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38. 咱俩什么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8. 咱俩什么事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16 21:24 字数:2082

  鱼香泗溢,把人馋虫都能勾出来。

  季郁腿搭着椅子把手,坐没坐相,吊儿郎当的晃着腿,一下又一下。

  朝奉筷子敲她手背,说:“好好坐着。”

  季郁嘴一撇,乖乖把腿从椅子上放下来。

  她碗里盛满了鱼汤,还冒着热气,这会儿喝不到嘴。

  朝奉低头扒饭,咬肌鼓动,囫囵吞枣似的嚼两下就咽进去。

  季郁瞅他一会儿,问:“吃出味道了么?”

  “你说呢?”他没抬头。

  季郁端着碗吹了口凉气,试探着抿了一口。

  “诶?”

  “有事就说。”

  “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咱俩的事跟我姑说?”

  朝奉从碗里抬头看她一眼,笑了声:“咱俩什么事?”

  季郁桌底下踹他一脚,“你想提裤子不认人?”

  “那你帮我回忆回忆?”

  “......”

  姜还是老的辣,古人诚不欺我。

  饭后,朝奉蹲门口抽烟,赤着上身,也没避讳季郁。

  他没八块腹肌,是那种纯天然的美感。上宽下窄,比例均匀,肌肉结实,常年风吹日晒的原因,身上呈健康的偏古铜色。

  季郁眼珠子黏他身上就没下来过。

  身后那道视线太炙热,朝奉有点想笑,就没见过她这样不害臊的小姑娘。

  “看够了么?”

  “没有。”季郁死皮赖脸的往他身旁一靠,“你一大老爷们,给我看两眼也不吃亏。”

  朝奉斜睨她一眼,笑了声:“纸老虎。”

  “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意思?”

  季郁眼一眯,顿时就不乐意了:“你这是看不起我。”

  “怎么,不服气?”

  “你别激我,要想来真格的,就直说。”

  朝奉伸脚踩灭烟头,一句话没说,扭头进屋了。

  季郁不明所以的回头捕捉他背影,对方“砰”一声关上门,隔绝了她的视线。

  什么意思?

  老男人恼羞成怒?

  不像啊。

  她用力吸完最后一口烟,拍拍屁股跟了进去。

  客厅里没人,厨房传来阵阵水声,餐桌已经被擦的一干二净。

  “朝奉。”

  “恩。”

  季郁屁颠屁颠跑厨房里,一抬眼,男人腰间系着家居围裙,正认认真真的刷着碗。

  “你跑什么?”

  “没跑。”

  “那我刚才说的,你听懂了吗?”

  哗啦啦的水声戛然而止,朝奉回头,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季郁有点发毛,干咳一声:“你看什么?”

  朝奉抬腿往她那走,手臂一伸,拦腰把人抱起来。

  “你别后悔。”

  那股熟悉的气味萦绕鼻尖,熏的她头脑发昏,反应半天,才明白过来他想干什么。

  季郁双手抵在他胸膛上,踢了踢腿。

  “朝奉。”

  男人恍若无闻。

  世界天旋地转,她在回神的时候,自己已经趴在了朝奉的身上。

  这姿势......

  漆黑的眼眸深邃,专注又认真的盯着她看,半晌,说:“我给过你机会。”

  “不是......”

  剩下的话,全都被吞回到肚子里。

  季郁让他亲的有点缺氧,开始打退堂鼓,稍一抬头,被对方摁着头擒住下唇,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

  “你......等会儿......”

  “晚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恩,不用说。”

  朝奉顺势摸索着伸进她的衣服里,指尖在她腰上流连往返。

  季郁咬紧牙根,不甘示弱的伸出手,他腰肌猛然收缩,力道没掌控住,在她脖颈上留下一个痕迹。

  室内气温持续升高。

  季郁大脑放空,整个人都飘乎乎的,完全使不上力气。

  身上那只为非作歹的手,一路延伸着向下,穿过浅灰色的百褶裙,停在那里不动了。

  季郁睁开眼,双眸湿润,泛着水光。

  朝奉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半晌,问:“故意的?”

  季郁无辜摇头。

  “我提醒过你。”

  朝奉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身体的异样。

  季郁试探着手撑住沙发,正想从他身上爬起来。

  “你在动一个试试。”

  那声音冷飕飕的,像是刮起了八级大风。

  季郁动作一僵,老老实实的趴回去,果真不敢在动了。

  “那个......”季郁干巴巴笑了声,“我真不是故意的。”

  什么时候来姨妈,她说了又不算。

  朝奉闭着眼睛,拒绝去看她。

  隔三秒。

  “我能动了吗?”

  “恩。”

  季郁连滚带爬从他身上跳下来,脸红的近乎滴血。

  朝奉一言不发的从沙发上站起来,逆着光往二楼走。

  “你干嘛去?”

  对方不理。

  季郁咧嘴笑,犹豫半天,还是跟了上去。

  他房间的浴室很保守,隔着一层磨砂纸,什么都看不清。

  季郁百般无聊的躺床上等他,耳边是哗啦啦的水声,那股燥热随着时间一点点被冲散,空气弥漫着一股草木的清新香气。

  床头柜的手机响了。

  季郁爬过去看了眼来电显示,备注是高恙。

  “朝奉。”她喊。

  浴室里传来男人模糊不清的嗓音,“你接。”

  季郁心情好的勾了勾唇,按了接听键。

  “奉哥,你在哪儿呢?”

  “你谁啊?”

  那头沉默一瞬,似乎在考虑是不是打错了电话。

  浴室的门被推开,朝奉裹着一条浴巾,水珠顺着胸膛往下淌,身上还带着热气。

  季郁把手机递给他,不客气的伸手去摸。

  朝奉没拦着,坐床上听电话。

  “喂?”

  “奉哥,刚那人是小嫂子吧?”那头自顾自的笑着,“我就说没打错电话,可吓了我一跳。”

  “回来了?”

  “可不是嘛,我这刚下飞机,就直接来找你了。”

  “我去接你。”

  “不用不用,我马上就要到了。”

  挂断电话,朝奉低垂眉眼,看着胸前作乱那只手。

  “还想再来一次?”

  季郁翻了个白眼,问:“谁啊?”

  “一朋友。”

  “待会儿要出去聚聚?”

  “恩。”

  季郁点头,说:“那早点回来。”

  朝奉笑了声,拽着裤腰往上套,在她头上胡乱抓了一把。

  “一块去。”

  季郁眼睛发亮,假模假样的问:“合适吗?”

  朝奉还没来得及回答,楼下防盗门被人敲的震天响,她隔着两扇门,都听得清清楚楚。

  “你这朋友干嘛的?”

  “跆拳道教练。”

  “......”

  季郁腿一抖,无比庆幸自己刚才没得罪这人。

  朝奉笑着哼了声,催促她:“快去开门。”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