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48. 当买个教训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48. 当买个教训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1 10:34 字数:2050

  朝奉为了季郁的清誉,到晚上在她隔壁又开了一间房。

  季郁对此并不放在心上,明眼人都能看出她跟朝奉之间的关系,他这样做无异于掩耳盗铃。

  说到底,都是在乎她的声誉。

  小姑娘脸皮薄,一点风言风语都能郁闷个好几天,朝奉难得细心,却被某个没良心的小东西给嫌弃了。

  隔天,季郁接到陌生老人的电话。

  她难得正儿八经的把什么事放在心上,收起平日那副吊儿郎当,满怀心事的背着包出门了。

  与之前薛二乐凑上来给她练手不同,对方是个真正的病人。

  计程车停在一处环境清幽的小区,季郁抬腿往里走,道路两侧的柳树成荫,柳枝垂在地上,风一吹,零零散散掉落几片树叶。

  老人站在门口,头上是福利院的牌匾。

  季郁迎上前,笑着同老人打招呼:“您好,我是北川医学院的实习生,我叫季郁。”

  那是个笑容很和蔼的老人家,她弓着身,手里拿着拐杖。

  “麻烦你了,孩子。”

  季郁鼻子有点发酸,她搀扶着老人往里面走。

  一厅一卫,没有空余空间,房里摆放的东西一目了然,收拾的整整齐齐,很干净。

  她余光瞥到桌上放着的几瓶滴液,还有兑药用的针管。

  “奶奶,有医生开的诊断吗?”

  老人有瞬间的迷茫,半晌,笑了声:“都在里面呢,年龄大了,记性也不好。”

  季郁从包装塑料袋里翻找处出那张诊断书,手一抖,又若无其事的拆针管开始兑药。

  一切准备就绪。

  她手脚麻利的替老人绑上压脉带,老人过于消瘦的原因,手背血管凸起,很明显。

  季郁一次成功。

  她心里沉甸甸的并没有因此舒缓。

  老人平躺着,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护工轻手轻脚的从门外走进来,她看了眼季郁,客气道:“小姑娘,这里有我看着就行,你走吧。”

  季郁摇摇头,压低声音:“没事儿,我闲着也是闲着,您忙您的。”

  护工没跟她客气,需要照顾的老人不止里面的一个,有季郁帮忙,她反倒能松口气。

  目送她离开,季郁重新打量着老人。

  睡着时很安静,眉头皱着,呼吸均匀,一只手紧紧揪着薄被。

  很没有安全感吧。

  家人都不在身边。

  季郁看着窗外,微微出神。

  她陪伴老人两个多小时,直到她把几瓶滴液输完,才轻手轻脚的拔针。

  老人没醒,依旧睡着。

  季郁背上包,推开门走出去。

  一抬头,门口站着个中年女人。

  她似乎有些犹豫,站在门口徘徊不定,见里面出来个小姑娘,怔了怔。

  “你是?”

  季郁看着眼前的陌生女人,说:“我是上门静点的实习生。”

  “实习生?”

  女人皱眉打量着季郁,看起来挺小的,也不知道成年了没有。

  这种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就能给人上门静点?

  哦,不对。

  她刚才说自己是实习生?

  女人瞪着眼睛,撇下季郁去找护工。

  走廊里,两个中年女人不停争论。

  “我母亲年纪大了,你怎么能让个实习生过来给她打针?”

  护工别提多憋屈了,她正照顾着老人,就被这个不讲理的女人叫出来,半点都不客气。

  “这是老人自己的决定,我们无权干涉。”

  女人冷笑一声,说:“少给我讲大道理,我告诉你,这种事我不希望出现第二次。”

  她把视线对准季郁,抬高声音:“还有你。”

  季郁危险的眯起眼睛。

  女人走到她面前,与她平视。

  “你不过就是一个实习生,没有走到护士的工作岗位,连毕业证都没有吧?”

  季郁阴恻恻看着她。

  “不说话?”女人似乎被气得不轻,“那就是让我说准了?”

  护工对季郁的印象还不错,忍不住插嘴:“你少说几句。”

  女人不依不饶的说:“跟你有什么关系?”

  季郁冷眼看着她,半晌,启唇道:“说完了?”

  她往前走几步,手指关节被按压,咯噔响了两声。

  “你要干什么?”

  季郁凑近些,嗅到她身上的香水味。

  “阿姨你年纪这么大了,怎么还用年轻人喜欢的牌子?”

  “你怎么说话的?”

  季郁瞪着她,眼中划过一抹讥讽。

  “秀娟。”

  “妈,你怎么出来了?”

  老人愧疚的看了眼季郁,柔声说:“孩子,奶奶对不住你,给你添麻烦了。”

  季郁眼中戾气散退,摇摇头。

  “没事儿,奶奶,您别放在心上。”

  “妈......”她一跺脚,“你怎么能帮着外人,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老人摇摇头,扯着她进了屋。

  一场闹剧,不少围观的人对中年女人指指点点。

  季郁笑了声,刚才怎么没人站出来?

  她背着包,没什么表情的往外走。

  晴空万里,秋风拂面。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道理谁都懂,看不透的不过是人心罢了。

  一条江水把邻城划分为二,回去的路上,计程车驶进一座桥。

  “师傅,您没走错吧?”

  司机师傅手指夹根烟,许是怕呛到小姑娘,忍着没点。

  “外地人吧?”

  “啊......”

  “来的时候没走桥?”

  “没有......”

  话点到为止,季郁想了半天,明白了。

  她一阵咬牙切齿,暗骂送她去福利院的司机不厚道,这么近的路程,非绕那么大一个弯,就为了多收几块钱?

  司机师傅见她神色不愉,笑了声。

  “就当买个教训。”

  季郁翻了个白眼,还不如不安慰她呢。

  计程车停旅馆门口,季郁道了声谢,抬腿往里走,心里想着给葛优提个醒,别跟她一样上当受骗。

  门敲了两声,里面没人应。

  她正欲转身回房间,耳边传来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薛二乐措不及防对上季郁的眼眸,有点怔:“季郁?”

  “我打扰你们了?”

  薛二乐没答,问她:“你找葛优?”

  “恩。”

  “她出去了。”

  季郁没问那他怎么在葛优房里,扭身就走。

  对别人的私生活,她不关心。

  薛二乐见她昨天还好好的,转眼间又是这副不冷不热的表情,猜想她应该不是跟自己置气,也就没不识相的舔着脸往上凑。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