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34. 还挺有经验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4. 还挺有经验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14 20:58 字数:2047

  葛优下午搭了薛二乐的顺风车,刚从车里走下来,一抬眼就瞅见了季郁。

  小姑娘穿着棉线的七分袖,下面是一条黑色铅笔裤,一只手滑稽的被包成个粽子,正对着送她上学的男人,笑的一脸灿烂。

  那狗腿又讨好的模样,像是某只欢乐的哈士奇。

  朝奉听着季郁的碎碎念,视线笔直的看向校门口,并肩而站的那对年轻男女。

  他下巴往对面一抬,季郁会意,扭头看过去。

  “嗨!”她笑着朝葛优摆手。

  朝奉推了把季郁,催促道:“快去。”

  薛二乐脸色有点臭,向来随心所欲的人,眼见季郁已经走到了离他不远处的位置,转身就往里走。

  季郁看着明显耍脾气的某人,不明所以的看向一边笑得意味不明的葛优。

  “他怎么了?”

  “甭理他,犯神经。”

  两人步伐一致的往学院走,风一吹,树叶零零散散落了一路。

  葛优打量着季郁那只手,摸着下巴说:“这么激烈?”

  “可不是,疼死我了。”

  季郁下意识回应,顿了顿,又问:“你怎么知道?”

  葛优眼皮一跳,她还以为朝奉会晾着季郁一阵子,没想到这么快就把人吃干抹净了。

  “我给你出的主意,你说我怎么知道?”

  她眼见季郁走路的姿势歪歪扭扭,明显不正常,摇了摇头,感叹道:“这也太粗暴了,一点不懂怜香惜玉。”

  季郁反应过来她说了些什么,脸色爆红。

  “你想什么呢?”

  葛优一脸“我懂”的表情,拍了拍季郁的肩膀。

  “放心,养几天就好了。”

  季郁撇撇嘴,说:“你还挺有经验。”

  葛优怔了怔,没吭声。

  季郁满脑子都是昨天在泳池的画面,越想越燥热,根本没注意到身旁葛优的异样。

  两人径直走进教室,一抬眼,薛二乐腿搭在桌子上,耳朵里塞着耳机,摇头晃脑,自娱自乐。

  葛优给季郁一个眼神,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

  季郁清了清嗓子,走到他身边喊:“薛二乐。”

  “......”

  薛二乐音乐声音开到最大,完全没意识到身边站了个人。

  季郁抬起脚,“咣当”一声踹在他的凳子上。

  “我操,谁啊?”

  “你大爷。”

  薛二乐对上季郁那张白嫩的小脸,气就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让开了路。

  “大姨妈喝多了?”

  “季郁!”他咬牙切齿,“你看不出来我在生气吗?”

  “看出来了。”

  “那你不解释解释吗?”

  季郁被他逗笑了,问:“我跟你有什么好解释的?”

  薛二乐气的呼吸都不顺畅了,他怎么平时没发现季郁这姑娘这么迟钝呢?

  他脑袋凑上去,压低声音说:“你看不出来,我在吃醋吗?”

  季郁嗤一声,与他拉开点距离。

  “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我干嘛跟你解释?”

  薛二乐烦躁的抓了抓脑袋,说:“那作为朋友,关心关心你的生活,总可以吧?”

  走廊传来高跟鞋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由远至近。

  季郁端端正正坐好,看都没看他一眼。

  “先关心好你自己吧。”

  ......

  朝奉把车开出市区,沿着条小路径直往南走,停靠一个盖着瓦房的破院子里。

  两声喇叭。

  面包车里率先下来两个人,扯着一个鼻青脸肿的男人,走到朝奉面前,喊人:“中尉。”

  朝奉点头,顺势看向那个男人。

  他家小姑娘下手可真不轻,看着没什么力气,爪子却尖利的很。

  “大......大哥,我错了。”

  “恩。”

  男人苦哈哈的陪着笑,他是真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这么一号人。本以为昨天被小姑娘揍完,这事也就算了,没想到他刚从派出所里出来,就被这些人逮到这来了。

  朝奉狭长的眸子眯成一条缝,说:“你挺幸运。”

  “大哥......大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要知道小姑娘是你的人,打死我也不敢动她。”男人屁滚尿流的往朝奉那边爬。

  “我这把枪,第一次见陌生人。”

  “别......别啊......大哥.......大哥,我真知道错了......”

  他话音刚落,头上抵住一个冰凉的东西。

  男人身体一抖,浑身瘫软的跌坐在地上。

  这会儿吓得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姑娘,打到我身边来,我没舍得碰过一根手指头。”

  男人傻眼了,他怔怔抬头,被朝奉眸中的戾气骇得说不出话。

  “你掰断她指甲,把人打一身伤,下手轻重这事儿先不谈。”他加重手上力道,“大老爷们对一个小姑娘动手,你还他瑪算是个男人?”

  “大哥......我......”

  “别他瑪叫我,攀亲戚也没用。”朝奉给枪上膛,点根烟,“这事儿,你得给个交代,要不然......”

  男人试探着转身,正对着朝奉,手颤颤巍巍的握住那把枪。

  朝奉笑了下,“觉得我这玩意儿是玩具?”

  话落,他手臂高抬,枪口对准天空,“砰”一声,子弹破空而出。

  男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眼中的惊恐再也掩不住。

  “大哥,求你了,放过我吧。”

  朝奉嘴里咬着烟,把枪重新对准了他的头。

  男人腿一突,差点就这么晕眩过去。

  “放心,我不杀你。”

  男人一阵鬼哭狼嚎,嗓子都哑了:“大哥......”

  “留着你这条小命,回去跟爹妈学学什么叫规矩,这次,就给你一个教训。”

  他把烟头扔地上,伸脚踩灭。

  “手伸出来。”

  男人犹豫着把手伸到他面前。

  朝奉往身后勾了勾手指,很快有人递过来一把钳子。

  他拿手里垫了垫分量,一把揪住对方手腕,钳子夹住指甲边缘,猛地一拽。

  院里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身后两人对视一眼,又从容的别开视线。

  朝奉把枪重新塞进大衣里,抬手看了眼表,起身就往外面走。

  黑色越野车扬长而去,卷起一阵尘土。

  副驾驶放着的手机嗡嗡震动,朝奉扫了眼,眉间戾气尽散。

  “喂?”

  “朝奉,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十分钟。”

  “成,那我等你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