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23. 订过娃娃亲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3. 订过娃娃亲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08 21:22 字数:2079

  成功甩开薛二乐,季郁坐着葛优的车去市中心。

  她耳朵尖尖的,像是童话里描述的那种精灵,轮廓无瑕疵,漂亮的不可思议。

  季郁看的时间久了,都觉得羡慕。

  她想,如果葛优去弄cosplay,一定不需要在耳朵上下功夫。

  耳边传来一声笑,葛优问:“你看什么呢?”

  “耳朵。”

  “很漂亮吧?”

  季郁点头,确实漂亮。

  葛优笑了笑,说:“小时候长得丑,邻居家的小孩不跟我一块玩,就让我扮演动画片里吸血的蝙蝠。我为了讨他们欢心,就对着镜子揪自己的耳朵,久而久之,就成了这个样子。”

  季郁脑补那种画面,玻璃心碎成了渣渣。

  “如果换成是我,我会揪他们的耳朵。”

  “我知道。”葛优点头,笑得异常开怀,“你那天跟人打架的时候,我也在场。”

  季郁怔了怔,这才想到她说的是初遇小乞丐的那天。

  “我没看见你。”

  葛优笑而不语。

  她本打算上去帮忙,却碍于这张脸,没有勇气跨出那一步。

  但最终她还是帮季郁报警了,她喜欢季郁这种瑕疵必报的性格,但也同时羡慕季郁这张人见人爱的脸。

  “你知道吗,我很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

  “你长得漂亮,有人喜欢,学习又努力......”

  季郁听一半就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出声打断:“停停停,你这哪里是羡慕我,分明是给我扣高帽子。”

  葛优笑声更大了。

  “我说的,都是真的。”

  季郁知道她说的意思,拐弯抹角的转一大圈,无非是想说羡慕自己这张脸。

  她其实并不算是最好看的,医学院每个系都有系花,季郁并不是系里的系花。这说明,她并没有葛优想象中那么好看。

  但她不想解释这么多,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想法也是不一样的。

  就好像季郁不愿意被人知道自己的身世,她害怕看到那些同情的眼光,她想,葛优也是一样的。

  “季郁。”下车之前,葛优出声叫住了她。

  “啊?”

  季郁一脚刚踩在地上,那一只还没来得及伸出去,就这么邪歪着身体,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有件事,我不想瞒着你。”

  “什么?”

  “我其实,跟薛二乐有过娃娃亲。”

  季郁至少呆愣十秒钟,才消化她这句话的信息。

  葛优始终盯着季郁的眼睛,她生怕看到季郁或怀疑或厌恶的情绪。

  但季郁没有,她冲葛优呲牙一笑,异常开心。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季郁大概懂了,葛优或许是想跟她做朋友,不掺杂任何因素。

  因为她在自己身上,看到了类似于一样的东西。

  叫做命运。

  ......

  季郁有了小伙伴,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当晚,葛优约了季郁,一块去她家附近的酒吧里玩。

  季郁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到了酒吧门口,她才知道原来葛优的家,就在金暮工作的酒吧附近。

  “怎么了?”

  见季郁盯着酒吧的牌匾发呆,葛优问。

  季郁摇摇头,跟着她走了进去。

  手机嗡嗡震动,葛优停下脚步,示意她去门口接。

  季郁照办。

  “喂?”

  “季郁,你在哪?”

  季郁清了清嗓,说:“酒吧。”

  “你往对面看。”

  季郁伸着脖子往他说的方向看,果然对面停着一辆轿跑,是季郁熟悉的那辆。

  薛二乐从车窗里伸出手向她打招呼,从副驾驶走下来一个女人,季郁认出,那是朝奉长在头上的一朵盛开桃花,林黛。

  女人穿着黑色紧身裙,腰部露出一截细嫩的皮肉,高跟鞋踩在路面,发出沉闷的响声。

  她穿过马路,走到季郁面前。

  “季郁,好久不见了。”

  季郁干巴巴的笑了声,她可真没那心情应付她。

  毕竟不是谁都有天赋在面对敌人的时候,笑的那么虚伪。

  林黛看出她的不自在,也不勉强:“朝奉大概月初回来,你照顾好自己。”

  她说完,也不等季郁反应,扭着腰肢走了进去。

  季郁满脑子都是她露出那白花花的一团,低头看了眼自己的。

  “操!”

  薛二乐目睹事情经过,不厚道的笑了。

  “季郁,你做我女朋友,保证不出一月,就跟我姐一样了。”

  季郁压根不搭理他,只朝着他的方向挥了挥拳头。

  葛优靠在酒吧的玻璃门上,从她面前走过去一个女人,是那种特别冷艳的类型。

  她视线轻飘飘的从葛优身上一瞥,然后扯了扯唇。

  葛优觉得,她大概从自己的身上,找到了所谓的优越感。

  “葛优。”

  是季郁的声音。

  她抬头寻找声音来源,对上薛二乐略微复杂的眼神。

  “你那么看着我做什么?”

  薛二乐摇头,说:“没事。”

  季郁走到中间,隔绝两人的视线,空气中的火药味散去大半。

  “季郁,我们去喝鸡尾酒吧。”

  “季郁,你靠近我点,我怕有女人搭讪我。”

  季郁头都大了,这两人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订过娃娃亲的样子。

  半点青梅竹马该有的情意都没有。

  刺耳的音乐混响贯穿耳膜,季郁掏了掏耳朵,她觉得自己没耳鸣就是个奇迹。

  正想着,眼前多了杯鸡尾酒。

  她伸手去接,说了句:“谢谢。”

  “郁郁。”

  “金暮?”季郁转头,丝毫不意外。

  金暮伸手抱了抱季郁,点到为止,实时放手。

  “那天的事,对不起。”

  季郁抿抿唇,没说什么。

  她对金碧玉的忍耐,已经达到了限度,没什么好道歉的,至少金暮的立场已经明确了。

  “季郁,走啊。”

  薛二乐有点厌烦的看了小白脸一眼,怎么到哪都能遇上他呢?

  季郁冲金暮摆手,跟上了薛二乐的脚步。

  金暮看着季郁的背影,眼底一片酸涩。

  “金暮,来客人啦!”不远处的经理对还在愣神的金暮大声喊。

  “来了。”

  葛优端着两杯鸡尾酒找到季郁的时候,她正小口小口的抿着手中的蓝色液体。

  “季郁,你喝的什么?”

  “鸡尾酒,朋友送的。”

  葛优把右手上的那杯递过去,说:“你尝尝这个。”

  季郁眯起了眼睛,辨别杯子里液体的颜色。

  是那种很清淡的白,并非透明,上面飘着一片柠檬。

  “叫什么名字?”

  “八洛。”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