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015. 你拿什么还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5. 你拿什么还

小说: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作者:李初瞳 更新时间:2018-06-04 22:16 字数:2093

  九月初,天转凉。

  季郁背着书包,光着大腿就准备去上学,被始终盯着她看的朝奉一把拽住。

  略微缭乱的丸子头,几缕刘海垂在鬓角两侧,白色防晒服,隐约透出里面浅蓝色的吊带打底背心,尾端藏在裤腰里,下面一条灰色百褶裙。

  手腕传来的痛感,让季郁下意识皱眉。

  “你干嘛?”

  朝奉训小狗似的命令她:“上楼换衣服。”

  他口气不善,压根没商量的余地。这让季郁莫名想起他昨日当着众人的面,不留情呵斥自己的样子。

  “我穿什么干嘛要听你的?”

  “不识好歹。”他冷哼。

  门一推,凉风扑面而来,激得季郁打了个冷颤。她这才看到,外面下起了小雨。

  朝奉手臂搭在墙上,斜歪着身体堵门口,压根没让路的意思。

  季郁面不改色,说:“我快迟到了。”

  “我送你。”

  别无他法,季郁只能妥协。

  她在下楼的时候,朝奉已经换好了鞋,手里多个信封。

  他递给季郁,没吭声。

  季郁拆开看了眼,里面密密麻麻都是红色钞票,她指尖紧跟着一颤。

  “给我的?”

  朝奉喉咙里溺出一声笑,“想的美。”

  季郁翻了个白眼,弯腰换鞋。

  “那你给我干什么?”

  “手机。”

  季郁动作一顿,说:“我自己会还。”

  朝奉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哼笑声:“你拿什么还?”

  季郁不轻不重推了他一把,朝奉雷打不动。

  “要你管?”

  季郁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她其实很有能力的好嘛?

  朝奉敛了笑,强硬把信封塞季郁手里。

  “先还了在说。”

  季郁犟不过他,索性放弃。

  她没说谎,朝奉开车把人送到门口的时候,距离上课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分钟。

  这意味着季郁第二天上学,就迟到了。

  她跳下车,极潇洒的甩上车门。

  朝奉肉疼的磨磨牙,看着那道身影逐渐远去,驱车离开。

  ......

  季郁觉得她今天可真是够倒霉的,迟到不用说,落下一堆课程更不用说,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会有人体解刨课这种恶心吧啦的东西?

  教室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甲醛味,呛的季郁呼吸都不顺畅了。

  女教授忙的不可开交,没功夫搭理迟到的季郁,随意把她安排进女生组。

  季郁耸耸肩,没什么意见。

  一抬头,对上薛二乐欲哭无泪的表情,季郁没忍住,乐了。

  好嘛,原来是第一堂解刨课。

  她其实也没那么倒霉。

  男生组负责抬尸体,福尔马林顺着尸体的手指和头发零零散散洒落一地,不少女生趴地上吐得昏天暗地。

  季郁胃部向上翻涌,她避开那些吐到翻白眼的同学,走到薛二乐身边。

  “嘿。”她笑容带着点幸灾乐祸的成分。

  薛二乐也跟着笑了,他发现季郁这姑娘,总有种让人莫名开心的魔力。

  等等!

  薛二乐傻了吧唧的看着季郁,问她:“你怎么这么淡定?”

  季郁其实没比他们舒服多少,只不过她暂时还忍得住,毕竟女教授还没有正式宣布开始解刨,她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握着手术刀的那只手,微微发颤。

  薛二乐吞了吞口水,没出息的看着季郁:“要不,你先来?”

  季郁果断拒绝,摇头。

  “你还是不是男人?”

  女教授走过来,刚巧听见这句话。

  她拍了拍季郁的肩膀,说:“这需要两个人一起完成。”

  薛二乐笑了,好嘛,风水轮流转,谁也跑不了。

  季郁哭丧着脸,认命拿起手术刀。

  ......

  秋风拂面,季郁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季郁,原来你在这啊?”

  季郁不用回头,听声音都知道来人是谁。

  “你找我有事吗?”

  薛二乐自幼娇生惯养,还是头一次经历这种场合,他胆汁都快要吐出来了,这会儿脸色惨白,嘴唇哆嗦着,好不可怜。

  “我看你怎么没事啊?”

  季郁心想,她该吐的都吐完了,想吐也吐不出来了。

  这话说出去多没面子,所以季郁没回答,从包里掏出朝奉事先给她的信封,塞到薛二乐手里。

  他笑着调侃:“这什么,情书?”

  厚度惊人,脚趾头想都能想明白,肯定跟情书挂不上边。

  季郁瞪他一眼,说:“手机我就不还你了,你拿着这些钱,在去买个新的。”

  薛二乐怔住,这才想起昨天那段对话。

  “我是不是给你找麻烦了?”

  季郁想了想,好像那件事她也没吃什么亏。

  她摇头,说:“没有,你放心。”

  薛二乐把信封塞书包里,冲她笑了下:“那我可收下了,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季郁笑容更深了,这人可真是聪明,他如果拒绝,反倒显得别有目的。

  “成啊,我以后有事的话,肯定第一个找你。”

  ......

  中午没人吃得下饭,到下午上课的时候,大家都显得没什么精神。

  季郁没吃早饭,午饭也没吃,这会儿胃疼的厉害,趴桌上蔫头巴脑的,小脸惨白。

  薛二乐戳了戳季郁的手臂,担忧问:“你没事儿吧?”

  季郁有气无力的摇头。

  薛二乐从背包里掏出一盒饼干,递给她。

  季郁拆开吃了两口,依旧没什么效果。

  她掏出手机,给朝奉发短信。

  :来接我。

  对方秒回。

  :等着。

  季郁扯了扯嘴角,老实趴桌上等着他。

  朝奉把车停学院门口,给季郁发短信。

  :我到了。

  季郁强撑着从桌上站起身,像只虾米似的走到讲台,替自己请假。

  女教授很痛快的递给她一张假条,并嘱咐她好好休息。

  季郁这会儿没心情讨好她,点头示意,就蜗牛一样的速度往门外磨蹭。

  她刚下楼,迎面与朝奉撞个正着。

  小姑娘唇色发白,眉头紧皱,弓着身体看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哪疼?”

  “胃。”

  朝奉上前扶着她,走两步,又放开。

  “上来。”

  扎马步蹲季郁面前,他声音不容抗拒。

  季郁没跟他客气,软趴趴的靠他背上,双手绕一圈搂着他,昏昏欲睡。

  医院里。

  季郁吊着水,沉沉睡了过去。

  他给女教授打电话才得知,小姑娘今天第一次上解刨课,男人都受不了的东西,她硬是挺过去了。

  这会儿软趴趴的躺在床上,杏眼没了嚣张跋扈,在冷硬的人心也被软化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恃宠而骄:甜妻太乖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