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47. 我开玩笑呢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47. 我开玩笑呢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0 21:50 字数:2047

  目送季郁离开,薛二乐缓缓闭上眼。

  “知道你这叫什么吗?”

  林黛靠着门框,斜眼看他:“自作自受。”

  “你不一样?”

  “我没你那么下賎。”

  “是谁一听朝奉要来邻城,就巴巴跟来的?”

  林黛梗住,瞪着他。

  薛二乐不为所动,反正没在薛家,他也不需要跟她上演姐弟情深的戏码。

  ......

  季郁从酒店出来,掏手机给朝奉打电话。

  那头秒接。

  “季郁?”

  “啊。”她捋了捋头发,“你在哪儿?”

  朝奉似乎笑了声,鼻腔里传来一阵短促的气音,不太明显。

  “邻城。”

  顿了顿,又说:“我在邻城。”

  季郁笑得鼻子眼睛都挤一块,兜里摸根烟出来,咬着没点。

  “什么位置?”

  “你房间。”

  “怎么进去的?”

  “跳窗。”

  季郁抬手招了辆计程车,一屁股坐进去:“等我。”

  室内有些闷热,朝奉脱掉作战迷彩军装,赤条条去浴室里冲凉。

  葛优听见季郁的房间有声音,以为她回来了,忍不住爬起来去敲门。

  “季郁?”

  那头没声音,隔两分钟,门开了。

  朝奉裹着条浴巾,手肘撑住门框,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看,面露不悦。

  “你有事?”

  葛优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摇头:“没事,没事,打扰了。”

  房门“嘭”一声被甩上。

  楼下值班的吧员跑上来,见没什么异常,又噔噔噔跑下去。

  朝奉用浴巾擦干身子,叉着腿坐床沿上抽烟。

  一根烟抽完,门外又传来砸门声。

  他掐灭烟,眼珠子往门那看。

  “谁?”

  门外季郁捏着嗓子,娇滴滴的喊:“大哥,需要......”

  下一秒,门被推开。

  她眼中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掩饰,就这么对上男人阴恻恻的视线。

  “需要什么?”

  “啊......”季郁干巴巴笑了声,“我开玩笑呢。”

  朝奉扯着她手臂,把人往怀里带,顺手关上门。

  “需要。”

  季郁小脑袋拼了命往他怀里扎,脸色爆红。

  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今天算是见识过了。

  爪子不老实的戳了戳他的腰窝。

  “季郁。”

  “啊?”

  朝奉低头,扣着她的下巴,打量那双茶褐色的眸子。

  “我是你第一个客人。”

  “......”

  “也是最后一个。”

  “......”

  他俯身,在她唇上嘬一口。

  床单白的刺眼,季郁眼中起了雾,舒适的脚指头都蜷缩着,指甲勾勒着他肋骨的轮廓。

  “爪子老实点。”

  季郁抬脚踢他胸口,哼哼唧唧的跟只猫似的。

  他额头有汗,大手握着她一只脚,放在唇边不轻不重咬了口。

  季郁浑身颤栗,犹如身处云端。

  大起大落,她耳边是他喘着粗气,眼前似有一束白光,喉里发痒,几乎叫出声。

  他看穿她忍到极限,俯身堵住她的唇。

  床板吱呀吱呀响个不停,一直持续了很久,才隐约没了动静。

  季郁浑身瘫软,动也不想动,朝奉重新冲个凉,伸手来捞她。

  “去洗洗。”

  季郁半睁着眼,声音小的近乎听不见:“你帮我......”

  她被朝奉打横抱起,小心翼翼的放进浴缸里。

  他指肚摩擦着她的皮肤,一路延伸。

  季郁睁开眼,没挡着。

  “还有力气?”

  她翻了个白眼,摇摇头。

  一番折腾,天逐渐黑了。

  季郁趴他身上,整个人昏昏欲睡。

  “你怎么来了?”

  “加强治安,确保你们的安全。”

  “有这么巧的事?”

  他摸着她半干的长发,笑了声:“没有。”

  那就是特地为她来的。

  季郁肚子咕噜噜叫了两声,动静挺大。

  他翻了个身,把人重新放床上。

  “出去吃点东西,回来再睡。”

  季郁踢了踢腿,说:“你帮我穿。”

  他心里有分寸,哪能让她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小姑娘精明的很,吃准了这种时候他多半对她百依百顺,这是在变相撒娇呢。

  朝奉没管她,拿起衣服往身上套。

  作战迷彩军装比正常军装繁琐,长靴套在腿上,整个人意气风发,衣冠楚楚。

  季郁揉着眼睛,坐起身。

  “你这是真的?”

  “恩。”

  “给我看看。”

  朝奉把枪递给她,顺便拿起衣服往她头上套。

  两人很快穿戴整齐,开门往出走。

  季郁去隔壁敲门,里面没动静。

  她想了想,跟着朝奉下楼,从吧员口中得知,葛优已经出去很久了。

  两人并肩往外走,抬手招了辆计程车。

  “发财呢?”

  “家。”

  “高恙会照顾?”

  “恩。”

  季郁放下心来,没骨头似的靠他肩膀上。

  发财是季郁从花鸟鱼市场买回来的那只蓝眼哈士奇。

  夜幕降临,天空被霓虹灯照的通亮。

  朝奉牵着季郁的手,抬腿往市中心的步行街走。

  整整一条街,除了叫卖的小吃,就是各式各样的饭馆。

  他低头,问:“想吃什么?”

  “都行。”

  这答案太笼统,朝奉一时拿不准注意,领着她往里走。

  “邻城什么东西最好吃?”

  “小笼包。”他眼睛黑漆漆的似是泼了墨。

  季郁舔了舔唇,说:“那就吃小笼包吧。”

  他兜里摸根烟出来,点火抽了两口,递到她嘴边。

  季郁去接,他手一偏避开她的手。

  “幼不幼稚?”

  朝奉把烟重新递到她嘴边。

  季郁翻了个白眼,咬住烟嘴猛吸了一口。

  被呛住了。

  他嘴里含着烟没吐,人海人海中,俯身吻了上去。

  ......

  季郁是真的饿了,一屉小笼包三十个,她吃了三分之二。

  朝奉把剩下的那屉吃完,伸手去够她剩下的。

  季郁双腿搭他腿上,托着下巴看他吃。

  “朝奉。”

  “恩。”

  “你嘴边上有肉渣。”

  朝奉似笑非笑,捧着她的脸蹭了蹭。

  “还有吗?”

  “......没了。”

  他不上当,反将她一军。

  两人气质出众,男的俊女的俏,站在一块宛若神仙伴侣,吸引不少人频频侧目。

  回去的路上,季郁接到葛优电话。

  “你找我啊?”

  “啊。”季郁打了个饱隔,“叫你出去吃饭。”

  “跟朝奉一块?”

  “啊......”

  “算了吧。”葛优笑出声,“我才不跟着你们背后去吃狗粮。”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