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33. 撞枪口来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3. 撞枪口来了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13 20:57 字数:2114

  中午人逐渐开始多了,泳池里的水浪四面八方朝着季郁这边涌来。

  季郁头晕目眩,根本不敢往水里看,她像是一条菜板上任人宰割的死鱼,随着水波一点一点往岸上靠近。

  眼前横空多出一只手,季郁抬头看,皱了皱眉。

  “需要我帮忙吗?”

  季郁摇头,一脸冷漠:“不用,谢谢。”

  她话音刚落,那只手的主人不由分说抓住季郁白嫩的手腕,微一用力,季郁就被他扯到了岸上。

  陌生男人的视线炙热的扫视着季郁,从上到下,两人几乎紧紧贴在一起,滚烫的呼吸打在季郁的脸上,熏的她心情更是烦躁。

  “放手!”她冷呵。

  男人手劲儿丝毫没有松缓,反而抓的更用力。

  “你这就不讲道理了吧?”

  “我需要跟你讲什么道理?”季郁挣扎未果,索性放弃。

  男人扯着季郁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语气不好的说:“你甭废话,咱俩出去单独谈,别影响了人家。”

  旁人眼中,这更像是一对吵架的小情侣,大家都不以为然,并不放在心上。

  季郁踉跄着被他带到洗手间门口,男人钳住季郁的肩膀,笑的有点痞:“这么配合,看来是不需要我多废功夫了。”

  “是吗?”季郁也跟着笑了。

  男人没防备的松开手,被他抓过的位置,勒出一道道手指的印记。

  “你皮肤还挺好的。”说着,又准备上手。

  季郁避开那只爪子,毫不犹豫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

  男人措不及防承受她这一脚,疼的脸都白了,好容易缓过神来,在抬头时,眼中已充斥着怒意。

  季郁紧了紧肩带,双手握拳,眼中尽是兴奋的光芒。

  她已经很久没畅快的跟人打过架了。

  正好,撞枪口来了。

  ......

  朝奉抽完一支烟,在泳池转了一周,都没看见季郁。

  “你是找你妹妹吗?”

  朝奉垂眸寻找声音来源,对上一双戴着绿色隐形眼镜的瞳孔。

  那是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声音还很稚嫩,脸上扬着灿烂的笑容。

  朝奉点头,问:“你看见她了吗?”

  小姑娘用力点头,觉得自己可真是聪明,她就说这两人看着就不像是情侣。

  “你妹妹刚才被她男朋友带走了,好像是在吵架的样子,你要不出去找找?”

  朝奉眉一皱,抬腿就往外面走。

  “帅哥,留个电话吗?”

  小姑娘不死心的冲着他背影喊,清脆的声音回荡着整个泳池,吸引不少人的视线。

  朝奉没回头,装没听见。

  他加快脚步,逮住一个人就询问季郁的下落。

  对方的回答多数都是一样的。

  并没有人见过季郁。

  “不好啦!”

  从里面匆匆跑出来一个工作人员,她一边跑,一边冲着对讲机的那头喊:“快打120,这里有人受伤了。”

  朝奉心头猛跳,上前两步拦住那名工作人员。

  “人呢?”他沉着脸,看起来有点吓人。

  工作人员被他抓的有点疼,唯唯诺诺的往里面一指,说:“在里面。”

  朝奉松开她,抬腿就往里面跑。

  “季郁!”他喊。

  “我在这!”

  细微的声音,并不容易引起注意,但朝奉还是敏捷的听见了。

  他顺着声音来源,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

  小姑娘手上和脸上蹭了不少血,大腿上有一处明显的淤青,还有一根手指的指甲向外翻着,要断不断的样子。

  朝奉眼中凝聚一团风暴,他手握成拳,骨骼咯咯直响。

  季郁身上的戾气还很浓郁,她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看着朝奉。

  半晌,她说:“我想回家。”

  朝奉牵着季郁那只完好无损的手,拉着她往更衣室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说:“对不起。”

  季郁摇头,她不怪朝奉。

  本就不是他的错,是刚巧她遇上麻烦的时候,他不在罢了。

  “对不起。”

  朝奉低着头,掩去眸中的戾气。

  他知道季郁不想惹麻烦,所以让他带她回家。

  但自己从来不舍得碰一根手指头的小姑娘,除了训斥她两句,还从没让她伤成这个样子,更何况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无论是出于私心还是男人的自尊心,他都无法让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把季郁塞进车里,朝奉不知给谁打了通电话,在上车的时候,眸子中的戾气尽散。

  “去哪儿?”

  “医院。”

  季郁好了伤疤忘了疼,撒娇说:“不去可不可以?”

  朝奉点头。

  季郁眼睛一亮,又听他说:“你这指甲长出来以后特别丑,而且要四五年才可以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

  季郁被他唬住,有点滑稽的捧着那只手,呼呼吹气。

  “这玩意也能留疤?”

  “说不准。”

  季郁狐疑的看着他,“你别是骗我吧?”

  朝奉压根不搭理她,直接把车开进医院的地下停车库。

  小姑娘老老实实坐凳子上,等着医生替她消毒,清理伤口,过程连吭都不吭一声。

  朝奉一个大老爷们看着都疼的伤口,季郁硬是忍下来了。

  最后手指被包成个粽子,季郁拿朝奉眼前晃了晃,傻笑一声:“这下不会留疤了吧?”

  “为什么跟陌生人出去?”

  季郁笑容一僵,小声嘀咕:“是他扯着我。”

  朝奉不说话,就这么沉沉看着她。

  季郁举双手投降,说:“我这不是气不过嘛,占便宜占到我头上来了,真当我是吃素的呐?”

  朝奉拉车门,把季郁塞车里。

  “还想去哪儿?”

  季郁耷拉着脑袋,蔫头巴脑的说:“我还能去哪啊,我现在可是有伤在身。”

  “不妨碍上课。”

  被一眼看穿心思的季郁:“......”

  越野车径直开往公寓,季郁点根烟,搁嘴里咬着,解锁手机跟小闺女聊微信。

  朝奉腾空扫一眼,又不感兴趣的收回视线。

  “朝奉。”

  “恩。”

  “你觉得我去那家店打工怎么样?”

  朝奉审视的目光打量她一眼,面无表情:“不怎么样。”

  季郁眼睛一瞪,问:“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恩。”

  季郁一跺脚,脸上写满了认真:“我就去打工给你看,等着吧!”

  “能打工不能上课,你这伤也没多重。”

  季郁眨眨眼,又眨眨眼。

  “诶呦,我这手可疼了,你回去得给我看看,包的什么破玩意,又丑又累赘,打工是打不了喽......”

李初瞳 说: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啦,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