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46. 谁先闹脾气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46. 谁先闹脾气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20 12:03 字数:2048

  邻城是个小城市,大概两个小时的车程。

  季郁与葛优并肩走前头,一人手里拖着一个行李箱,悠哉悠哉的不像是来搞活动,倒更像是来度假的。

  刚从火车站出来,门口一群叫卖的商贩。

  季郁揉着肚子,她早上没吃多少东西,这会儿还真有点饿了。

  “哎,季郁。”

  “啊?”

  “咱们班好像少个人。”

  “少谁?”

  葛优摇摇头,说:“不知道。”

  季郁翻了个白眼,抬腿往叫卖的商贩那边走。

  医学院公益活动的事提前一个星期就已经散播到邻城各处,实习生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手机畅通,都有些跃跃欲试。

  两人一组,四人一队。

  季郁上午无所事事,带着葛优四处闲逛。

  等到了中午,接到一条短信。

  陌生号码,只留了酒店位置跟门牌号。

  葛优脑袋凑上去,微微睁大眼睛:“这不太安全吧?”

  “怎么不安全?”

  “连个电话都没打,就一条短信。”

  季郁啼笑皆非,说:“现在是法治社会。”

  “总之不安全。”

  “那你跟我一块去?”

  葛优想了想,去隔壁翻找行李箱,拿个防狼喷雾出来。

  季郁笑得直不起腰,说:“看不出来,你防范意识还挺高。”

  “我妈准备的。”

  “那阿姨怎么没跟着一块来?”

  “让带家属吗?”

  “......”

  最终葛优软磨硬泡,终是把防狼喷雾塞进季郁的口袋里,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小心。

  季郁背着包出门,一抬头,烈日高照。

  是个好天气。

  她招手拦了辆计程车,给司机师傅报了酒店名字,对方眼都不眨一下,驱车往市中心开。

  到了酒店楼下,季郁眯着眼往上看。

  落地窗,窗户一个挨着一个,有的没拉窗帘,有的窗帘紧闭。

  前台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她抬眼打量着季郁。

  “住宿?”

  “找人。”

  “门牌号码多少?”

  “608。”

  小姑娘手一顿,又抬头看她一眼。

  “你认识我?”

  “不认识。”

  “那你看什么?”

  “没什么。”

  季郁嗤笑一声,问:“几楼?”

  “八楼。”

  她转身离开,身后那道视线又紧跟着追上来。

  电梯“叮”一声,停在八楼。

  季郁抬腿往里走,灯光幽暗,整个走廊都没有窗户。

  她穿着鞋踩在地毯上,走路连声音都没有。

  空荡荡的。

  四处充满着诡异。

  季郁站608门口,抬手敲门。

  “谁?”

  “上门静点。”

  她眼前骤然一束光,耳边是门声。

  “进来吧。”

  那是个背影很美的女人,头发扎成马尾,露出雪白的后脖颈。

  季郁眯了眯眼睛,觉得有点眼熟。

  “喝点什么?”

  “不用,谢谢。”

  话音刚落,女人转过身。

  季郁脸一沉,问:“你要打针?”

  “不是我。”

  林黛推开卧室,往里面一指:“是我弟弟。”

  薛二乐?

  季郁坐着没动,又问:“那你怎么会在这儿?”

  林黛靠门上,勾了勾唇。

  “你对我好像有敌意。”

  “咱俩又不熟。”季郁笑了声,“我对你有敌意干什么?”

  “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也不是很想。”

  季郁莫名想起前台小姑娘看她的眼神,有点懂了。

  以为她来捉姧的?

  啧。

  除非她吃饱了撑的。

  “季郁。”

  卧室里,薛二乐哑着嗓子喊她。

  林黛侧过身,耸了耸肩:“你还是先给我弟弟打针吧。”

  “他自己不会?”

  “他害怕。”

  季郁:“......”

  真他瑪丢人。

  她从沙发上坐起来,抬腿往卧室走。

  薛二乐虚弱的躺床上,眼睛眯成一条缝,脸滚烫。

  “你该去看医生。”

  “都一样。”

  季郁余光瞥到床头柜放着的注射药物,有点跃跃欲试:“不怕我把你扎成刺猬?”

  薛二乐眸子一闪,咬牙道:“你来!”

  “嗬,你还挺下血本。”

  季郁拆注射器的包装,像模像样的往点滴瓶里兑药,十分钟后,一切准备就绪。

  她手有点抖,面上却冷冷清清的。

  “你别抖。”

  “没抖。”

  薛二乐哭丧着脸,突然有点后悔。

  “你轻点啊,我可怕疼了。”

  “晚了。”

  林黛不忍直视的别过头,去客厅里找水喝。

  卧室一阵鬼哭狼嚎,薛二乐闭着眼睛,吓得嘴唇直哆嗦。

  季郁忍无可忍,一巴掌拍他头上。

  “你鬼叫什么?”

  “我害怕。”

  “我还没扎呢。”

  薛二乐睁开眼,立马缩回手:“你走吧,我待会儿自己弄。”

  季郁本就抱着跃跃欲试的心情,哪能就这么放过他,一把扯过来那只手臂,放到枕头上。

  她杏眼一瞪,沉声威胁:“你在他瑪动一个试试?”

  薛二乐果真不敢乱动了。

  季郁动作熟练的绑压脉带,在他手背上拍了两下。

  “准备好。”

  薛二乐咬牙,“恩。”

  季郁找准位置,缓慢的把针头推进去。

  没有想象中那么疼,薛二乐睁开眼,欲哭无泪。

  “季郁。”

  “恩。”

  “你好像扎错地方了。”

  季郁摸摸鼻子,连忙把针拔出来:“对不起,我在试一次。”

  薛二乐认命的闭上眼睛,头偏到窗户那侧。

  ......

  季郁紧张的手心出汗,深吸一口气,总算扎对了位置。

  “好了。”

  薛二乐睁开眼,看着自己惨不忍睹的手背,点点头:“谢了。”

  季郁去客厅搬个凳子,坐他床边。

  “有话就说吧。”

  “啊?”薛二乐傻乎乎的。

  季郁“嗬”一声,说:“拿谁当傻子呢?现在什么气温,你好好一个大老爷们,能病成这样?”

  薛二乐表情有点囧,闭眼装死。

  季郁不依不饶,跟着补充了句:“幼不幼稚?”

  他睁眼,“我这不是怕你生气嘛。”

  “谁先闹脾气?”

  “我......”

  “现在不闹了?”

  “想通了。”

  季郁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想通什么了?”

  眼前是一张愠怒的脸,似笑非笑,像一只炸了毛的狮子。

  薛二乐没心没肺的笑了,她在关心他。

  “葛优最近有心事。”

  薛二乐笑容卡在脸上,有点懵。

  季郁忽略他的表情,接着说:“病好了,就去哄哄她。”

  气氛突然凝固。

  半晌,他闭了眼:“好。”

李初瞳 说:那章晚上更!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