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36. 别胡思乱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6. 别胡思乱想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15 21:21 字数:2072

  隔天,朝奉送季郁去医学院。

  越野车停道对面,薛二乐的轿跑就在他眼前,里面没人。

  季郁抬手看了眼表,说:“还有点时间。”

  “恩?”

  “葛优还没来。”

  朝奉笑了声:“所以呢?”

  季郁冲朝奉勾勾手指,身旁男人听话的把头凑过去。

  两人距离贴的近,彼此之间的呼吸交缠在一起,朝奉甚至能看清季郁鼻尖上细腻的绒毛,像一只刚出生的小鹌鹑。

  季郁闭着眼睛,找准位置对了上去。

  唇贴着唇,只一下,就分开。

  朝奉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顺手摸了根烟,点燃后猛吸了一口。

  季郁舔了舔上唇的肉尖儿,声线放低:“给我也.......”

  话音顿住,她下唇被人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男人趁虚而入,将口中的烟过渡给她,唇齿相交,鼻尖萦绕着烟草的气味,整个车厢都在持续升温。

  季郁呼吸都不顺畅了,憋的脸蛋通红,忍不住伸手推了他一把。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轰鸣的引擎声。

  “放......放开......我不能呼吸了......”

  朝奉松开抓着她手腕的那只手,没退开,就这么脸贴着脸,目光打量着她的唇。

  “挺软。”

  “......”

  “下午我来接你。”

  “恩。”

  “回去继续。”

  “......”

  季郁瞪他一眼,推门下车。

  刚走到医学院门口,迎面撞上葛优和薛二乐并肩。

  一个眼神复杂,一个满脸怒意。

  季郁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那辆黑色越野车还没走,就这么停在路边。

  四扇窗贴着车膜,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她想到耳边的引擎声,了然一笑。

  “早,什么时候来的?”

  葛优瞥了眼身旁的男人,说:“大概比你早一会儿。”

  她话里的点拨,季郁听懂了。

  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季郁主动走到葛优身边,说:“走吧,先进去在说。”

  “对了,季郁。”

  “啊?”

  “咱学院新来的那个修草工,是不是就上次你帮他打架的小乞丐?”

  “......你记性这么不好?”

  葛优目光扫视一圈,没看到人。

  “他那天脏兮兮的,完全跟正常人挂不上钩好吗?”顿了顿,又说:“而且,他不是个哑巴吗?”

  季郁怔住,这才意识到自己忽略了这个问题。

  他根本没必要骗她。

  葛优见季郁脸色不对,连忙说:“你别胡乱猜想,等他来了,你问问不就知道了。”

  两人并肩往教学楼走,薛二乐面无表情的跟在两人后面。

  教室这会儿人来的差不多了,季郁把课上需要的东西从背包里掏出来,完全不理会身边某个闹脾气的男人。

  让她意外的是,一节课下来,薛二乐都没有跟她说话的意思。

  季郁撇撇嘴,从座位上站起来。

  “让路。”

  薛二乐依言招办,低着头,连眼神都不施舍给她一个。

  季郁嗤笑一声,她交男朋友,他闹哪门子脾气?

  心里窝着火,季郁也没了给朝奉打电话的心情。她自顾自走出教学楼,往校园的草坪那边走。

  修草机的声音愈来愈近,孟勋专注做着手里的工作,视线突然多出一双黑白相间的运动鞋。

  他抬头,对上季郁茶褐色的瞳孔。

  “季郁,你怎么来了?”

  季郁审视的目光看着他,从上到下,都跟当天的小乞丐完全挂不上等号。

  “有件事,我一直忘了问你。”

  孟勋笑容不变,无比自然的摸了摸季郁的头。

  “你是想问为什么前两次见你,我都没有开口说话,对吗?”

  “我没别的意思。”季郁莫名有点心虚,“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你也有保留的权利。”

  孟勋被她的严肃逗笑了,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像天上的月牙一样。

  “你能敞开心扉的来问我,我很开心。”他说,“季郁,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喉咙刚做完手术没多久,还不能讲话。”

  季郁一瞬间如释重负,无比庆幸。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

  “以为我是个哑巴?”

  季郁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诚实点头。

  孟勋不在意的笑了笑,说:“以后有什么想要问的,尽管来问我,不要憋在心里。”

  “好,那我先去上课了。”

  “拜拜。”

  季郁笑着冲他挥手,扭身往教学楼里跑。

  孟勋近乎贪婪的注视着季郁的背影,直到她彻底消失在视线中,才继续手上还没有完成的工作。

  季郁回教室的时候,意外发现,她的同桌临时换人了。

  葛优坐在原本属于薛二乐的位置,冲着季郁无辜的耸耸肩。

  季郁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幼稚。”

  葛优侧身给她让路,说:“我猜不超三天,他就得跟你认错。”

  “你脑子也有毛病了吧?”

  “你懂什么,我这是了解他。”

  “有多了解?”

  “你还挺八卦。”

  季郁笑了声,见她不上当,也没再坚持着问。

  “你刚干嘛去了?”

  “见个熟人。”

  “小乞丐?”

  季郁没否认,从背包里掏一块巧克力塞嘴里。

  “你对他可真够上心的,看你也不像多管闲事的人,难不成真看上他了?”

  “瞎说什么呢?”季郁笑,“我像那么朝三暮四的人吗?”

  葛优认认真真看她一眼,半晌,点点头。

  “嘿,我说你......”

  “教授来了,不闹了。”

  季郁果真立马规规矩矩的坐着,嘴里那块巧克力被她三两下吞肚子里。

  葛优见她这副样子,忍不住在一边幸灾乐祸。

  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女教授进教授后,率先看了眼季郁,宣布这是本学期的第二节解刨课。

  薛二乐脸都绿了。

  几个男生没用女教授点名,认命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转身往外面走。

  “教授......”

  葛优和季郁齐齐回头。

  薛二乐脸色惨白,颤颤巍巍的从凳子上站起来。

  “我想请假。”

  女教授眯眼看着他,半晌,缓缓吐出两个字:“不批。”

  季郁没忍住,噗嗤一声乐了。

  葛优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她强撑着问:“季郁,你不嫌恶心啊?”

  “不啊,早晚都得习惯。”

  “......”

  所以,到底是谁第一堂解刨课就直接进了医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