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29. 少女心礼物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9. 少女心礼物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11 20:18 字数:2076

  两辆车驶进市中心后,各自分道扬镳。

  薛二乐目送那辆黑色越野车离开,狠狠呼出一口气。

  “可算自由了。”

  葛优白他一眼,讥讽道:“出息。”

  “你懂个屁。”

  “我懂你。”

  “......”

  薛二乐气的呼吸都不顺畅了,他方向盘一转,在前面的十字路口处左转。

  葛优没有防备,整个身体向左倾斜,栽倒在后座上。

  “你带我去哪儿?”

  薛二乐没好气的回她两个字:“吃饭!”

  “你那么怕他?”

  “是你不了解他。”

  葛优脑袋往前凑,彻底来了兴趣:“那你讲讲。”

  薛二乐点根烟,惆怅的看着前方,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

  她姐年轻的时候仗着自己是市长的女儿,胡作非为,心高气傲,没少得罪人。以至于当她被人拐卖到大山里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背地里幸灾乐祸。

  那时朝奉还不是中尉,只是一个小小的士兵,他按照军区的安排,找到那座大山,跋山涉水的将人平安带出来。

  薛二乐永远忘不掉,他背着林黛,脸上近乎铁血一样的神情,在看到山的尽头那一刻,怦然瓦解。

  他曾经偷偷问过朝奉,为什么所有人都不肯原谅林黛,他却义无反顾的努力把人带出来了。

  葛优看着薛二乐脸上从未有过的神情,问他:“那朝奉怎么说?”

  薛二乐把车停在路边上,解开安全带,回头看着葛优。

  “他说,我没有受到过林黛的欺压,所以谈不上原谅,但我是一个兵,我的义务就是找到她,把她平安的带出来。”

  葛优怔了怔,这番话虽然热血,但却不足以让人从心底里产生畏惧。

  薛二乐任由她看着,半晌,就这么笑了。

  “你笑什么?”

  “我当时觉得他这人特白痴,我爸根本没有发自内心的感谢过他,就为了什么自己是一个兵,也不管山那边有没有危险,就自己只身去闯。”

  葛优笑了笑,问他:“后来呢?”

  “后来,等我爸带人进山的时候,那个买我姐当媳妇儿的老男人,被打的浑身是伤,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葛优惊讶的睁大眼睛,“他看起来不像是这么不理智的人。”

  “我爸当时准备帮他把这件事压下去,但他拒绝了。”

  “那是挺白痴的。”

  薛二乐摇头,他冲葛优神秘一笑,说:“不,他一点都不白痴。山里的那个老男人一辈子都走不出大山,对他来说,高昂的赔偿金比让朝奉吃几年牢饭来的划算的多。”

  “他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对。”

  葛优懂了,薛二乐畏惧的不是朝奉来自于气场上的威压,也不是实力上的悬殊,而是这个人心机深沉的让人看不到尽头。

  所以她沉默半晌,给季郁发了条短信。

  薛二乐偷偷瞄了她一眼,问:“你干嘛呢?”

  “给季郁发短信。”

  “不能打电话说吗?”

  “我得告诉她,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这男人她对付不了。”

  薛二乐:......他出门的时候是不是把智商忘在家里了?

  ......

  季郁以为她回公寓后就要开始展开行动,所以并没有给手机充电。花好月圆,夜黑风高,良宵苦短,谁还有那心思去玩什么手机?

  以至于她被朝奉拉着出门的时候,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

  朝妈妈穿着新买的旗袍,心心念念等着她的小闺女来家里串门,顺带拿走她精心挑选的生日礼物。

  季郁跟着朝奉进屋的时候,季茹慧去附近的超市买垃圾桶还没有回来,朝妈妈靠在门上,笑眯眯的看着季郁走近。

  “朝妈妈!”

  小姑娘甜甜叫人,笑容甜美。

  朝妈妈心都要被她叫化了,忍不住上前摸了摸她圆润的小耳朵,柔声说:“小宝贝儿,生日快乐。”

  朝奉眼一眯,问:“你生日?”

  季郁无辜摇头。

  朝妈妈眨眨眼,看着自家儿子一脸不解的表情,于心不忍的别过脸。

  “郁郁月初过生日,我以为你知道。”

  朝奉怔住,他垂眸看着一脸委屈的小姑娘,嘴唇嘟着,杏眼写满了控诉。

  难怪脾气那么大。

  勾勾唇,朝奉抬起大手,安抚似的揉了揉小姑娘的头发。

  朝妈妈牵着季郁的手,把人领进屋子里,将事先准备好的继续递给她。

  “拆开看看?”

  季郁抱着礼物盒的手,有点颤抖。

  不管里面是什么,这都是朝妈妈精挑细选的东西,作为送给她的生日礼物,里面是一颗真诚相待的心。

  朝奉握住她的手,鼓励似的笑了笑。

  季郁深吸一口气,有点紧张,也有点期待。

  撕开那些繁琐的包装,季郁睁着眼睛,怔住了。

  朝奉抿抿唇,别过头。

  季郁不吭声。

  朝妈妈有点紧张的看着她,小心翼翼的问:“不喜欢?”

  季郁摇摇头,笑靥如花:“这是我收到过最漂亮的礼物。”

  可不就是特别漂亮嘛,瞧她少女心的朝妈妈送了什么生日礼物,一盒特大号的芭比娃娃套装,看着就很贵。

  季郁抚摸着包装精致的盒子,笑的合不拢嘴。

  刚巧这时候季茹慧回来了,她拎着垃圾桶,走到季郁面前。

  “郁郁,喜欢吗?”

  季郁点头,她可真是太喜欢这东西了,谁还没点少女心了呢?

  朝奉站起身,跟这些女人们没有共同话题,索性到门外去抽烟。

  季茹慧回屋,把她准备好的礼物递给季郁。

  是一串酒红色的玛瑙手链,上面些许细纹,并不规矩,戴在手上很是显白。

  季郁拿在眼前晃了晃,那种不真实的感觉又一次涌上心头。

  她指甲抠着手心,痛感让她彻底清醒。

  把季郁细微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朝奉眸子深了深,没吭声。

  回去的路上,季郁抱着芭比娃娃,侧脸看着窗外。

  “疼吗?”

  季郁怔了怔,问:“看见了?”

  “嗯。”

  季郁笑了笑,说:“你该不会以为我有自虐倾向吧?”

  “你不会。”他说。

  季郁闭上嘴,从他的烟盒抽出一根万宝路,咬嘴里。

  朝奉说的没错。

  她不会。

  过去孑然一身,无牵无挂,什么都不怕。后来,她有了软肋,有了想要一起生活下去的人,所以比任何时候,都希望能够好好活下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