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25. 一场持久战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5. 一场持久战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09 21:42 字数:2081

  季郁这一觉,睡的腰酸背疼。

  她似乎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嘤咛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被子滑落到腰间,露出一截白嫩的皮肤,头发乱蓬蓬的,有几根掉在枕头上,与线头缠成一起。

  天花板泛白,扣着防尘板的灯隐在透明的塑料里。

  季郁猛地坐起身,昨天是她的生日,她做好了一桌的饭菜等着朝奉回来。

  后来呢?

  白色长裙还穿在身上,皱巴巴的一团,蜷缩到腰往上的位置,修长笔直的双腿露在空气中。

  她昨天一直在等朝奉回来。

  趴在桌上。

  睡着了。

  等等!

  她昨天明明是趴在桌上睡着的,怎么一睁眼,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季郁“腾”的从床上跳下去,拉开门,光着脚就往楼下跑。

  餐桌已经被收拾过了,那她昨天的菜到哪里去了?

  季郁又转了个方向,跑到厨房的垃圾袋里看。

  没有。

  那......冰箱?

  扑面而来的凉气,被塞满了五花八门的菜品。

  季郁往鞋架那看了眼,黑白相间的运动鞋,整整齐齐摆在那里。

  这说明,朝奉确实回来了。

  在她睡过去的时候。

  但......

  季郁雀跃的心情,瞬时从头凉到了脚。

  他错过了她的生日。

  季郁沮丧的低着头,准备回房间洗漱。

  “季郁。”他喊。

  “啊?”

  小姑娘有心事,这会儿脑子还不利索,下意识回了句。

  “我道歉。”

  “什么?”

  “答应你昨天回来,失言了。”

  “哦。”

  “......”

  朝奉一口气憋在胸口,他把姿态降到最低,却没想到小姑娘压根不领情。

  他站在二楼的栏杆那里,眯眼看着季郁。

  小姑娘无精打采的上了楼,经过他身边,“砰”的一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朝奉:“......”

  这反应,不在他的预算范围。

  顺毛计划失败了,朝奉长这么大还没有过哄人的经验,这会儿犯难,只能打电话向他母亲大人求助。

  他在电话里简单说明了事情的经过,那边朝妈妈听得眉开眼笑,最终叮嘱朝奉。

  “记得把人哄好。”

  然后就挂了电话。

  好嘛,他就不该对母亲大人有太大的希望。

  指不上别人,朝奉只能亲力亲为。

  他下楼把冰箱里的饭菜热进锅里,去季郁的房门口敲门。

  “季郁。”他沉声。

  门里,季郁听着外头的动静,气更不顺了。

  这什么态度?

  明明是他失言在先,搞得像是自己无理取闹一样。

  季郁很有骨气的忽略外面的敲门声。

  朝奉站门口喊着季郁的名字,见对方压根不准备搭理他,揉了揉眉心,决定还是先下去吃饭再说。

  小姑娘手艺还算不错,虽然比不上他做的,但好歹像模像样,颇有些居家主妇的架势。

  朝奉被自己心里的想法莫名逗笑了。

  季郁趴床上心不在焉的玩手机,游戏输了一局又一局,她干脆把手机扔床上,平躺着盯着天花板发呆。

  他就这样不哄了?

  要不......出去看看?

  不行!

  季郁果断掐灭心中的想法,那样岂不是太没骨气了?

  她得在拖拖他。

  ......

  下午,秦钢带着演习的总结报告去公寓。

  朝奉这会儿正在厨房里忙碌,做的都是些小孩子爱吃的零食,香气飘散到四处。

  门铃响的时候,季郁趴在窗户上偷看。

  秦钢有所察觉,不经意抬头,对上季郁做贼心虚的眼睛。

  季郁:“......”

  秦钢:“......”

  朝奉推开门,秦钢刚好收回视线。

  他把手上的报告递给朝奉,指了指楼上。

  朝奉懂了,冲他点点头。

  两个男人无声交流,季郁趴在窗户缝里偷看,急得直跺脚。

  这两人背地里偷偷说什么呢?

  季郁耳朵紧紧贴着窗户,像一只壁虎。

  防盗门“砰”一声响。

  季郁吓得一个机灵,猛地缩回去,一屁股坐在床上。

  好像更生气了。

  楼下朝奉做好了零食,围着围裙走到季郁门口,敲门。

  “我把东西放门口,你吃点。”

  季郁当然不会回应他。

  朝奉等半天也不见有人回,干脆下了楼。

  季郁从门里听见渐行渐远的脚步声,“蹭”一下走到门边,做贼心虚的打开门。

  朝奉靠在墙壁上,一双漆黑的眼眸盯着她。

  似乎还含着些许笑意。

  季郁的眸子逐渐结冰,冷冷看着他。

  朝奉抿抿唇,眸子里的笑意尽数消散,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生气?”

  季郁不答,“砰”一声把门甩上了。

  吃了个闭门羹,朝奉皱了皱眉,有点糟心。

  他不死心的继续敲门,一边敲,一边语气不好的说:“季郁,有事就说,别耍脾气。”

  季郁刚消下去的气,蹭蹭上涨。

  好嘛,言而无信,反倒责怪她耍脾气。

  越想越生气。

  季郁冲着门外吼:“我今天就耍脾气给你看!”

  门“咣当”一声响,朝奉被她勾起了火,一脚结结实实踹在门上。

  “季郁。”他喊。

  隔三秒,那头没声音。

  朝奉抬起脚,又是结结实实的一脚。

  季郁脸色铁青,气的唇直哆嗦。她忍无可忍,站起身,狠狠拉开门。

  “朝奉,你真他/瑪的混蛋!”

  朝奉眼眸中集聚一团风暴,深邃的像是要将眼前的小姑娘吞噬。

  他沉着嗓音,一字一顿:“再骂一句。”

  “你、他、瑪、的、混、蛋!”

  季郁话音刚落,被眼前的人大力擒住了手腕,用上几分力道。

  她吃痛挣扎,却使不上力气。

  正想挑不好听的多骂他几句,腰间横空多了一只大手,把她拦腰托起,肚子压在他结实的大腿上。

  紧接着......

  “啪”的一声。

  季郁脸色爆红,捂着屁股从他腿上跳下去。

  “你有病吧?”

  朝奉不理,目光阴阴沉沉的。

  季郁揉着屁股,越想越委屈,眼眶越来越红,眼泪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朝奉怔了怔,他其实下手有分寸,并没用多少力气。

  小姑娘哭的泪眼朦胧,不像是装出来的。

  就那么委屈?

  朝奉有点后悔,正想上前安慰季郁几句,对方压根不想搭理他,“砰”一声又把门关上了。

  那碗甜食已经不知何时,被季郁踢翻了,糖浆撒在毛茸茸的地毯上,黏黏的看着就不舒服。

  朝奉咬牙,更糟心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