委托葛优帮她带回北川,四个人谁也没有行李箱,她肩上背着包,连收拾都不用收拾,直接拉车门一屁股坐进去。

  朝奉懒洋洋的枕着手臂,闭眼假寐。

  季郁爪子不老实的往他衣服里伸,他睁眼,按住作乱的那只手。

  发财蜷缩在朝奉脚下,乖巧的不像一只哈士奇。

  他目光灼灼的盯她半晌,凑上去在她唇边嘬了一口。

  “你嘴里有味道。”

  “什么味?”

  “奶味。”

  季郁哼笑一声,说:“你属狗鼻子的?”

  朝奉手臂往她肩膀一拦,搂着她重新闭上眼。

  “恩。”

  下了高速,高恙驱车给温然送到家门口,季郁抬脚跟了上去。

  她没诓骗温然,温老娘被她哄的笑容不断,深明大义的放过了温然这次夜不归宿的行为,还顺带提醒季郁,如果有下一次,提前打个电话就成,不用亲自上门来解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