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16. 你在干什么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6. 你在干什么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05 20:24 字数:2043

  季郁在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空气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房间整洁,眼前是一片刺目的白。

  “醒了。”

  季郁摸了摸肚子,点头:“几点了。”

  “八点多。”

  “有吃的吗?”

  朝奉莫名笑了声,说:“有。”

  季郁寻找声音来源,对上朝奉含笑的眼眸,眉一扬。

  蔬菜粥还残留些许温度,季郁捧在手里,吸管被她咬到变形。

  “属狗的?”

  季郁冷哼一声,看在这人背她的份上,不跟他一般计较。

  没多严重的胃病,她也没必要继续在医院住下去,索性让朝奉办了出院手续。

  黑色越野车划过黑暗,疾驰在公路。

  穿过市中心,道路两侧空旷,视野宽阔,四周一片漆黑。

  天空繁星点缀,隐在云中若隐若现,月儿高挂。

  季郁看着窗外出神,她就像是做了一场漫长的梦,为平凡的生活镀上一层金身,美好的太不真实。

  她想,如果这是一场梦,就永远都不要醒过来了。

  指纹识别的声音,朝奉指尖夹着烟,斜靠在墙壁上,对季郁示意。

  “给我也来一根。”

  她冲朝奉笑的格外灿烂,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眉眼舒展开来,眼尾有一道不太清晰的细小皱纹。

  朝奉一直都知道,季郁是个喜欢笑的小姑娘。

  但他从季郁的笑容里,读不出半点有关于感情色彩的情绪。

  她的笑容像是一座坚固的堡垒,把她保护的严严实实,不漏一丝一毫的缝隙。

  季郁不肯从里面走出来。

  外人也无法走进去。

  朝奉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她,直到那只爪子不老实的朝他伸过来,一点一点的试探着靠近。

  “你在干什么?”

  季郁眨眨眼,说:“拿烟。”

  男人皱眉,无声拒绝。

  季郁耸耸肩,好脾气的收回手。

  屋里静悄悄的,一片黑暗,有点像是电影里那种阴森诡异的古楼。

  季郁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实际上,她从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就心情很好。没有因为病痛,而产生半点影响。

  这是为什么呢?

  季郁想不通,但她知道,自己对朝奉的这种感觉,是依赖的。

  她睡了一下午,这会儿可比往时精神多了,睡也睡不着,闲来无事,索性打开微信刷朋友圈。

  朝奉抽完最后一口烟,抬腿往客厅走。

  季郁没开灯,小小身影缩在沙发上,手机屏幕幽暗的光芒折射着她发白的小脸,没有半点美感可言。

  朝奉看她一会儿,转身上了楼。

  季郁偷偷打量着他的背影,撇了撇嘴。

  这人真无趣。

  她打了会儿游戏,仍旧没有半点困意。好在明天上午没有课,能睡个懒觉。

  季郁不喜欢楼上她的那间房,索性拽出来一条毛毯,打算在沙发上过夜。

  ……

  朝奉冲了个凉,裹着一条浴巾下楼的时候,刚好对上季郁呆愣的视线。

  肩胛骨凸显,手臂结实有力,没来得及干涸的水珠顺着他的胸膛一路延伸向下,融入浴巾边缘。随着季郁越发炙热的视线,腰肌倏地紧绷,肚子上的肌肉随着呼吸不断起伏。

  时间定格。

  季郁傻愣愣的看着,直到鼻孔顺出两条红色液体。

  “操!”

  朝奉没什么反应,倒是季郁捂着鼻子,匆匆往楼上的洗手间跑。

  路过朝奉身边时,她分明嗅到一股沐浴液的淡淡香气。

  季郁落荒而逃,“砰”的一声摔上门。

  该看的都被看过了,现在回去穿衣服,无异于欲盖弥彰。

  朝奉往季郁紧闭的房门那扫了眼,踩着拖鞋下楼去厨房找水喝。

  季郁失眠了。

  她满脑子都是朝奉男人味爆棚的壮硕身体,她想,这人看着可真结实。

  她一晚没怎么睡,却难得起了个大早。

  但朝奉比她起得还要早,季郁下楼的时候,餐桌上摆着早餐,朝奉却不知去向。

  院里空荡荡的,黑色越野车不知所踪。

  季郁撇撇嘴,坐餐桌上喝着粥。

  喝一半的时候,手机响了。

  季郁看了眼备注,接起电话。

  “喂?”

  “季郁,好点了吗?”

  “好多了。”

  “那出去玩吧?你大概多久,我开车去接你。”

  季郁皱了皱眉,薛二乐倒是不客气,也不问问她答不答应。

  但看在这人还不错的份上,季郁也没跟他计较。

  “去,你一个小时后来接我。”

  “成啊,你待会儿给我发个定位。”

  两人达成共识,季郁果断挂了电话。

  ……

  薛二乐实际上知道朝奉的家在哪儿,他对朝奉并不陌生,曾一度从他家太后娘娘的嘴里,听过这人的大名。

  朝奉就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况且,作为他的准姐夫,薛二乐其实还挺崇拜这号人物。

  他姐那种整天拿鼻孔看人的性格,能死皮赖脸扒着朝奉这么多年,就能看出这人的本事。

  但从某些方面来说,薛二乐其实并不希望季郁知道,他与林黛之间有什么直接关系。

  至于为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所以没等季郁给他发定位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季郁在自己的房间里洗漱,从柜里掏出朝妈妈给买的小裙子,穿上身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她给薛二乐顺手发了个定位。

  算起来,这还是身边第一个知道她住哪的朋友。

  薛二乐把车停在小区门口,掐时间给季郁打去电话。

  十分钟后。

  小姑娘背着灰色的双肩包,头发简单扎成个马尾,随着她走路的速度来回晃动。刚刚病愈的缘故,脸色略微苍白,那双杏眼却显得格外有精神,清澈的一尘不染。

  薛二乐眼睛一亮,下车去接她。

  季郁扫了眼那辆騒气的轿跑,突然不是很想上他这辆车。

  “去哪?”

  薛二乐替她开副驾驶的门,笑容得体,像个绅士。

  季郁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一屁股坐了进去。

  “新上映个大电影,我请你。”

  季郁长这么大都没去过电影院,但她莫名没什么期待,只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你看我们这样像不像在约会?”

  “不像。”

  薛二乐厚着脸皮撒娇:“你配合我点嘛。”

  季郁:“......”

  她觉得,这人要是扮起騒誏溅来,一定能拿奥斯卡奖。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