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49. 好像走错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49. 好像走错了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1 12:39 字数:2065

  下午,旅馆停了辆suv。

  从里面下来一男一女,男的牵着条狗,慢悠悠地往里面走。

  吧员皱着眉把这两个人拦门口,指了指墙上的住宿牌。

  上面写着:

  1. 请妥善保管自己的行李物品。

  2. 一切损坏按价赔偿。

  3. 不准携带宠物。

  高恙从头看到尾,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美女,我不住宿。”

  吧员对他的献媚无动于衷,冷着脸说:“找人也不行。”

  高恙耸耸肩,转身把狗锁车里。

  他没急着上楼,掏手机给季郁打了通电话。

  季郁头发还没吹干,吹风机噪音淹没床头柜嗡嗡震动的手机。

  她坐窗台上,头一低,眯了眯眼睛。

  “你怎么在这?”

  高恙举着手机抬头往上看,乐了。

  “我来找你们啊。”

  “没说你。”

  那就是说他身边站着的小闺女了。

  季郁努努嘴,问:“你们俩什么时候厮混到一块的?”

  算起来,这是温然跟季郁的第三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她看中季郁的性格,互相加了微信。

  第二次见面,她作为朋友免费送季郁一打六瓶啤酒。

  第三次见面,她拐了季郁男朋友的好哥们,与她更近了一步。

  温然暖融融的笑起来,她长得甜美,是那种什么都不用说,就很容易给人引起好感的姑娘。

  “季郁,我大老远跑来找你,你就让我站楼下吹冷风啊?”

  季郁翻了个白眼,从窗台下来,亲自出门接人。

  高恙见她出来,笑着招手。

  “小嫂子。”

  “发财呢?”

  高恙抬手往车里一指,说:“不让带,我给锁车里了。”

  季郁点点头,要老板她还能跟人打个商量,吧员是个打工的,说了不算,她没必要为难人家。

  温然乖巧的站在高恙身边,她不在店里的时候,性子其实并没有那么欢脱。

  季郁一把扯过她的手,拉着往楼上走。

  “哎,小嫂子,你等我一会儿。”

  温然回头看着高恙,问牵她手的季郁:“发财在车上没事吗?”

  季郁一脸莫名其妙:“又不是我的车。”

  高恙:“......”

  所以他到底是来干嘛的?

  ......

  晚上,朝奉一推门。

  三张熟悉的面孔,围坐成一团,其中季郁脸上的纸条贴的最多。

  好嘛。

  当着他这个人民解放军的面,公然聚众(哔哔)。

  季郁扭头看他,眼睛一亮,光着脚就往他身上扑,旁若无人。

  “朝奉,你回来了。”

  “恩。”

  她脸上密密麻麻贴着纸条,遮住大半张脸,看起来有点滑稽。

  “这两个人合伙欺负我,你得帮我。”

  朝奉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了声:“别玩了,出去吃点东西。”

  季郁眨眨眼,点头。

  隔壁薛二乐跟葛优都不在,季郁放任他俩不管,跟着朝奉出门。

  高恙低头在温然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小姑娘眉一挑,看着朝奉的背影,眸中尽是笑意。

  她其实有点羡慕季郁。

  ......

  一个星期转眼就过去,季郁坚持每天去福利院给老人打针,陪伴她两个多小时。

  今天是实习的最后一天。

  她看着窗外,有点心不在焉。

  老人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苹果,伸到季郁眼前。

  “孩子,吃一个吧。”

  季郁没拒绝,接过来咬一口,酸酸甜甜的,顺着喉咙进了胃。

  “奶奶。”

  老人看着她,温和的笑了。

  “哎。”

  “我明天就要走了。”

  老人怔了怔,半晌,叹口气:“路上小心,别跟同伴走散了。”

  季郁郑重点头,说:“我有空就来看您。”

  瓶子里的滴液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一点点顺着输液管流淌,混合着血液。

  季郁轻手轻脚的替老人拔针,整理背包,准备出门。

  “孩子,你等一下。”

  她重新回到床边,看着老人从柜里掏出一袋小饼干,递给她。

  “路上当零嘴吃,别饿着。”

  话里话外透着关心,也不枉与季郁相识一场。

  她心里清楚,等回去以后,或许再也见不到这个慈祥的老人了。

  那张诊断书像是一根刺,深深扎进了季郁的心里。

  她忍着眼眶的酸涩,接过老人递来的塑料袋,点了点头。

  “奶奶,那我走了,您保证。”

  季郁眼眶泛红,头也不回。

  老人站在福利院的门口,笑着朝季郁招手。

  季郁没忍住,终是回过头,那一眼,潸然泪下。

  这里住着的每一个老人,都有他们自己孤独的灵魂。

  suv停在福利院的对面,发财从窗户里钻出个脑袋,拼了命往她的方向使劲儿。

  季郁胡乱抹了把眼泪,低着头钻进后座。

  下巴被一只手指托起,她对上朝奉审视的目光,有点难堪。

  “你松手!”

  “哭什么?”

  季郁没吭声,目光望着窗外。

  高恙惊讶的回过头,被朝奉不客气的踹了一脚。

  “看前面。”

  “我有分寸。”

  发财两只爪子搭在季郁的腿上,季郁被它挠的有点痒,不由得笑了声。

  “什么时候回去?”

  朝奉看着他,没答。

  高恙不敢在回头,试探着问:“要不,就现在?”

  季郁被他说的有点心动,掏出手机准备给葛优打电话。

  朝奉没拦着,说:“车里装不下六个人。”

  “薛二乐有车。”

  她说完,电话也接通了。

  那头有点吵,葛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过了会儿,才安静下来。

  “季郁。”

  “帮我把房间退了。”她说,“我要回北川。”

  葛优愣了愣,没想到她这么快回去,半晌才出声:“好。”

  挂断电话,薛二乐跟着凑上来。

  “什么事?”

  “季郁回北川了。”

  他沉默一瞬,又若无其事的笑了声:“那咱们在多玩几天。”

  葛优装没看见他眼中的深沉,点了点头。

  “也好。”

  ......

  季郁喂发财吃了几块小饼干,抬手往朝奉嘴边送。

  他嫌弃的蹙着眉,别过头。

  季郁笑了声,浑然不在意的往嘴里一扔,稳稳接住。

  “挺好吃的。”

  朝奉倪她一眼,说:“恶心。”

  “谁恶心?”

  “狗。”

  “它口水没沾上。”

  “恶心。”

  高恙笑眯了一双眼,温然坐在副驾驶,眼睛盯着高速两边看。

  “还要多久?”

  “不知道。”

  “?”

  高恙摸了摸鼻子,说:“好像走错了。”

李初瞳 说:括号里的哔是防和谐,大家能看懂就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