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30. 能偷军犬吗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0. 能偷军犬吗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12 20:23 字数:2046

  季郁热一路,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淌,小脸通红。

  朝奉趁着红灯转头看她,小姑娘捏着手机,看窗外看的聚精会神,对他不理不睬。

  “回去早点睡。”

  季郁没搭理他。

  朝奉眉一蹙,伸手抢她手机。

  季郁避开他伸过来的手,抓紧安全带,冲他嚷嚷:“你干嘛啊,还开着车呢。”

  朝奉重复。

  “我明天没课,不用早睡。”

  “没让你上课。”

  季郁熟门熟路从他那拿根烟,咬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那干嘛起那么早?”

  “带你出去。”

  “啊?”

  “明天带你出去玩。”

  季郁狐疑的看他一眼,问:“你有这么好心?”

  “不想去?”

  “我没说。”

  朝奉扫她一眼,没说话。

  季郁“啧”了声,朝他勾勾手指。

  “火机。”

  “自己拿。”

  季郁杏眼从上到下扫了个遍,都没看到火机在哪儿放着。

  朝奉下巴一点,说:“左边裤兜。”

  季郁茶褐色的眸子微闪,俯身探过去,右手摸索着伸进男人的右侧裤兜,隔着衣料触碰他的皮肤,引起一阵颤栗。

  “快点。”他咬牙。

  季郁咽了咽口水,因为紧张,并没有听出些许异样。

  滚烫的大腿温度隔着布料传递到季郁的手心,她被烫的手指一颤,畏畏缩缩的把火机掏出来,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火机“啪”一声被引燃。

  火苗在幽暗的环境中,忽明忽暗。

  季郁深吸口气,缓缓吐出一个烟圈,心跳像在打鼓,带动着某种节奏。

  朝奉面无表情,漆黑的眸子深邃。

  他目视前方,看起来毫无半点异样。

  越野车停靠院中,季郁跳下车,一溜烟跑进公寓。

  她给手机充上电,刚开机,就看见了葛优的微信。

  :小心!

  季郁一头雾水,回复她:什么意思?

  那头半天没回,季郁抬手看了眼手表,已经十点半了。

  难怪......

  葛优可能已经睡了吧,都这么晚了。

  正想着,门外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季郁“蹭”一下从床上跳下去,耳朵紧紧贴着房门,听着外面的动静。

  “叩叩叩!”

  她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外面传来朝奉的声音:“季郁。”

  “啊?”顿了顿,又问:“有事吗?”

  朝奉一只手指勾着季郁的书包带,他想了想,说:“没事了。”

  ......

  季郁直到听见对面的关门声,才蹑手蹑脚的推开门,跑到楼下的客厅。

  她从冰箱里替自己倒了杯牛奶,清新的香气扑鼻,季郁抿了一口,端着上楼。

  男人不知何时靠在对面,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季郁心跳慢了半拍,忍不住在心里打退堂鼓。

  朝奉似乎笑了下,不太明显:“早点睡。”

  季郁点头,抬腿往房里走。

  经过他身边时,分明嗅到朝奉身上一股浓郁的烟草味。

  季郁忍不住吸了吸鼻子,烟瘾有点犯了。

  她走到门口,一只脚还没迈进去,转头。

  “有事儿?”

  季郁朝他伸手,说:“给我一支烟。”

  朝奉没吭声。

  季郁往他那边走两步,几乎贴到他身上,那股子烟草味更浓更烈,熏的她脑子犯晕。

  朝奉居高临下看着她,微微眯起了眼。

  季郁笑的意味不明,伸手往他裤兜里摸,男人似乎看出她的动作,敏捷躲过那只手,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些许距离。

  “别那么小气,给我一支。”

  朝奉阴恻恻的看着她,眸光微动。

  季郁不死心,又一次往前靠,不知不觉中,已经走进了他那间房。

  朝奉这次没躲,任由季郁的爪子伸到自己的裤兜里,一阵摸索。

  半晌,她手指一顿,整个身体都在发颤。

  “出去。”他冷声。

  季郁咬牙,顺带摸出那盒烟。

  “那个......”

  她神情有点懊恼,像是想要解释。

  但朝奉不是傻子,他目光沉沉看着季郁,不辨喜怒。

  “出去。”

  这一次,显然比方才语气重了点。

  季郁知道她有点过火,已经触碰到了男人的底线。

  在继续坚持和暂时放弃之间,她理智的选择了后者。

  “季郁。”

  在季郁关上门的那一刻,朝奉出声喊住了她。

  季郁回头。

  “你在撩我一次,试试?”

  谁也没说话,季郁反应过来他说的意思,整个人都沸腾了。

  “砰”一声。

  率先关上的,是朝奉的那道房门。

  季郁回想她方才不经意的触感,微微红了脸。

  这一晚,注定是个失眠夜。

  早晨睁眼,季郁有一秒钟大脑放空,她看着天花板出神,半晌,起身下床去拉窗帘。

  视线被层层绵绵的雾遮住,放眼望去,像是整个人都处于云端。

  她转身去洗手间用冷水泼了把脸,手指刚触碰到毛巾,门外传来敲门声。

  “季郁。”

  “等等。”

  她把脸擦干,出去开门。

  朝奉穿一身休闲装,头发未干,此时正湿漉漉的滴着水。

  季郁看他一会儿,侧过身。

  “打算带我去哪儿?”

  他沉默一瞬,缓缓吐出两个字:“军区。”

  “能偷军犬吗?”

  “不能。”

  “能跟新兵一起训练吗?”

  “不能。”

  季郁嘴一撇,问他:“那去干什么?”

  “练枪。”

  季郁眼睛一亮。

  “打靶。”

  季郁欢呼一声,从柜里掏出浅灰色的运动装,以最快速度去洗手间换好,在出来的时候,已经完全变了个模样。

  朝奉从上到下扫她一眼,嗤笑一声。

  “倒是利索。”

  “那当然。”

  她见朝奉不吭声,又问:“好看吗?”

  “还行。”

  “还行是什么意思?”

  “不难看。”

  季郁笑眯了眼睛,“那就是好看了?”

  朝奉把她从房里揪出来,顺手带上门,大手抵着她后背往前推。

  半晌,传来低沉的一声。

  “恩。”

  季郁背对着她,笑的像只偷腥的猫。

  北川因为雾天的缘故,全城都在堵车,越野车挤在众多车辆中,像挤牙膏一样,一寸一寸的往前挪。

  “还要多久?”

  “快了。”

  季郁翻了个白眼,这话他从半个小时前就在说。

  好不容易穿过前面的红绿灯,朝奉抿抿唇,方向盘一转,沿着右侧小巷往里扎,尽可能避开车辆聚集的地方,终于在半个小时以后,到了军区。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