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37. 我们回家吧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7. 我们回家吧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15 22:47 字数:2050

  一堂课下来,薛二乐双腿打颤,头晕目眩,吐的肝肠寸断。

  “没事吧?”

  他强撑着抬头,对上季郁那双眼。

  很纯粹的茶褐色瞳孔,睫毛卷翘,看他的眼神透着淡淡的关心。

  “没事。”他说。

  季郁忽然就有一种,自己拿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的既视感。

  她耐心尽散,扭身就走。

  手腕被人一把抓住,没用几分力道,只是单纯的想要留住她。

  耳边传来男人委屈巴巴的声音,含着几分控诉在里面:“小混蛋,你就不能多哄我一会儿吗?”

  季郁猛翻白眼,回头看他。

  “不耍大少爷脾气了?”

  “说什么呢?”薛二乐眼睛一瞪,“我那是为了爱情,让自己看起来不卑微。哪怕得不到你,也要给自己留几分尊严。”

  季郁掏了掏耳朵,一脸从容。

  “你刚才说啥?”

  “......”

  薛二乐气的直咬牙,又偏生拿她无可奈何。

  “算了算了,谁让弱水三千,我就只取你这一瓢呢。”

  季郁不客气的踢他一脚,说:“别把你那套用我身上,当心跟你急啊。”

  她话音刚落,葛优就从里面出来了。

  “都在啊,正好,我饿了,咱出去吃点东西。”

  “呕.....”

  葛优愧疚的看着他,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季郁点头附议:“对对对,她吐的可不比你少,这会儿肚子里肯定空荡荡的不好受。”

  “你们......离我远一点......”

  “呕......”

  季郁笑的一脸幸灾乐祸,搂着葛优的肩膀,两人大步扬长而去,欢笑声洒了一路。

  “季郁。”

  葛优和季郁对视一眼,齐齐寻找声音来源。

  孟勋站在校门口,冲着季郁招手。

  “嘿,原来是你。”

  孟勋顺势打量着站季郁身边的小姑娘,礼貌的点点头。

  “我见过你。”

  “恩?”孟勋疑惑的看着葛优,原来她真不是为了搭讪,“什么时候的事?”

  “上次,季郁为了你跟人打架,我就在那些围观的人附近。”

  “......”

  孟勋作为一个男人,被女人欺负后,还要女人替他出头,这事本就不光彩,还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提起。

  季郁笑容更深了,眼睛眯成一条缝。

  “你在这干嘛呢?”

  “哦,我刚下班。”

  葛优踢了脚旁边的石子,往教学楼那边扫了眼。

  季郁肩膀撞她一下,问:“想跟他一块走?”

  葛优怔住,半天没说话。

  “想还是不想?”

  “想。”她声音轻若无闻。

  季郁抿嘴笑,大方的一挥手。

  “放心,我支持你。”

  葛优哭笑不得,她还真是一点都不觉得感动。

  “一块吃个饭吗?”

  季郁抬手看了眼表,算算时间,朝奉也应该快到了。

  “改天吧,我还有事。”

  孟勋笑了声,没坚持。

  他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小姑娘,就好比现在,心思都写在脸上,分明就是随意找个理由搪塞,又嘉定他不会拆穿,笑容完美的天衣无缝。

  季郁也跟着笑了。

  两人距离无意中拉近,少了一丝防备,多了一丝亲近。

  “季郁。”

  身后传来阴恻恻的声音,季郁猛然回神,干笑着退了一步。

  孟勋抬起的手臂僵在半空,尴尬的落了下去。

  “朝奉,你来了。”

  “恩。”

  季郁摸了摸鼻子,乖乖走到他身边。

  “我们回家吧。”

  她笑得很是讨好,手指一下又一下戳着他的腰窝。

  朝奉深邃的眼眸盯着眼前的男人,捉住腰上作祟的那只手,放在唇边吻了吻。

  “好,我们回家。”

  季郁冲孟勋摆摆手,跟着朝奉走天梯过马路,上了那辆越野车。

  “朝奉。”

  “恩。”

  “你别生气,我就是......”

  她话还没说完,被朝奉的眼神止住了。

  他有点无奈的看着他的小姑娘,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小脑袋。

  “傻姑娘。”

  季郁鼻子一酸,连忙别过头,假装看着窗外。

  车里安安静静的,气氛却很好。

  朝奉点支烟,左手搭在窗外,敲了敲烟灰。

  “晚上想吃什么?”

  “糖醋鲫鱼。”

  朝奉“啧”了一声,说:“怎么专找麻烦的吃?”

  他话虽这么说,握着方向盘的那只手,却已经诚实的调转方向,开往市中心的大超市。

  季郁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

  她把手塞进朝奉那只大手里,感受他手掌传来滚烫的热度,脸一红。

  卖鱼的是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妇女,穿着和雨衣差不多料子的围裙,正给一条鲶鱼开膛破肚。

  季郁莫名觉得,她这手法跟自己拿手术刀的时候,没差多少。

  “以后进不了医院,我还能改行卖鱼。”

  朝奉笑了声,“你还挺有理想。”

  季郁抬头看他,光线暗,被他遮挡住大半,一张脸忽明忽暗,嘴唇勾勒好看的弧度。

  “看什么?”

  “看你。”

  卖鱼的妇女被逗笑了,开玩笑的说:“你们这哥俩感情真好。”

  朝奉手一抖,没吭声。

  季郁先不乐意了,眼睛一瞪,说:“阿姨,你这什么眼神啊,他不是我哥。”

  “难不成......是你爸?”妇女上下扫了眼朝奉,又说:“不能吧,那你爸长得也太年轻了。”

  “......”

  季郁气呼呼的踮起脚,企图与朝奉并肩。

  “我俩长的也不像啊。”

  妇女都被季郁给弄糊涂了,挠挠头,说:“那你们俩什么关系?”

  “他是我老公。”

  卖鱼的妇女看朝奉的眼神都变了。

  朝奉脸一黑,在她头上不轻不重敲了下:“回去再跟你算账。”

  季郁拎着分量不清的鲫鱼,冲朝奉呲牙笑。

  “回去好好补补。”

  朝奉眼一眯,危险的看着季郁。

  半晌,他出声:“成。”

  季郁跟着他后面,坐进了副驾驶。

  “你得让着我。”

  “恩。”

  “我说真的。”

  朝奉扭头看她一眼,点头:“成,我让着点我闺女。”

  季郁杏眼瞪他,“你占我便宜呢?”

  “想吃鱼?”

  季郁眨眨眼,在眨眨眼,脆生生喊道:“爸爸!”

  朝奉眸子染上一层笑,喉结上下滚动。

  季郁眼睛微亮,抬手就去摸,被他拦住。

  “别闹,开车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