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43. 现在就回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43. 现在就回去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18 23:28 字数:2074

  隔天,中秋节。

  高恙昨晚买了张机票,连夜飞韩国跟父母团聚。

  季茹慧一大早给季郁打电话,千叮咛万嘱咐,要她一定要去朝家拜访的时候,记得给朝爸爸买礼物。

  季郁这才知道,原来朝爸爸也在。

  她从朝奉的口中得知,朝爸爸不抽烟也不喝酒,对茶道更是一窍不通。

  脑中莫名蹦出五个字。

  居家好男人。

  季郁莫名有点紧张。

  通常不抽烟不喝酒的人,都会有一点洁癖。而通常有洁癖的人,心思一般都很重。

  这种人软硬不吃。

  最不容易糊弄!

  朝奉开车载着季郁去市中心,递给她一张卡,任由她挥霍。

  “不怕我跑了?”

  “随你。”

  季郁狐疑的看着他,问:“你这卡里有多少钱?”

  “一万多。”

  “......”

  他似乎笑了下,不怎么明显。

  “买这辆车的时候,剩下的。”

  “放多少年了?”

  “记不清了。”

  季郁滑稽的捧着那张卡,翻来覆去的看,说:“不会失效了吧?”

  朝奉笑着摇头,“不会。”

  他偶尔会用这张卡给车做保养。

  季郁开车门跳下去,扭头看他:“你不跟我一块去?”

  “等你。”

  “朝叔叔喜欢什么?”

  朝奉摇头,说:“你自己想。”

  季郁翻了个白眼,转身往里走。

  摆摊的小贩叫卖着,月饼的香气扑鼻,季郁馋虫都被勾起来了。

  小贩机灵,见季郁眼神止不住的往他那边看,连忙吆喝:“小姑娘,买月饼吗?”

  季郁没受住诱惑,抬腿往小贩的摊子那走。

  “怎么卖的?”

  “三块钱。”

  季郁夸张的瞪大眼睛,说:“这么贵?”

  小贩虚张声势,掰一块豆沙的递给季郁,大声说:“小姑娘,真不是我吹,就附近这些卖月饼的小摊,就我家的月饼最好吃。”

  他眼睛盯着季郁一口一口把月饼吃完,又接着说:“你不信,就多走几家尝尝,我要是骗你,你想拿多少就拿多少,我一分钱都不收你的。”

  季郁被他唬住,还真信了几分。

  “都有什么馅的?”

  “五仁,豆沙,枣泥,还有水果味的。”

  季郁嗅了嗅鼻子,说:“除了水果味的,各给我装五块。”

  “好嘞。”

  小贩动作麻利,生怕季郁反悔似的,套上塑料袋就递了过去。

  “小姑娘,拿好。”

  “成。”

  “好吃的话,就常来光顾,我算你便宜点。”

  季郁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大哥你可真会做生意。”

  ......

  朝奉低头跟朝妈妈打电话,车门响了下,季郁拎着大包小裹一屁股坐了进去。

  “现在就回去。”

  “恩。”

  “挂了。”

  季郁歪头看他,凑上前,“啵”的亲了一口。

  朝奉没躲,让她亲个正着。

  “买的什么?”

  “腰带。”

  朝奉眸子一转,盯着那包鼓囊囊的东西。

  “月饼?”

  “恩。”

  朝奉笑了下,问:“饿了?”

  “不是。”

  那就是馋了。

  他往年没过节的概念,除了回家看看,多数都在军区。没想到她会喜欢吃月饼,是他的疏忽。

  小姑娘也不抱怨,自己买来尝鲜,还不忘给他分一杯羹。

  这性格,真讨人喜欢。

  朝奉摸了摸季郁的脑袋,指尖蹭掉她嘴角的残渣,笑了声。

  “走吧。”他说,“回家。”

  朝家离市中心不远,十分钟不到的车程。

  越野车缓缓停进车库,朝妈妈老远就等在门外,朝着季郁招手。

  “朝妈妈!”

  小姑娘笑得格外甜美,声音清脆。

  “诶呦,我的小宝贝儿,可想死我了。”朝妈妈伸手抱了抱季郁,低头看着她这身打扮,笑了,“就说我们家郁郁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是朝妈妈眼光好!”

  季郁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别提多讨人喜欢了。

  朝妈妈侧过身,热情招呼着她:“快进来,带你见见朝爸爸。”

  季郁手一抖,颤颤巍巍的把头伸进去。

  她大半个身体还露在外面,只钻进来一个小脑袋,贼溜溜的往里瞅。

  视线一转,被抓个正着。

  客厅的沙发上,稳稳当当坐着一个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不苟言笑,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季郁。

  一大一小,相对无言。

  朝妈妈看出季郁的不自在,笑了声,小姑娘天不怕地不怕,倒是遇上个怕的人。

  “郁郁,这是你朝爸爸。”

  “朝......爸爸好。”

  她紧张的牙齿直打颤,脚丫子拘谨的蜷缩着,在外人面前的嚣张跋扈一扫而空。

  朝奉斜睨她一眼,嗤笑:“出息。”

  季郁磨牙,恶狠狠瞪着他。

  “进来吧。”

  朝奉的父亲总算从呆愣中回过神来,他早听说过季郁这姑娘,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他亲自从沙发上站起来,接过季郁手上的东西。

  “朝......叔叔,初次见面,也不知道您喜欢什么东西。”她大着胆子跟中年男人对视,“希望您不要嫌弃。”

  朝妈妈在后面看着,笑得直不起腰。

  季茹慧偷偷趴在朝妈妈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朝妈妈没忍住,总算是笑出了声。

  “不叫朝爸爸了?”

  这话一出,连带着朝奉都跟着看过去。

  季郁不了解朝奉父亲的为人,只当他是同自己开玩笑,没敢吭声。

  只有朝奉知道,他父亲从不开玩笑的人,能对季郁让步到这种程度,已经足以说明了季郁在他心中,至少印象还不错。

  气氛有点尴尬。

  朝妈妈笑着出来打圆场,说:“郁郁,饿了吧?”

  季郁眨眨眼,用力点头。

  朝爸爸扯了扯唇角,暗道这姑娘还真不客气。

  他视线一转,打量着自家儿子。

  ......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就连朝奉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眼睛看着季郁,随着她走动的身影,一刻都没离开过。唇畔的笑容真挚又温柔,腻的能漾出水来。

  “朝奉。”

  “恩。”

  笑容渐失,一瞬间又恢复到面无表情。

  朝爸爸揉了揉眉心,朝着他摆了摆手,朝奉听话的跟了上去。

  季郁余光瞥到朝奉的背影,又是一阵心惊肉跳。

  “郁郁,看什么呢?”

  季郁收回视线,摇摇头。

  “朝妈妈,我买了月饼,可好吃了。”

  “诶呦,傻姑娘,咱们家的月饼,可比外面卖的好吃多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