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17. 电影院偶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7. 电影院偶遇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05 21:51 字数:2058

  金暮整天在酒吧带着个拖油瓶,经理倒没什么意见,他用一份工钱雇两个人替他干活,他能有什么意见?

  倒是金暮被她缠的有点心烦。

  要说金老爹不顾他儿子意愿,弄这么个童养媳在身边,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金暮靠着这张脸,在酒吧混的风生水起,无形中招揽不少生意。这其中,就难免结识上层社会的女人。

  金碧玉不敢冲着金暮发脾气,就想方设法的给这些女人背地里找不自在。

  她手段并不高明,连季郁当初都能识破,更何况是这些商业上的精英,各个老谋深算。

  没吃什么亏,又碍于金暮的面子上,女人们不跟她一般计较。

  这些,金暮都看在眼里。

  可他无法指责金碧玉,他爹收养金碧玉,就同时承担了照顾金碧玉的法律责任。他爹一走,这事就落到他的头上,况且金碧玉还是他名义上的“媳妇”。

  但两人之间,从开始就在你追我赶。

  哪怕金暮对金碧玉在冷漠,她也锲而不舍的,从一始终。

  金暮有时候就想,如果金碧玉是季郁,他还会喜欢她吗?

  就连金暮自己,都无法给出答案。

  金碧玉接二连三的算计不成,就把酒吧学到的烂招数往这些女人身上使,女人们压根对她没有防备,谁能想到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会学那些下三滥的“猎艳”招数?

  当这些女人其中的一个,醒来发现身边躺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时,终于忍不住对金碧玉出手了。

  金暮下班带着金碧玉回家,在酒吧拐角的巷子里碰上一群人,各个手里拿着家伙。

  他顿觉不妙,把金碧玉往外面推,转身就跟这些人对上了。

  金碧玉脑子在不够用,也大概能猜到是自己惹的祸。她看着金暮被揍的鼻青脸肿,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一股蛮劲儿冲进去,被人迎头就是一棍子。

  她满脸淌血,头晕眼花,直接倒进了金暮的怀里。

  到了医院,血没少流,伤口也不小,好在都是皮外伤。

  金暮松口气的同时,又有点内疚。

  他觉得自己挺窝囊的,好歹是自己媳妇,竟然让她冲到自己前面。

  照顾金碧玉一阵子,小姑娘美滋滋的使唤着金暮,刚好没多久,就开始作幺蛾子。

  金暮这天睡得早,醒得也早,睁眼就看见金碧玉躺他身边,一只手臂还搂着他的腰。

  他忍住推她下去的冲动,把人叫醒,才知道金碧玉是想让他带着出去看电影。

  金暮想来想去,她在家不老实,到外面好歹能收敛点,就答应了。

  两人买了桶超大的爆米花,你一口我一口的吃,还没进场,就吃没了一多半。

  金暮索性把剩下的往金碧玉怀里一塞,去那边继续排队。

  一抬头,正好撞上季郁看过来的视线。

  金暮眼睛一亮,正想上前去打招呼,视线一转,看到她身边的男人,笑容就僵硬了。

  ......

  季郁其实对恐怖片无感,她连朝奉都不怕,会害怕这种虚幻的东西?

  可偏偏薛二乐很固执的,就想着带季郁去看一场恐怖片。

  这都是他姐给出的馊主意,说什么小姑娘都害怕这种东西,电影院的气氛好,指不定季郁一害怕,就扑到他怀里求安慰了。

  薛二乐光是想想那种画面,就浑身血液沸腾,也不管有没有用,总归先试试在说。

  然后就有了这一幕。

  他发现季郁视线总有意无意的往那边看,跟着看过去,好像有一对情侣?

  薛二乐打量着那个男人,脸挺白,斯斯文文的,一看就没什么男子汉的气概。

  正想带季郁走个后门,结果季郁把他扔下,径直朝着那个男人的方向走过去了。

  她该不会是想搭讪吧?

  薛二乐悔的肠子都青了,他有事没事干嘛带她来电影院呢?

  正想找理由带季郁离开,就眼见小姑娘熟络的拍了拍那个男人的肩膀,笑得一脸灿烂。

  薛二乐一颗痴汉心碎的七零八散。

  他要长相有长相,要身高有身高,要涵养有涵养。季郁把这么优秀的男人抛在脑后,竟然去搭讪一个小白脸?

  “金暮,好久不见了!”

  小姑娘脆生生的跟着那个男人打招呼,然后薛二乐放心了,好嘛,原来是熟人。

  管他是什么关系,总比搭讪好。

  想了想,薛二乐就迈开长腿跟了上去。

  “嗨!”

  金暮这边心情复杂的看着季郁,还没等反应,耳边就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

  “嗨。”

  他僵硬着打招呼,略微不自在。

  “金暮,你干嘛呢?”

  季郁往后看,没忍住,乐了。

  金碧玉头上缠着纱布,怀里抱着一桶巨大的爆米花,这会儿已经见了底,嘴角还有残渣,样子要多狼狈就都多狼狈。

  金暮从季郁身上收回视线,摇摇头:“没干嘛,我们走吧。”

  薛二乐自来熟的笼络他们:“要不咱一块吧,人多,热闹。”

  金碧玉挽住金暮手臂,一副宣导主权的样子,说:“我听我老公的。”

  季郁笑容深了深,没吭声。

  金暮莫名觉得,他跟季郁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但他知道,最根本的问题,不是金碧玉,也不是季郁,而是他自己。

  金暮无法强迫自己,把季郁当成是朋友或者亲人,他暗恋季郁,从见到她的开始,一直在延续。

  “郁郁,一起吗?”

  薛二乐饶有兴趣的勾了勾唇。

  季郁看了眼愤愤盯着她的金碧玉,摇了摇头。

  “改天吧。”

  金暮丝毫不意外她的回答,这就是他和季郁之间的横沟,谁也跨不过去。

  季郁讨厌金碧玉,容忍金碧玉,最终因为金碧玉疏远他。

  而他自己,因为心里那份卑微的暗恋,也在逐渐放任这种疏远。

  就这样吧。

  他告诉自己。

  至少季郁身边空无一人的时候,还有他在背后默默守护着,不会离开。

  金暮看着季郁离开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金碧玉挽着金暮的手臂紧了紧,就是这种眼神,她不知看到多少次。

  “金暮,我们该进场了。”

  金暮点点头,朝着与季郁相反的方向,与她背道而驰。

  谁都,没有在回头。

李初瞳 说:前面没改的我就不弄了,后面开始军营改成军区。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