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26. 你适可而止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6. 你适可而止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10 21:14 字数:2107

  季郁把自己关房间里生着闷气,一直到晚上。

  她没开灯,整张脸都隐在黑暗中,唯有那双眼睛闪烁着幽怨的光芒。

  朝奉耳朵贴着墙壁,房里隐约传来游戏背景的声音,是季郁一直情有独钟的一款阴暗风格游戏。

  他抬手,敲门。

  “季郁。”

  里面游戏背景的音乐声音似乎小了点,恍若无闻。

  朝奉眉一挑,继续敲门。

  一下,两下,三下......

  季郁始终没有动作,她这次是真的被气到了。分明是朝奉言而无信在先,认错的态度不诚恳也就罢了。

  他竟然敢打她的屁股!

  季郁长这么大,身边长辈都没人舍得动她一根手指。

  敲门声还在继续,极有节奏的,一下又一下。

  季郁被他扰的心烦意乱,干脆跳下床去开门。

  朝奉站在外面,脸上没什么表情。

  “吃饭。”

  季郁杏眼一瞪,不爽了:“你那么凶做什么?”

  朝奉重复:“吃饭。”

  季郁眉蹙起,往后退了两步,手握着门把,正准备关门。

  “嘶......”

  朝奉眼疾手快的伸出左腿,被季郁关门的力道夹住了腿,疼的倒吸一口气。

  他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季郁梗着脖子,不服输的跟他对视。

  “季郁。”

  “恩?”

  “你适可而止。”

  季郁冷冷勾起唇,“我如果不呢?”

  朝奉收回腿,没费什么力气,轻而易举推开那扇虚掩着的门。

  季郁感受身边笼罩的气压,呼吸一泄。

  她极有危机感的后退了一步。

  朝奉深邃的眸子,居高临下看着她:“照顾你是看在慧姨的面子上,你别不识好歹。”

  “你说什么?”

  季郁猛地抬头看向他,大受打击的样子。

  朝奉抿了抿唇,没重复。

  他知道季郁听清了,不需要重复第二遍。

  “你、出去!”

  季郁抬起手,指着门外的方向。

  她站的笔直,脸上没有商讨的余地,与之前全然不同。

  朝奉站着没动。

  季郁不退反进,与他鞋尖抵着鞋尖,身上的布料几乎贴到一起,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胸口,略微炙热。

  “看在我姑的面子上,照顾我?”

  “是。”

  “之所以照顾我,都是因为我姑姑交代你这样做?”

  朝奉没应声,理论上来讲,确实是这样的没错。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季郁那双受伤的眼眸,无论如何都无法点头。

  他的沉默,在季郁眼里,无疑是一种默认。

  “你出去吧。”

  她冷静的反常,目无波澜,像一潭死水。

  朝奉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季郁目送他离开的背影,有些颓废的坐在床上。

  心里像是压了块石头,压的她透不过气,有点难受。

  客厅里。

  朝奉食之无味的扒了两口饭,发现自己突然吃不下了。

  从未遇到过这种状况,但总归闹矛盾的初衷,都是因为他言而无信在先。

  想到这,朝奉莫名有点心虚。

  他蹲门口抽烟,觉得奶孩子这种事确实不适合男人来做。

  刚巧这时手机响了。

  是秦钢。

  他交代朝奉工作上的事,嘱咐了几句,正准备挂断电话,被朝奉叫住了。

  “班长。”

  秦钢油然而生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说。”

  “怎么哄孩子?”

  秦钢脑回路没跟上他的思维,傻傻问了句:“什么?”

  朝奉想了想,索性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讲给秦钢听。

  最后,他疑惑的问:“季郁在生气什么?”

  那头秦钢听得一愣一愣的,信息量实属有点大,他需要时间好好缕缕。

  “你答应季郁昨天回来?”

  “恩。”

  “言而无信在先,又冲她发脾气?”

  “......恩。”

  秦钢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开启了教科书的模式,语重心长的对他说:“朝奉,你跟季郁存在一个致命的盲区。”

  “什么?”

  秦钢端着杯子喝了口水,继续说:“如果像你说的那样,照顾她只是看在小慧的面子上,难道你不觉得,你管的有点太多了吗?”

  顿了顿,又接着补充:“队里的人都在传,说你养了个闺女。”

  朝奉:???

  这是重点吗?

  但......仔细这么一想,好像秦钢说的也不无道理,他对季郁确实有点出乎意料的上心。

  朝奉没否认,等着秦钢继续说。

  “季郁这孩子长这么大不容易,没人像你这样照顾过她,你给她产生了依赖,又时不时的放任她不管。”秦钢声音有点严肃,“朝奉,这问题本身就出在你自己身上,你得自己找答案。”

  挂断电话,朝奉深深呼出一口气。

  姜还是老的辣,秦钢几句话,就把朝奉的这一头雾水,解释个明明白白。

  朝奉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有点恶劣。

  竟然饥不择食的,对一个干煸豆芽的小姑娘感兴趣?

  这感觉可真是......

  简直不要太爽。

  夜幕漆黑,隐在暗处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而季郁,这晚却又一次不可避免的失眠了。

  一夜无眠。

  隔天,季郁起床洗漱。

  她背着书包下楼的时候,朝奉老神在在的坐在她平时喜欢的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牛奶。

  嘴角还有一圈牛奶的白色痕迹。

  季郁的第一反应是:这男人在作什么幺蛾子?

  某个作幺蛾子的男人,抬起头,轻飘飘看了眼季郁。

  “上学?”

  季郁还记着昨天的事,闷声闷气应了句:“恩。”

  “我送你。”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表情天衣无缝,与平日没什么区别。

  但季郁就是觉得,他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

  季郁摇摇头,企图甩走脑子里那些乌七八糟的想法,耳尖泛红的推开门率先走了出去。

  越野车疾驰公路,朝奉目视前方,左手握着方向盘,指尖夹着一根烟。

  季郁舔了舔唇,烟瘾犯了。

  但她还跟朝奉置气,并不想低三下四的去他那讨烟抽。

  忍了忍。

  终是没忍住。

  “等我下车在抽,ok?”

  朝奉斜睨她一眼,配合的把剩下的半截烟扔出窗外。

  一脸惊悚的季郁:他别是被什么妖魔鬼怪附体了吧?

  耳边突然传来男人低沉暗哑的嗓音,带着点蛊惑人心的意味:“还在生气,恩?”

  尾音拉的老长,季郁整个心都被勾的痒痒的。

  脑子里突然涌起不久前,朝奉裹着条浴巾,漏着腹肌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样子。

  “操!”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