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39. 还挺可爱的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9. 还挺可爱的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16 22:24 字数:2101

  季郁想象着对方虎背熊腰,魁梧健壮的样子,就一阵心惊肉跳。

  门一开,两人都怔住了。

  高恙愣头愣脑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杏眼微张,小脸上写满了震惊。细胳膊细腿的往那一站,他都不敢用力呼吸,生怕给她吓着。

  “小......小嫂子?”

  季郁眨眨眼,侧身让条路出来。

  “刚才是你敲门啊?”

  高恙抬腿往里走,脚刚踩上地毯,眼前啪叽多出一双毛茸茸的白色拖鞋。

  他身体一僵,悻悻收回脚。

  “打扰到你们了?”

  季郁摇头,抬手往二楼一指,说:“朝奉换衣服呢,马上就下来了。”

  高恙弯腰换好拖鞋,有点拘谨的往客厅走,坐在沙发上。

  “小嫂子,今年多大了?”

  季郁打量着眼前这人,明显比她大挺多,这声“小嫂子”连她自己听着都别扭,他叫着不走心也正常。

  “二十一。”她笑着递过去一杯水,“你叫我季郁吧。”

  高恙松口气,说:“你看着真年轻。”

  “是不是觉得我跟个未成年似的?”

  高恙干巴巴的笑了声,这话可真不好接,怎么回答都容易得罪人。

  季郁撇撇嘴,这人猴精猴精的,一看就像个奸商,不去做生意都浪费了这头脑。

  她转头看外面,那辆白色的suv停黑色大越野旁边,本来挺气派的一辆车,硬是被朝奉的大越野给比下去了。

  “车不错。”她违心夸赞。

  高恙没多想,他一直觉得朝奉那辆大越野不容易讨女孩喜欢,还是自己这种低调又奢华的suv对小女孩的胃口。

  不过他倒也不意外,认识朝奉这么多年,从来没见他对哪个女孩上过心。

  但季郁的出现,是真正出乎他的意料。

  几个人猜来猜去,谁也没往季郁这一款去想。

  两人都是猴精猴精的,互相之间交流都小心翼翼,生怕稍有不慎就着了对方的道。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直到朝奉从二楼下来,才缓和了一下气氛。

  “走吧。”

  季郁从沙发上站起来,抬腿就往出走。

  高恙顺势走后面跟朝奉并肩,打量着他那张容光焕发的脸,啧啧称奇。

  “奉哥,你这口味......”

  话没说完,朝奉冷飕飕的瞟一眼,对方就止住了嘴。

  季郁拉开大越野的车门,一屁股坐进去。

  她挺懂事,知道在外人面前,给朝奉留点颜面,主动坐到了后座。

  这些也都是表面。

  高恙是什么人,他走南闯北阅人无数,生了一双怎样的利眼。

  搭眼一瞅,他就看出来了。

  他奉哥被这小姑娘吃的死死的,压根就是陷进去出不来了。

  suv停院里没开出来,高恙坐副驾驶,心情有点惆怅。

  他离开北川这么久,回来以后,整座城都变样了。

  连他奉哥这棵万年老树都开花结果了。

  “你跟小嫂子的事,朵姨知道吗?”

  季郁斜靠在后座,小身板歪歪扭扭的没个正形,跟无脊椎动物似的。

  “谁是朵姨?”

  朝奉插嘴,“我妈。”

  高恙贼溜溜的笑了,好嘛,看来也没处多长时间,家长都没来得及见呢。

  “嘿,你有空教我两招。”

  “有奉哥在呢,我教你也派不上用场。”

  “你这马屁拍的炉火纯青啊。”

  “不敢当不敢当。”

  越野车停市中心临街的一家饭馆,季郁从车里出来,头一抬,乐了。

  老板娘的小闺女离老远就瞅见那辆熟悉的大越野,她从屋里跑出去,站门口冲季郁招手。

  “嘿,好久不见。”

  季郁自来熟的搂着她肩膀,就这么往里走。

  高恙撞了撞朝奉的肩膀,问:“她俩很熟?”

  “见过一次。”

  “......”

  季郁喝一肚子鱼汤,这会儿还不饿,自来熟的跟着老板娘家的小闺女身后,帮她打下手。

  两个男人促膝长谈,家长里短的聊着天。

  “咣当”一声,桌上多了一打六瓶啤酒。

  季郁笑眯眯的看着高恙,问:“喝点?”

  高恙倒没什么意见,反正有他奉哥在,喝点就喝点。

  他询问的目光看着朝奉,后者一脸淡然。

  “你会开车?”

  季郁怔住,摇头。

  朝奉拎着那六瓶啤酒,往季郁怀里一塞,说:“拿回去。”

  小闺女风风火火从邻桌跑过来,见季郁还捧着那六瓶啤酒,连忙问:“这是我赠送给你们的,是不喜欢这牌子的?”

  顿了顿,又说:“我可以换成别的。”

  “不是,”季郁说,“我能带走吗?”

  小闺女有点犹豫,她偷偷背着她老娘做这么一桩赔本的生意,生怕被她老娘发现了,把她生吞活剥了。

  对方又是对她胃口的季郁。

  小闺女一咬牙,点头:“成,给你这个面子。”

  季郁咧嘴笑,她当然知道自己占了个大便宜。

  见小闺女答应,二话不说,从朝奉兜里掏出车钥匙,捧着六瓶啤酒就往后备箱塞。

  “你倒是不客气。”

  高恙翘着二郎腿,弹了下烟,问:“认真的?”

  朝奉掀了下眼皮,“你说呢?”

  高恙“嗬”一声,说:“小姑娘,魅力还挺大。”

  朝奉没吭声。

  他视线追着外面不停忙碌的小姑娘,她似乎总有用不完的力气,对任何感兴趣的事或者人,都愿意分出心神去应付。

  高恙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笑了声。

  “还挺可爱的。”

  朝奉眼一眯,神色不愉。

  高恙举双手投降,解释道:“我是说老板娘家的那个小闺女。”

  季郁这时刚好走进来,听见高恙这句话,笑着说:“我给你牵个桥搭个线?”

  她也就是客套客套。

  未曾想,高恙还真顺杆就爬。

  “那我可真是得好好感谢你了。”

  “你想怎么感谢?”

  他不客气,季郁比他还不客气,半点亏都不肯吃。

  朝奉笑了声,任由她胡闹。

  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一顿饭说说闹闹,转眼就到了晚上。

  朝奉载着两人回公寓,路上高恙口渴,连喝三瓶啤酒,酒劲儿冲头,没到地就稀里糊涂的睡着了。

  把高恙安顿好,他一转身,季郁抱着被子,委屈巴巴的站他房间门口。

  “你干嘛呢?”

  “我怕黑。”

  她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炉火纯青。

  要不是那双眼滴溜溜的打着转,朝奉有可能还真信了她的鬼话。

  “这么大人了,怕什么黑?”

  “那你怕绿吗?”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