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19. 只是长得像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9. 只是长得像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06 22:07 字数:2076

  朝奉赶到的时候,警察也刚好到了。

  季郁早就听见警笛声,但她觉得比起乞丐手上的那些伤,她打的力道还远远不够。

  朝奉抓住季郁还没来得及落下去的拳头,手上微一用力,将她从女人肚子上扯下来,上下打量她一眼。

  小姑娘裙子移了位,露出黑色无痕打底裤,隐约勾勒着臀部轮廓。针织衫的领口被撕开,露出细白的肩膀,脸上有几道指甲的划痕,样子狼狈,却没受什么伤。

  反观躺在地上的女人,捂着胸部痛苦哀嚎,头发凌乱,鞋子掉了一只,满脸泪水,顺着鼻孔流血,嘴角淤青。

  季郁眼底那股狠劲儿还没消散,就这么满脸戾气的看向朝奉,没什么表情。

  朝奉身上穿着军装,身份不言而喻。

  军警不分家,几个警察见季郁被朝奉护在身侧,无声包庇,围观的人对躺在地上的女人指指点点,整个现场就只有小乞丐显得最与众不同。

  “走吧,跟我们去趟派出所。”

  这话,是对季郁和躺在地上的女人说的。

  季郁点头,没什么意见。

  她想到什么,又转头看向朝奉。

  “你怎么来了?”

  薛二乐顿时涌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朝奉抬臂指着薛二乐,解释说:“林黛的弟弟给我打电话,说你有麻烦。”

  季郁可算想起被她抛在脑后的薛二乐。

  但......

  林黛的弟弟?

  季郁想到初次见面,他固执的要送自己手机,结果当晚就被林黛以手机为由冤枉她是小偷。

  有这么巧的事?

  季郁眯了眯眼睛,看薛二乐的眼神都变了。

  朝奉抿了抿唇,问:“怎么回事?”

  他语气没责怪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想帮她,前提是知道在这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女人终于缓过神来,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抓着警察先生的手臂,像个得了失心疯的精神病。

  “警察先生,你一定要帮我!”

  “她这是恶意伤人,我要求她无条件赔偿。”

  警察先生懒得听她废话,直接把四人带上车,留下围观的众人面面相觑。

  季郁老实巴交的坐椅子上,她对面坐着穿警服的男人,和一个录口供的女人。

  “你目击陌生女人企图抢乞丐的手机?”

  “是。”

  “那为什么会打起来?”

  季郁耸耸肩,说:“为了自保,是她先攻击我的,我这也算是正当防御。”

  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那个女人被季郁揍得不轻,这哪是正当防御,根本就是借题发挥。

  好在季郁还算配合,警察问什么,她就答什么。

  朝奉作为季郁的监护人,被一并带到派出所,这感觉还真新鲜。

  他知道季郁没吃亏,但就是莫名不希望季郁跟人打架。小姑娘戾气在重,战斗力也是有限度的。

  况且,他可不觉得季郁会热衷见义勇为这种事。

  录完了口供,女人因涉嫌盗窃被拘留。

  季郁扔下等她的朝奉和薛二乐不管,跑去隔壁录口供的房间找小乞丐。

  他此时正被训话,略微低着头,看起来就乖顺。

  因为无法说话的原因,他始终摇头或者点头,沟通起来也不见得多费劲。

  季郁正看得认真,肩膀被人突然拍了下。

  她回头,对上朝奉的眼睛。

  “干嘛?”

  “回去了。”他透过窗户,往里面看了眼。

  “等会儿,我还有点事。”

  朝奉点头,问她:“认识?”

  季郁摇头。

  他一愣,不认识为什么帮?

  季郁伸手触碰被指甲刮伤的脸颊,疼的“嘶”了声,吸一口气。

  “有可能认识。”

  朝奉回忆他脑海中小乞丐的样貌,脏兮兮的看不清什么,那只手很干净,倒不像是个乞丐。

  正想着,外面突然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自称是小乞丐的家人。

  季郁在听到“家人”两个字的时候,明显身体颤了下,不太明显。

  小乞丐注意到门外的闹剧,扭头往这边看,正对上季郁的眼神。

  很忧伤。

  是那种他无法理解的忧伤。

  朝奉看着小乞丐那双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

  应该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才对。

  但那双眼睛,确实跟季郁很相似。

  小乞丐录完口供,从房间里出来,安抚似的拥抱着他的父亲和母亲,然后转身用手机打出两个字,递给季郁。

  :谢谢。

  季郁抚摸着荧光屏上的那两个字,想象小乞丐张开嗓子,温柔叫她“妹妹”的样子,莫名觉得鼻子发酸。

  朝奉揽过季郁肩膀,强硬把她往门外带。

  身后那道视线,始终追随着季郁,直到她走出了老远。

  ......

  薛二乐回去后,气得肝都疼了。

  他管什么绅士不绅士,就应该把季郁拉开,在上去补那女人两脚。

  这叫什么事?

  他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

  季郁应该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况且他也没有刻意瞒着她,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同他置气。

  他想到季郁看他的眼神,那种深深欺骗过她的负罪感,油然而生。

  这算哪门子欺骗?

  不对!

  一定还有他不知道的事!

  正想着,手机这时候响了。

  “乐乐,怎么样了?”

  林黛的声音轻轻浅浅,带着点试探的意味。

  薛二乐勾了勾唇,笑得意味不明。

  需要他的时候叫他乐乐,不需要的时候拿他当摆设一样,不闻不问。

  真当他薛二乐是任人摆布的小绵羊?

  要不是为了季郁......

  想起季郁,薛二乐又觉得憋屈了。

  “姐,你那办法也不行啊。”

  那头沉默了一瞬,说:“你等我在想想办法。”

  薛二乐挂断电话,压根没把林黛的话放心上。

  靠她?

  追朝奉这么多年,一点进展没有。

  他要是林黛,跟朝奉恐怕现在孩子都有了,省得朝奉整天跟季郁住一块,难免以后日久生情。

  日久生情?

  薛二乐一个激动,从沙发上坐起来,连忙给季郁发微信。

  :郁郁,你要不到我家来住吧?

  想了想,又觉得这样说不行。

  撤回。

  :郁郁,还生气?

  对方不回,薛二乐急得抓耳挠腮,压根不知道,他心心念念的人,此时正乖乖坐椅子上,挨着训。

  季郁憋屈啊。

  她都差点毁容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没换来半句夸奖也就算了,为什么要听朝奉在这跟她说教科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