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20. 口味太重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0. 口味太重了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07 20:47 字数:2054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蠢。”

  朝奉教训完季郁,用一句话总结她自以为的路见不平。

  季郁瞪着眼睛,不服气的看着他。

  “你不夸我吗?”

  “你哪里值得被夸?”朝奉反问。

  季郁闻言,瞬时敛了笑。一双茶褐色的瞳孔微缩,目光沉着,竟是气愤到了极点。

  小姑娘耐着性子听他教训完,本以为朝奉不夸她是个女英雄,至少也要安抚她今天所受的委屈。

  但朝奉非但没有,反而责怪她没有把事情办好。

  她该怎么办?

  看着那个女人欺负一个长相酷似她哥哥的乞丐?

  这事换成朝奉,他大概也不会坐视不理吧?

  季郁越想越憋屈,气得眼睛都红了。

  但她不敢跟朝奉发脾气,就好像家里养了只看门狗,主人不用拴着它,它根本就不会跑。

  因为它害怕即便它跑了,也不会有人去找它。

  季郁现在就是这种心情,她依赖朝奉,享受有人陪伴的生活,像是老天弥补她空缺的那些年。

  美好的不太真实。

  朝奉把脸往季郁的方向侧过去,盯着那双写满控诉的眼睛,叹口气。

  “这么没出息?”

  季郁因他一句话,眼泪差点掉下来。

  “那个人,很像我哥哥。”

  朝奉张了张嘴,终是把心里的话咽回到肚子里。他记得季茹慧说过,那场洪水来的太快,季郁的母亲只来得及救出女儿,压根没机会顺带把儿子救出去。

  一个七岁的孩子。

  如何只身一人,从那场洪水中死里逃生?

  但他知道,这是季郁多年以来的心结。小姑娘根本不愿承认哥哥已经离开的事实,她坚信她的哥哥还活着。

  朝奉,不忍心戳破她的自欺欺人。

  是的。

  所有人都觉得。

  季郁只不过在自欺欺人罢了。

  客厅瞬间变得很安静,季郁低着头,像是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狗。

  朝奉绷紧唇,越看越糟心。

  “我没说你做错了。”

  季郁猛地抬头,那双漆黑双眸中迎着她的脸,黑白分明。

  “那个乞丐的手背,被她抓出血,肯定很深,看着就疼。”

  “我一想到这个人有可能是我哥哥,我就受不了他站那儿被人欺负。”

  “那么漂亮的手,以后肯定留疤了。”

  “你说,我有什么错?”

  她一字一顿,毫无隐瞒,全盘托出。

  朝奉没有中途插口,仔细听她把话说完,小姑娘眼睛很专注,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朝奉的心,突然被狠狠撞了下。

  季郁的眼中,是那种毫无保留的信任和依赖。

  他稍微放低姿态,小姑娘就急着向他解释,生怕他误会她什么。

  朝奉。

  更糟心了。

  季郁压根不知道他想什么,反正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是那个女人太过分,她下手才没个轻重,况且自己也没怎么吃亏。

  什么叫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她连一百都没损上。

  “朝奉,我饿了。”

  “自己弄。”

  “我不会,你给我弄。”

  “不会学。”

  季郁:“......”

  最终朝奉还是给季郁做饭吃了,小姑娘哪里是不会做,分明是嫌弃自己做的东西没他做的好吃。

  他家里寄养个小姑娘的事,不知被哪个大嘴巴传到了军区。

  大家都笑他最近总往外面跑,原来是急着回去照顾小闺女。

  可不就是小闺女嘛。

  是谁说百炼钢抵不过绕指柔?

  这老话是半点都没说错。

  朝奉在厨房忙碌,抽空往客厅看了眼。小姑娘蜷缩在沙发上,小小的一团,揍起人来姿势熟练,一看就经常跟人打架。

  这会儿老老实实摆弄手机,乖巧的不像样子,反倒有几分真实感。

  “季郁。”他喊。

  季郁停下手中的游戏,往厨房瞥了眼。

  “干嘛?”

  “吃饭。”

  季郁耸耸肩,退了游戏。

  她这可不是存心坑队友,人总要吃饭,对不对?

  心里想着有的没的,季郁跑到洗手间去洗手,诺大的公寓充斥着饭菜的香气,比外面的东西不知道好吃多少倍。

  “你这手艺,退役后可以考虑去当大厨。”

  朝奉用筷子敲了敲她的碗,说:“吃都堵不上你这张嘴。”

  季郁一度怀疑,她是不是伤了某个老男人的面子。

  一顿饭吃的倒还算融洽,季郁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这会儿抽根烟,前尘往事忘的一干二净。

  她掏手机,总算看到薛二乐的这条微信。

  :林黛是你姐?

  那边近乎秒回。

  :是。

  季郁想了想,回他。

  :我不喜欢林黛,她陷害我是小偷。

  薛二乐看到这条消息,忍不住乐了。

  她姐是什么人?

  压根不能容忍朝奉身边有除了她以外的女人,况且季郁这种脾气,两人能臭味相投都是个奇迹。

  他一边抿嘴偷笑,一边手指噼里啪啦的回她信息。

  :她怎么陷害你的?

  :手机。

  薛二乐眯眼盯着那两个字,总算知道季郁为什么生气了。

  :你以为我跟她联合起来陷害你?

  :嗯。

  薛二乐“嘿”了一声,她还挺诚实。

  :我没有,你信我。

  这条消息发完,那头就没了动静。

  薛二乐也不急,总归明天有课,他解释的机会还挺多。

  ......

  夜幕降临,乌云密布。

  北川的初秋是个雨季,城市被雨水冲刷着,浇灌这里的一草一木。

  季郁对沙发有了阴影,她发现自己只要一触碰到沙发,就满脑子都是朝奉壮硕的胸膛和肌肉。

  想着想着,就从脖子红到了脸。

  “你睡这?”

  季郁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怔怔抬头。

  “你在这睡?”

  季郁点头,有点心虚的撇开眼。

  朝奉盯她两秒,洞悉人心的眸子微闪,抿了抿唇。

  “我明天去邻城。”

  “嗯......”她心不在焉,半晌,才意识到他说了什么,“嗯?”

  朝奉没多给她时间反应,只简单交代几句,就上楼睡觉了。

  季郁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狠狠吐出一口气。

  这晚,季郁又失眠了。

  她翻来覆去,都想不通。

  为什么朝奉要离开,她心里就不痛快,跟压了块大石头似的?

  季郁猛地睁开眼睛。

  该不会是恋父情结吧?

  这这这!

  这口味也太重了吧?

  季郁被自己恶心的从头到脚都不好了,像是当头一盆冷水,把她浇个透心凉。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