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22. 离她远一点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2. 离她远一点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08 20:48 字数:2050

  朝奉整整一个星期都沓无音讯,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季郁忍了又忍,终是没忍住,给她姑姑打了通电话。得知朝奉每年都会参与一次演习,大概还要半个多月才能回来,一想到他走时匆匆交代的那些,压根没说到点子上,季郁就心里憋气。

  她想了想,给朝奉发了条微信。

  :我下月初过生日。

  季郁等了两分钟,不见那头回应,果断撤回。

  下午课程表上只有一堂课,那就是女教授的必修课。

  众多老师中,季郁尤为忌惮她。

  所以无关紧要的课她可能会耍小聪明旷课或者请病假,但女教授的课,除非真有特殊情况,否则季郁一定不会缺席。

  她成绩还算不错,也不知背地里吃了多少辛苦。

  女教授开始对季郁那点偏见,随着季郁的刻苦努力,全都化为零。

  笔记做完就到了下课时间,季郁整理书包,放在课桌里的手机突然开始震动。

  季郁扫了眼备注,眼睛一亮。

  “喂?”

  那头朝奉的声音嘶哑,听起来很是憔悴:“你给我发了什么?”

  季郁背着书包,匆匆往外面走。

  “你多久回来?”

  “大概月初。”

  季郁吸了吸鼻子,杏眼望着窗外,这会儿已经平静了下来,有些贪恋的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

  她想,她可真没出息。

  “还有事吗?”他听起来有点急。

  季郁犹犹豫豫,终是没能告诉他,下月初是她的生日。

  “没事了,你照顾好自己。”

  那头沉默一瞬,应了声。

  “恩。”

  电话不出所料的被挂断,季郁曾有幸见过朝奉穿军装的样子,她感叹难怪城市里的小姑娘,都对兵哥哥有一种特殊的执念。

  原来军装穿在身上,这么帅。

  她握着手机,屏幕已经暗淡无光。

  窗外熙熙攘攘走了一群人,还都很陌生的面孔,有两三个季郁能叫出名字,却跟他们并不怎么熟络。

  正出神,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季郁没理,她以为是刚巧路过的人。

  可那脚步声非但没有越走越远,反而停在她的身边,呼出的气息打在床上,形成一层雾。

  “季郁,你在这干嘛呢?”

  这话很耳熟,季郁不止一次从薛二乐的嘴里听见过。

  但来人并不是薛二乐,而是季郁的同班同学,葛优。

  季郁之所以对这姑娘印象深刻,是因为这姑娘长得实在是丑的不可恭维,唯一出众的,大概就是她那双耳朵。

  季郁想,这也许就是葛优喜欢扎马尾的原因。

  这样至少能把她的耳朵,全部暴露在外面。

  季郁回神,扭头看了她一眼。

  “没干嘛,你有事吗?”

  葛优摇头,有点腼腆的笑了笑:“刚巧路过,所以想跟你打个招呼。”

  季郁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我见你似乎在发呆?”

  “恩,有点心烦。”

  葛优眨眨眼,问她:“为什么?”

  季郁突然就不想说下去了,她不希望自己跟朝奉的事,被第三个以外的人知道。

  “不想讲吗?”葛优笑了笑,“没关系,你不愿意,我们就聊点别的。”

  对她突然的热情,季郁完全不能理解。

  她以为交朋友都是像薛二乐那样,看对眼就结交,不顺眼的人都懒得去搭理。

  “季郁,我们出去走走吧。”

  季郁点头,跟她并肩走成一排。

  楼梯拐角处,薛二乐看见季郁,眼睛一亮。视线转了个弯,看见葛优的一刹那,像是遇见了什么洪水猛兽一般,想都不想,转身就闪进了二楼的男厕。

  季郁:“......”

  她有点担心,这样会伤到葛优的自尊心。

  事实证明,季郁完全是担心过了头。葛优看见薛二乐的那一刻,连表情都没怎么变,只淡淡瞥他一眼,就收回视线。

  季郁干笑:“他可能有点怕你。”

  葛优耸耸肩,笑得满不在意:“他是觉得我太丑了吧。”

  季郁笑容卡在脸上,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她。

  两个女生走成一排,美丑差距太明显。有男人视线在季郁身上驻足,却始终不愿去多看葛优一眼。

  终于有人上来搭讪。

  季郁看着眼前干巴瘦的男人,他戴着眼镜,长得斯斯文文的,手腕骨头凸出,看着就没什么力量感。

  “能加个微信吗,学妹?”

  季郁报之一笑,正想婉转拒绝,却突然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只手,用力扯到了身后。

  她耳边响起薛二乐不悦的嗓音,和葛优若有似无的浅笑声。

  “不能。”他拒绝的很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

  眼睛男不跟薛二乐废话,他眼睛渴望的看着季郁。对方耸耸肩,一摊手,表示她也身不由己。

  葛优拉了下眼镜男的袖子,对方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从震惊到嫌恶最终踉跄着后退一步,都无疑在伤害着小姑娘的神经。

  但葛优似乎对他的反应并不陌生,那是一种见惯了这种排斥,从心底产生的冷漠。

  “很丑对吗?”

  很意外的,她声音出奇的好听。

  是那种带着点哑,像是长期抽烟的人,才会发出的声音。

  眼镜男被她的声音蛊惑,下意识点点头。

  “那就离她远一点。”葛优指着季郁,“她是我的。”

  这话可比薛二乐有杀伤力多了,什么叫季郁是她的?

  一时间众多跃跃欲试的男人们心碎了一地,原来两个人竟然是这种关系?

  眼镜男回过神,早已经跑的没影了。

  薛二乐把季郁护在身后,冷声呵斥:“你胡说些什么?”

  季郁从他身后探出头来,无所谓的笑了:“我不介意的,没关系。”

  “这样不是很好?”

  薛二乐瞪着眼睛,“哪里好?”

  葛优笑着解释:“我替她解决了那些烂桃花,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话音一转,她笑容迅速收敛,神情冷漠的盯着薛二乐,一字一顿道:“而且......”

  薛二乐缩了缩脖子,“而且什么?”

  “而且,你难道不觉得,你还欠我一句抱歉吗?”

  薛二乐梗住,默默抬起脚,躲到了季郁身后。

  季郁:???

  她总觉得,这两个人似乎很熟悉的样子。

  “季郁,我们走吧。”

  “我也要去!”

  “先道歉。”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