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35. 你们俩认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5. 你们俩认识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14 21:54 字数:2052

  季郁给朝奉打完电话,背着包就准备去校门口。

  刚走出教学楼,迎面一群人蜂拥而上,把不远处的草地围了个滴水不漏。

  “什么情况?”

  “据说是新来个修草工,挺帅的。”

  季郁扭头看了眼葛优,笑着问:“你见过了?”

  “没有,听别人说的。”

  “走,过去看看。”

  葛优耸耸肩,拒绝道:“算了吧,我可不感兴趣。”

  “就一眼。”

  “嘿!”葛优笑,“你不怕你们家朝奉知道啊?”

  这一句“你们家朝奉”,把季郁听得美滋滋的,笑的跟朵喇叭花似的。

  “怕什么,你还能告密不成?”

  葛优揉了揉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说:“算了吧,我可看不得你这么腻歪,走吧,就跟你去看一眼。”

  两人低着头往人堆里挤,好不容易挤到最前面,那修草工却背对着她们。

  季郁摸着下巴,说:“好像有点眼熟。”

  葛优附和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刚巧这时她们俩身边的女生,对着修草工喊了一嗓子。

  “帅哥!”

  孟勋没回头,礼貌的对拦住路的一群女生说:“麻烦让一下,可以吗?”

  他话音刚落,季郁过电一样身体发颤,扔下葛优往眼前穿着工作服的男人那边走。

  葛优一头雾水,站原地喊她:“季郁,你干嘛去?”

  孟勋听见“季郁”的名字,下意识回头。

  四目相对,摇摇对望。

  季郁笑着冲他招手,“嗨,原来是你。”

  孟勋笑了笑,说:“季郁,好久不见。”

  季郁想到地铁站那一吻,和他身上好闻的洗衣液气味,就是一阵心酸。

  这个人,这个很像她哥哥的人,如果真的是她哥哥,那该有多好。

  “季郁。”

  葛优追上来,顺势看了眼孟勋。

  “你们俩认识?”顿了顿,又说:“好像更眼熟了,咱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孟勋摇头,把她和那些搭讪的女生混为一谈,碍于是季郁的朋友,还是留给她几分薄面。

  “不对,肯定在哪儿见过。”

  她挠挠头,努力回想。

  季郁贪婪的看着他那张脸,后背被葛优伸手不轻不重的戳了一下。

  她打掉后背作祟的那只手,不满嚷嚷:“你干嘛啊?”

  葛优给季郁使了个眼神。

  孟勋朝着季郁柔柔一笑,很快又勾走她的心神。

  葛优扶额,往后退了一步。

  “季郁。”

  “啊?”她傻乎乎的回应,下意识回头看。

  朝奉沉着脸,站在一群小姑娘中,鹤立鸡群。

  季郁想到自己看情人一样的眼神,顿觉不妙,讨好的冲着他笑。

  “那个......这么快啊。”

  “恩。”

  季郁踢了踢脚,求救的视线看向葛优。

  对方给她一个“你自求多福”的眼神后,没义气的先跑了。

  孟勋往前一步,把季郁挡在身后,隔绝两人对视。

  “你好,又见面了。”

  朝奉点头,冲着藏他身后的小姑娘勾勾手指。

  季郁哀怨的看着他,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

  孟勋脸上的笑容几乎挂不住,他礼貌的冲季郁摆摆手,体贴道:“季郁,有事就先走吧,反正我们以后见面的日子还长着。”

  他指的,是在学院做修草工的事。

  但这话怎么听,都掺杂几分挑衅在里面。

  朝奉眯了眯眼睛,扭头就走。

  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

  不过就是个冒牌货,还真拿自己当季郁的治愈良药了。

  小姑娘唯唯诺诺的跟在他身后,不知是不是错觉,似乎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你今天去哪了?”

  朝奉眸光一闪,说:“军区。”

  季郁拉开车门坐进去,点点头。

  “难怪一股血腥味。”

  ......

  晚上,孟勋给季郁发了条微信。

  小姑娘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身体裹着条米色浴巾,盘着腿的缘故,水珠沿着发尾滴落到还没完全干的小腿上。

  :季郁,睡了吗?

  :还没呢。

  孟勋握着手机,似乎笑了下。

  :哪天有空,我们出去走走。

  季郁想到某个还生着闷气的男人,没直接拒绝。

  :我抽空找你。

  孟勋想了想,回复她:成。

  季郁把手机充上电,去洗手间拿吹风机。

  房门被人从外面敲了两下。

  “我没锁门。”

  朝奉一手握着门把,微一用力,门就被推开了。

  他皱眉,说:“下次记得锁门。”

  季郁翻了个白眼,把吹风机插上电,开开关。

  她扯着嗓门喊:“你找我有事吗?”

  “有。”

  “你说什么?”

  “有事。”

  “什么?”

  那头彻底没了动静。

  季郁关掉吹风机,视线一转。

  男人宽厚的脊背遮住光线,季郁鼻息间都是他身上的气味,滚热的胸膛隔着一层布料,烫的季郁脸色泛红。

  “你贴我那么近干什么?”

  “离他远点。”

  季郁脑子浑浑噩噩,没听清楚,问:“什么?”

  朝奉抬脚往前,迫使季郁步步后退,只手撑住台面,微微俯身:“我说,离他远点。”

  铺天盖地的男性气息,包裹着季郁。

  季郁心跳像是在打鼓,她一双杏眼闪烁着微光,有什么东西在破壳而出。

  “那个人,有可能是我哥哥。”

  “他有父母。”

  “我在他身上,闻到了我哥哥的味道。”

  “季郁。”他说,“离他远点。”

  季郁心跳慢了半拍,呼吸都不敢用力,试探着问:“你是不是在......”

  “吃醋”两个字没等说出口,就被眼前的男人打断了。

  季郁腰缩了下,唇齿间都是他的气味。

  与朝奉身上的温度不同,他嘴唇冰冰凉凉的,贴着季郁的唇,很生涩。

  她抬手去摸他的喉结。

  腰间横空多出一只手,不轻不重的掐了一把,半晌,他率先退开。

  “懂了吗?”

  略微沙哑的嗓音,季郁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就这么怔怔看着他。

  半晌,她点头。

  “不继续吗?”

  朝奉身体一僵,差点绷不住。

  他拍掉喉结上不老实的那只手,哑着嗓音说:“你试试。”

  季郁还真不敢试试。

  但她很高兴,就好像费尽心思想要抓一只娃娃,结果发现娃娃机没有玻璃。

  可真好啊。

  她想。

  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好了,她爱慕的人,也同样爱慕着她。

  这一晚,注定无眠。

李初瞳 说:这里解释一下,小乞丐会说话不是个GUG,后期就懂了,不提前剧透。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