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40. 在这攀亲呢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40. 在这攀亲呢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17 21:26 字数:2050

  夜深人静,季郁翻来覆去睡不着。

  痛感侵蚀着大脑神经,她瞪着天花板,手心揉着小腹,一下又一下,缓和了不少。

  困意逐渐袭来,浑浑噩噩就这么睡了过去。

  ......

  隔天,外面下了场雨。

  朝奉睁眼的时候,季郁还在睡,她没有锁房门的习惯,睡着时蜷缩成一团。

  记得谁提起过,这种睡姿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他抿抿唇,有点后悔。

  隔壁传来握把推动的声响,朝奉眉一蹙,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奉哥,早啊。”

  朝奉点头,率先往客厅走。

  “哎,奉哥,这附近还有环境好点的公寓吗?”

  “你要买房?”

  高恙吊儿郎当的坐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从兜里摸出两根烟,递过去一根。

  “我老爹老娘在韩国待一阵子就得回来,当初是因为我才移民到韩国,现在我都回来了,也没必要一直在韩国待着。”顿了顿,又补一句:“还是北川待着舒服。”

  朝奉没吭声。

  他去门口换鞋,顺手拿起鞋柜上的车钥匙。

  高恙“蹭”一下站起来,连忙问:“奉哥,你干嘛去?”

  “买早餐。”

  “呦。”高恙笑得阴阳怪气,“居家好男人啊?”

  朝奉眼神都没施舍给他一个,推门就往出走。

  高恙迈开长腿,三两步就追了上去。

  “哎,你等等我,我跟你一块儿去。”

  ......

  季郁是被手机铃声惊醒的,她昨晚没睡好,眼睛猛地睁开,从床上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

  她胡乱抓了把头发,侧过身找手机。

  “喂?”

  “我说姑奶奶,都几点了,你还没起床呢?”

  季郁抬手看了眼表,九点半整,她上午这堂课算是赶不上了。

  “帮我请假。”

  那头“嘿嘿”乐了一声,说:“成,没问题。”

  挂断电话,季郁翻身下床。

  镜子前的那张脸,眼眶泛青,嘴唇干裂,几缕头发混合着汗液黏在脸上,狼狈的不成样子。

  她扯扯嘴角,往脸上泼一把冷水。

  顿时精神了不少。

  晶莹剔透的牙膏莫名勾起人的食欲,鼻尖萦绕着淡淡的薄荷香气,楼下隐约传来车锁的声音,听不大真切。

  季郁往嘴里塞牙刷的动作一顿,把牙刷放洗手台上,光着脚就往床上扑。

  高恙目送他奉哥上了二楼,自顾自从塑料袋里掏个包子出来,一口咬掉大半。

  “还挺香。”

  脚步声愈来愈近,季郁背对着身,整张脸都埋枕头里。

  朝奉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往床上扫了眼。

  小姑娘白嫩的脚丫子露在外面,侧着身,一只手平摊着,另一只搭在枕头上。

  视线一转,洗手台上的牙膏格外引人注目。

  他勾了勾唇,说:“还不起来?”

  季郁不吭声,闭着眼睛装死。

  朝奉抬腿走到床边,指尖刮着她的脚底心。

  季郁痒的浑身都在发颤,忍不住蹬他一脚,被对方稳稳握住一只脚丫子。

  “松开!”

  “不装了?”他笑了声。

  季郁“蹭”的从床上坐起来,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下楼吃饭。”

  季郁下巴一抬,存心跟他杠上了。

  “不吃。”

  “爱吃不吃。”朝奉嗤笑一声,扭身就往出走。

  季郁气得想要给他两脚,顺手拿起一个枕头,朝着他背后就扔了过去。

  朝奉早有警惕,头一偏,就轻松躲了过去。

  “朝奉!”

  “恩。”

  “你过来。”

  他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看着她。

  季郁张开双臂,清了清嗓子,娇滴滴的喊:“奉哥哥,抱抱。”

  朝奉眼神都变了。

  季郁就这么维持着一个动作,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

  朝奉这才注意到,他的小姑娘脸色发白,眼眶泛青,一看就是没休息好。

  心上一软,他伸手把人抱起来。

  “哪里不舒服?”

  季郁顺杆往上爬,搂着朝奉的脖子,双腿缠着他的腰,“吧唧”一口亲他侧脸上。

  “肚子疼。”

  声音可怜兮兮的,茶褐色的眸子泛着水光。

  朝奉幽幽叹了口气,认输似的一只手提着她,一只手放在她的小腹上,轻轻揉着。

  季郁舒服的眯起眼睛。

  她算是弄明白了,这男人就一闷騒。

  吃软不吃硬。

  抓住他的命门,季郁更加无所顾忌,那只手不老实的顺着他领口往里摸。

  朝奉警告的看她一眼,说:“别惹火。”

  季郁失望的收回手,小脑袋在他肩膀上蹭了蹭,撒娇说:“我饿了。”

  朝奉听言,就要放她下来。

  季郁手臂一环,搂的更紧了。

  朝奉定睛看着她,半晌,笑了声:“多大了,还学撒娇那一套?”

  “你不受用?”

  转眼间,又是一副伶牙俐齿的小模样。

  朝奉一路把人从卧室抱到客厅,百来斤的小姑娘,他连喘都没喘一下,跟抱个娃娃似的。

  高恙被豆浆呛了口,咳嗽不止。

  “你们这是虐狗!”

  朝奉懒得搭理他,把季郁放凳子上,自顾自坐她身边。

  “下午有没有课?”

  “有。”

  “我待会儿给你请假。”

  季郁眨眨眼,点头。

  高恙抽空看两人一眼,“嘁”一声。

  “奉哥,你这是拿小季郁当闺女养呢?”

  季郁跟高恙这会儿混熟了,说话也开始没有忌惮。

  “你就是嫉妒。”

  高恙点头,往嘴里又塞个包子,含糊不清的说:“你什么时候给我跟那家店的小姑娘牵个线?”

  季郁摊开手,往他面前一摆。

  高恙看了眼朝奉,对方雷打不动,压根没什么表情。

  “什么意思?”

  季郁嘲弄的看着他,说:“你求人办事,不给好处?”

  “小嫂子。”

  “恩?”

  “朝奉是我哥,你是我嫂子,咱们可是一家人。”高恙狗腿的递给她一杯小米粥,白糖沉了底,还没完全化开。

  “在这攀亲呢?”

  “你见谁求自家人办事,还得给点好处的?”

  季郁用吸管搅拌沉底的白糖,半天也没喝上一口。

  顿了顿,她说:“我啊。”

  高恙噎住了。

  谁能想到季郁油盐不进,半点面子都不给他留。

  朝奉把最后一口包子塞嘴里,鼓着腮帮子把季郁手里的粥抢过来,喝了一口。

  “那袋里不是还有吗?”

  “你不是不爱喝?”

  “故意的吧你?”

  “恩。”

李初瞳 说:社会你郁姐,人美路子野。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