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21. 怜悯又虔诚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1. 怜悯又虔诚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07 21:43 字数:2060

  季郁睁眼的时候,朝奉已经走了。

  餐桌上摆着一份早餐,豆浆烫手的温度,让季郁忍不住朝着外面看了眼。

  黑色越野车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有点失望,又有点烦躁。

  难道自己真的有恋父情结?

  一边往嘴里塞包子,季郁一边抬臂看了眼手表。

  7:20

  还有十分钟就要迟到了。

  她狼吞虎咽,把早餐吃干净,吸允着手指跑回房间洗漱。

  在下楼的时候,已经7:50了。

  索性也已经迟到了,季郁干脆去挤地铁。

  这会儿上班高峰,地铁站挤满了人,各个神色匆忙,急的团团转。

  季郁老神在在的靠墙壁上,耳朵里塞着耳机,对周围的嘈杂充耳不闻。

  她略微低着头,满腹心事。

  头顶突然罩下来一只大手,温热的触感,不轻不重的揉了两下。

  季郁怔了怔,抬头对上一双深褐色的眼眸。

  男人长相清秀,嘴角含着笑,目光温柔的看着季郁。

  那眼神,让季郁心酸的想哭。

  她鬼使神差的张开嘴,缓缓吐出两个字。

  “哥哥。”

  两人都怔住了。

  季郁猛地回神,歉意看着他:“对不起,我......”

  男人摇头,表示他并不在意。

  第一次见到季郁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小姑娘身上,一定有不为人知的故事。

  那是埋藏很多年的。

  她心里最阴暗的地方。

  没人能触碰。

  可偏偏,他身上有小姑娘熟悉的东西。

  他能看懂,却不敢轻易触碰。

  季郁有点尴尬,她知道小乞丐是个哑巴,却不懂手语,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沟通。

  哦不对。

  他不是乞丐。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打扮的很有精神,虽说不是价值不菲,却也有一身浑然天成的优雅气质。

  况且他眉目清秀,一看就是那种温柔如水的性格。

  只是,可惜了这么完美的人。

  她愣神间,男人已然欺身而上,在季郁眉间落下轻柔的一个吻。

  冰凉的唇,贴着她的额头。

  那一吻,不带任何侵犯之意。

  有的是怜惜和安抚。

  季郁别过脸,不让男人看到她眼中的狼狈,启唇说:“我该上学了,改天聊。”

  然后她打开微信,弄出二维码的界面。

  男人歪着头,嘴角含笑,配合的加了她的微信。

  季郁捏着手机,冲他摆手。

  转过身,把备注调成了哥哥。

  她的哥哥。

  就让她自私这一次。

  目送季郁离开,男人眼底的温柔尽数瓦解,有些颓废的盯着季郁的背影。

  ......

  季郁坐地铁上怀疑人生,她觉得自己二十多年的青春岁月,可能真的白活了。

  就她在斜对面不远处的位置,一对男女忘我接吻,唇齿相依,男人的手搂着女人的腰肢,胸膛急促起伏。

  周围有人对他们指指点点,那对视若无睹。

  耳边传来啧啧不停的吸允声,季郁忍无可忍,“噌”的从位置上站起来,三两步走到他们面前。

  “喂。”

  女人听见声音,皱眉推开男人。

  “有事吗?”

  季郁笑得甜美,纯洁无害。

  “你们这是在拍小电影?”她顿了顿,一双眼睛假模假样的四处找寻着什么,半晌,收回视线问:“怎么没有摄像机之类的?”

  女人脸一阵青一阵红,有心指着季郁鼻子骂她几句,又生怕惹恼了身边的男人。

  那是她的金主,虽然并不富裕,但好歹有点油水。

  不能为了这点小事,毁她一次生意。

  男人没什么表情的看季郁一眼,大概也是在埋怨她坏自己好事,但终归没多说什么。

  季郁脑海中回想小乞丐的笑容,暖烘烘的像一轮烈阳。怎么会有人笑起来这么阳光呢?

  季郁想不通,如果是她的话,可能会因为残疾而自卑,自暴自弃或者抑郁。

  但他没有,清新脱俗的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

  教室里很安静,女教授清透的嗓音,透过窗户,传到外面,被风吹散。

  季郁站门口,深深吸了口气。

  “报告!”

  那放炮一样的声音戛然而止,半晌,才缓慢出声:“进来。”

  季郁抬腿走进去,漫不经心的扫了眼四周。

  薛二乐躲在前桌的背后,笑着冲她招手。

  那笑容,碍眼。

  季郁不搭理他,连眼神都不施舍一个,主动跟女教授认错:“教授,对不起,我下次不会迟到了。”

  小姑娘认错的态度诚恳,眼里写满了认真。女教授心一软,终是叹息着朝她摆了摆手。

  季郁讨好一笑,乖乖回到座位上。

  薛二乐见季郁迫不得已看向他,狗腿的竖起大拇指。

  结果是得到季郁的白眼一枚。

  “季郁,你得信我,我真不知道这事。”

  季郁点头,说:“我也不信。”

  薛二乐笑了。

  季郁没看他,又接着说:“但这事太巧了,由不得我不信。”

  薛二乐笑容凝固,心里头极不是滋味。

  他有必要帮他姐做这种事?

  那女人为了朝奉,什么都做的出来,简直丧心病狂。

  他哪能与这种人同流合污。

  薛二乐满眼的嫌弃,显然忘记了之前与林黛的盟约。

  季郁面前,干脆什么都是个屁啊!

  “季郁,你得相信我。”

  “真的。”

  “我帮她也没什么好处。”

  见季郁不搭理他,薛二乐干脆使出杀手锏。

  “况且,我还打算追你呢。”

  季郁眉一挑。

  薛二乐眼睛锃亮,顿时来了精神。

  “我有必要帮着她欺负我喜欢的女孩吗?”

  季郁冲他笑得意味不明,问:“你喜欢我?”

  这口气,与当初如出一辙。

  薛二乐咬牙点头,承认道:“喜欢。”

  季郁笑容更深了。

  “死心吧,我可不喜欢你。”

  薛二乐道行高啊,他身为资深的交际花,哪里是这点挫折就能让他气馁的。

  季郁话音刚落,他就递过去一块巧克力。

  “成啊,不能做男女朋友,就做普通朋友。”

  季郁摇头,说:“我可以拒绝。”

  但那只手,还是很诚实的抓走一块巧克力,塞进了嘴里。

  薛二乐呲牙一笑,从包里掏出一袋牛肉干,悄咪咪的给季郁递过去。

  “呐,这是我从内蒙那边弄回来的牛肉干,味特纯,你尝尝。”

  季郁想到市中心牛肉干的价格,顿时两眼放光的盯着他......手里的牛肉干。

李初瞳 说:猜猜小乞丐的身份?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